第二百一十二章 救人

天庭中云海滚滚,无边煞气与杀气交织,杀声震天,连周天运转的日月星辰都被这无边的煞气遮挡的暗谈无光;天庭众神和下界大妖厮杀在了一起,好像要重演万年前昊天伐天之像!

南北斗星君对玉帝不满早已,早在千年前,昊天那性情不定的暴虐性格,就惹得众神愤愤不平;不过那时因为他为三界至尊,又修为至高,所以众神都忍气吞声,胆小者终日不敢踏出仙岛。

在那时起这些星君就早已暗中行事,利用自己在天庭中运转星辰的权柄做了一些小手脚,反正那时天庭正神都不干正事,天地运转早就和正神无关了,所以也没人发现;而且度厄星君还联系到许多和他们一样对昊天不满的正神,比如说二十八星宿,四值功曹等等。

如今天庭禁制一破,天兵天将瞬间和下界妖王精怪厮杀在了一起,还有南北斗星君在不断劝说好友,让他们弃暗投明,一同推翻昊天定下的规矩。

“噹!”

一声钟响,仿佛开天辟地一般,划分场上滚滚无穷的煞气;钟鸣直震人心神当中,数位想要攻击张松的正神都因此钟声而神魂欲裂,法力都不受气控制,直接倒下身去,被其他妖王击杀!

更有成片成片的天兵如同被风吹到的麦穗一般,瞬间倒地昏迷过去,刹那间,场上的天兵瞬间被清理出来一大片。

张松漫步悠闲,头顶着元牝钟,像一位云游四海的游方道士,丝毫没有大战中的模样;一步一步的向凌霄宝殿那个方向走去,在他一招震晕数位实力强大的正神后,很少有人敢去拦住他了;而且张松这番大显神威,更涨妖王那一方的士气,一个一个的快要化出原形,用大妖之身来杀敌了。

而且度厄星君等人也趁此劝说了很多摇摆不定的正神好友,在他许诺就算投靠过来,也不会罢了他们的正神之位,再加上张松显露出强大的修为;连太白金星拿着玉帝法旨,都被张松一手捏死。不到片刻,便有许多正神反叛天庭,转身投向张松这一边。

而投靠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他们用神职权柄封住天庭的一部分力量,让‘玉帝’在凌霄宝殿中无法借用;只要等张松救出冯宝宝,剩余这些负隅顽抗的家伙都不是问题。

越往里面,便越清净,在接近凌霄宝殿时,连一个守门天将都没有;无数仙岛孤零零的,和张松上次潜进来的场景大相径庭。

到了凌霄宝殿前,此地大门紧闭,一动不动,门上还有禁法,好像是要防止零星的妖怪来到此处打扰到里面的人一般;不过在张松看来就有些可笑了,心中有鬼的表现,一猜便是那太白金星的作为,张松有些后悔让他死的那么痛快了。

张松单掌一震,便卷起四周无数云海奔涌,凌霄宝殿大门前那道禁法瞬间亮起耀目的玄光阻止张松,不过此时天庭大乱,波及无数星辰仙岛,所以这道天庭禁法也威力大减,瞬间便被张松击破了。

随后待张松走进去后,看到上方坐着那人,用神魂仔细感应了一番;发现确实和天庭有很深的联系,若不是此刻天庭动荡,过半的力量不是震荡就是无法借用,张松还真有些头疼。

不过此刻来都来了,张松也不考虑那么多了;如今他准备众多后手,没有失败的理由。

“轰!”

张松双手一震,突然间便向‘玉帝’出手了;只见张松双手如玉石一般晶透,周围闪烁着点点星光,在他那一动的瞬间,凌霄宝殿内突然一暗,仿佛殿内亿万玄光都被张松这一双手吸走一般。

周围虚空层层叠加,未见张松的双臂伸长,但是却在刹那间穿过数百米的距离,直接向‘玉帝’的双肩的抓去,好似天地星辰都在这双手之间,根本无处躲避。

不过‘玉帝’反应更快,单掌一竖,便向抓向她的双手斩去;出掌之时甚至连虚空都有些扭曲,好像在那玉掌周围有一个看不见的刀刃一般。

“铛!”

一声宏大的金属碰撞声回响在凌霄殿内,张松瞬间便缩了回来,那速度可比伸过去时还要快上几分。

“这厮难怪上次能一下斩破元牝钟的虚影,连我用大道金丹化的仙体都差点斩破,强的过分了吧!”

张松嘴角微微一抽,连忙运转法力,才压下双手上的剧痛。

要不是顾忌着这是冯宝宝,张松也不会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不过此时必须削弱她一身的权柄,不然根本打不过。

想到此处,张松手掌一翻,掌中瞬间出现数百枚佛陀舍利;随后张松向空中一扔,那数百枚佛陀舍利便以一种玄奥的阵法围住冯宝宝,随后张松浑身放出耀目金光,背后隐隐出现一个硕大无比的卍字,口中也开始默念咒文。

随着张松的开口,那百枚舍利也化出数百位佛陀,一同跟随张松念起了佛家经义;一时间佛音洪亮无比,瞬间从凌霄宝殿向外传去,就算在南天门厮杀的天兵妖怪,都隐隐听到了凌霄宝殿内发出佛音。

这些本来是如来为观音所留,他原本是想等取经后小西天的影响力逐渐扩大,慢慢影响到天庭后,在让观音在冯宝宝神智完全消失后以小西天内存下的佛陀舍利将她渡为佛门菩萨,这样小西天便能直接窃取天庭之果。

不过此时被张松所用,准备直接用这些舍利将冯宝宝救出来。

张松甩出佛陀舍利后立刻将元牝钟丢了过去,随后便见到冯宝宝似要起身躲避,不过周围佛光瞬间大增,以燃烧舍利为源头瞬间在一刹那定住了冯宝宝。

就在这么短短万分之瞬的时间内,元牝钟从虚空中一闪,瞬间出现在冯宝宝的头顶;砰的一声砸了过去正中她的头顶,当场便是一个跟头;咔嚓一声,将冯宝宝头顶的玉冠和股下的座椅砸碎,冯宝宝脸上的幻雾也被震散,露出张松熟悉的面容。

只不过双眼无神,瞳孔中倒映无尽道韵,张松细细一看,仿佛看到了天地运转之理一般。

‘果然是冯宝宝,再这么下去,她就要变成一个另类的化身了’

张松双指一并一划,元牝钟瞬间释放出玄黄之气,重若无数大山一般,压在了冯宝宝的身上;同时数百枚佛陀舍利开始自化本源,将能量源源不断的传到元牝钟内,帮忙镇压冯宝宝。

“时间不多,得赶紧唤醒她了。”

话音未落,张松已经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便来到了冯宝宝身边;随后中指一点,数条玄奥无比的道纹出现在冯宝宝的额头上,张松低喝一声‘破’后,便破开了冯宝宝周身弥漫的天庭权柄之力,而张松的神魂,也瞬间钻了进去。

在张松刚才那一指下,冯宝宝的双眼似有灵光闪过,不过还不到一瞬便消失不见。

冯宝宝的识海内,遍布了密密麻麻的道纹咒印,随便碰一下都会有反噬之危;张松只好小心翼翼的避开这些道纹咒印,慢慢寻找冯宝宝的神魂。

“说来好像第一次见冯宝宝就是因为随意探索她的大脑受的伤”

张松心中忽然闪过这个想法,算是因果轮回吗?

闪过无数咒印后,张松终于找到了冯宝宝的神魂,情况不算太好;冯宝宝的神魂已经被天庭权柄之力侵蚀了将近一般,不过对此,张松还是有办法将她救回来的。

瞬间,从张松神魂中伸出无数蓝色的手印,不断的触碰缠绕冯宝宝的道纹和咒印;没过一会便已经同化了几处,将那处道纹咒印变成蓝色,随后便消散不见了;而随着冯宝宝周围的枷锁慢慢变少,她的神魂也有了松动清醒之意。

“冯宝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