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开辟阴间

一日,本来晴空万里,万里无乌云,当得上是最近几年来最好的时日之一;但是不过响午,天地便突生变化,突然日月倒转,由白昼变为极夜;而且空中电闪雷鸣,仿佛苍穹破碎一般,天上出现无数长达千里的虚空大裂缝,凡人界天崩地裂,万兽悲鸣,无数凡人的心中莫名出现一股悲意。

这是世界毁灭的征兆,天人五衰,万物有感;当一方世界临近崩灭的时候,在这方面世界中任何人都会生出一种大难临头的感觉。

凡人界尤为其重,许多人心生死意,但是却又不甘心,便四处作乱,杀人放火,想要在死前放纵一把;不过这些人很快被天庭众神的信徒制止,不过还是有一些地方乱了起来,毕竟就算是众多正神,也不可能管到整个凡人界。

不过这种天崩地裂的场景没持续多久,苍穹上变传来一声钟鸣;钟声宏远浩大,明明是从遥远的天穹传来,但是却直接在无数凡人心中响起。钟声一响,慌乱的凡人尽皆平静了下来,心中那一股莫名的悲意也随之消散。

而且钟声所过之处,破碎的苍穹也瞬间恢复原样,断山合拢,海涛平复;连一些毫无灵智的野兽也安稳下来,不再四处悲鸣,返身回去继续休息。钟鸣只有三响,但是直接平复了凡间所有的动乱,连日月颠倒之像也恢复了正常。

仙界比凡间要严重的多,如果是凡间仅仅是毁灭的边缘,那仙界就已经处于崩碎的状态了;连周天星辰的运转都素乱起来,太阳星装上了北斗七星,太阴星撞碎了无数星辰。幸亏张松早有吩咐,众神见势不好,连忙分成两拨人,众多星君星宿前去稳定周天星辰;另一批人全力催动元牝钟,以求保全仙界。

元牝钟的威能强是强,但是催动的时候真是要了一帮众神的老命;一百多位正神,其中修为最低的也是炼神反虚接近炼虚合道的境界,但是这么多人合力催动一件法宝,输送的法力竟然只能让其响了三下!

虽然这三声钟响已经阻止甚至平复了仙界大部分崩灭,但是能催动元牝钟连响三下,已经耗光了这一百多位正神所有的法力,在钟响过后,他们甚至直接瘫在了凌霄殿内。

不过幸运的是,仙界的毁灭好像停止了一般,慢慢的开始恢复起来;而所有正神也连忙动用自身的权柄之力,开始调节天地,运转星辰。

天庭最深处,这里是昊天开辟出来的一方小空间,张松就在此地嫁接了冯宝宝身上的权柄之力;不过刚开始的异动确实惊动了张松,不过还好张松用上了如来留下的手段,阻止了权柄之力的溢散,不然仙界十有八九要崩灭;到时候张松只好带着冯宝宝离开这方世界了。

到了那时,就真的是大难临头各自飞了;不过也只有极少数修为高深的炼虚合道境界的修士可以逃离世界崩灭,而且他们还不能是正神,不然仙界毁灭肯定会拖累的他们修为倒退,到时候想逃也逃不掉了。

“这样就行了吗”

冯宝宝的眼神中充满灵动,不再像以前那般呆板无神了。

“感觉轻松了好多。”

张松又仔细地加固了一遍观音身上的道纹后,才开口对冯宝宝说道:“当然了,你原先的神魂快要被天地本源同化了,这次将权柄之力嫁接到观音身上,相当于挪走了你身上的一座大山。”

说完,张松又伸手点了下冯宝宝的额头,随后继续说道:“虽说这一次你的神魂受损极大,但是也得到了许多,等你将神魂上的伤修养完毕后,便可以在修为上更进一步了。”

说到这里,张松不由暗自摇头,他就不同了,冯宝宝修复神魂不定能一举突破到天仙之境;而张松就差一点了,就算天天修炼,也不见得能在十年内赶上冯宝宝。

冯宝宝好像察觉到张松的心情,难得的将手搭在张松的肩上,对他安慰道:“不要急嘛,大不了等你更进一步了再离开。”

张松听完后咧嘴一笑,难得这楞瓜还会安慰人;他刚想说些什么,但是冯宝宝突然将搭在张松肩上的手抬起,然后‘嘣’的一声弾在了张松的脑门上,侥是张松的仙体早已如金刚不坏,受此一弹也是巨疼万分。

“你原个弹了我那么多次,这次就当我报仇成功了。”

话音未落,冯宝宝早已不知道跳到那处虚空去了,逃得无影无踪;等张松回过神后捂着脑门想抓住冯宝宝时,已经根本找不到她的人了。

“嘶~冯宝宝,你给贫道等着!!”

随着冯宝宝现身,天庭逐渐恢复往常一般,但是众位正神再见到冯宝宝后却没有从她身上感受到那属于玉帝的权柄之力,不过他们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却无人敢质疑。

不说天庭过半正神听从张松的命令,而且对方也是实打实的真仙修为,根本没那个胆子去质疑。

冯宝宝恢复正常后每日便是和紫霞一起巡视各地,说是巡视,但是紫霞一个人的时候还能干点活;加上一个冯宝宝后就彻底变成吃喝游玩了,天庭众多事物全部交给张松来处理了。

这本来就不是张松的擅长,没过几日便头大不已,于是张松直接叫来众多星君,让他们分担一下杂事;张松自己的专心钻研观音身上的权柄之力,天地本源。

一晃十年,冯宝宝和紫霞在凡人界逛了大半,两人还在凡间闯下了很多神迹,过了几十年后肯定又是当地流传开来的一则民间神话故事。

张松十年间从未曾露面,但是十年后现身后便干了一件让所有正神都震惊无比的大事!

张松要开辟阴间地府!

阴间地府其实本就存在,但那只有一处亡魂轮回之地;平时也污秽不堪,最主要的此地游离于仙凡之外,只有亡魂才能隐隐感受其召唤,其他人等,就算是炼虚合道的修士也不知道阴间在什么地方。

不过张松倒是十分清楚,而且重开地府他也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张松仅仅是命令众神稳定仙凡两界,随后和冯宝宝说了一声后便划开空间去寻找阴间所在。

这十年里,张松从天地本源所化的权柄之力中领悟颇多,其中便有构建阴阳五行,神念化世界这般的玄奥法则;开辟空间对张松来说更多是验证自己所悟,而且开辟阴间地府后,这方世界肯定会更加完善一些。

开辟阴间地府又用了张松将近百年的时间,张松一共在阴间旁又重开了十七层空间,加上原本的亡魂轮回之地,刚好凑够十八层地狱。

地府开辟成功之日,这方世界足足扩大了两倍有余,而且仙界有一节点与地府相连;天地扩张后,获益最大的就是天庭正神,他们身上的权柄之力一下子浓厚了数倍,而且天庭的道韵无比浓厚,数百正神当时便修为大增,甚至有许多底蕴深厚的正神即将踏入真仙之境。

“觉醒了意识?”

阴间旁的张松面带异色的看着手中这一团世界本源,这是刚才他开辟阴间成功,没过多久便出现在他手中的;而且张松隐隐感觉到,这方世界更有灵性了,对他的感觉是既感谢又有一些提防。

大概是天地完善,亦或是世界本源结合了观音的残魂,生出了新的意识?

不过这个新生的意识无比弱小,张松此时便能轻易的将它炼化;所以这个新生的世界意识才会主动送上一些本源,既是答谢张松额功劳,也是想结个善缘。

“算了,世界本源多了也是无用,不过你最好安稳一些,胆敢心生异样,我便直接炼化这方世界!”

张松淡淡的说道,如今的他有这个实力。

而且到了今日,这方世界对他来说也没什么秘密和吸引力了;他如此警告也是为了冯宝宝的朋友才开的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