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仙府救人

对于空间的领悟,此时的张松已经极为深刻了;在未成仙时就已经炼化虚空,成就先天太虚之阳神,到现在的执掌元牝钟穿梭无尽错乱虚空近千年,不知道遇到过多少的虚空乱流和平行时空产生的爆炸,让他对于掌控空间这一块,已经变得得心应手了。

没错,张松和冯宝宝花了一千多年的时间,才从西游世界来到了永生世界;这还是张松神魂深处那一点先知灵光的指引,让他得以在无尽的时空中寻到一个正确的方向,不然就是在虚空乱流中找到寿命将近,也不可能寻到永生世界。

冯宝宝可能在空间之道上比张松差一点,不过也差不到哪去;从她刚才那一手攥动万里天地的空间,轻松的收了那几名长生秘境的巨头,就可以看出冯宝宝的实力。

不过她更多的体现在战斗厮杀方面的实力,在穿梭虚空乱流时,张松和冯宝宝曾遇到一个数十万里大小的虚空风暴,不过却被冯宝宝一掌劈开。

自那以后,每次在元牝钟内,冯宝宝要和张松切磋的时候,他都要考虑许久并且设下许多条件才同意以神念斗法。

“这些是什么人?”冯宝宝看着手中如蚂蚁大小的几名长生秘境的巨头,问向张松。

“大概是贪婪的人,不过这几人的修为还不错,大概是因为这方世界的缘故。”

张松说完,便感觉到这方世界十分奇妙,法则齐全,举手抬足之间便能引动时空,和西游世界相比,简直是仙界的仙界。

张松挥手一握,一方小空间便在他手中形成,随后周围千里的灵气瞬间被强力吸扯过来,灌入到张松手中那个空间当中;不过短短几息的时间,便形成了日月星辰,万物滋生。

这是时间法则,张松在元牝钟内领悟千年,早已将时间法则也领悟到了一种极为高深的程度;而且这方世界中法则齐全,随意一动便能感受到周围虚空那无尽的法则之力,不像西游世界,想要穿梭时空还要借助星辰本源、天地之力。

就是元气差了一点,刚才吸扯的元气质量很是一般,不然张松手中捏造的小世界肯定会更加完善稳固。

刚才张松那随手创世界时吸扯元气之力,差点将风白羽三人也一同拉拢过去,不过有一种强横的伟力压迫咋他们身上,让他们一时间无法动弹,才免了被吸扯过去的下场。

“这到底是什么人?修为如此强大,难道是长生十重,快要成仙的高手吗!?”

风白羽在心底震惊的想到,他此时丝毫没有反抗之力,连天皇镜都用不出来;不过风白羽在心中默默计算了一番,就算他用出天皇镜,估计也逃不脱这片虚空,最后依旧落个被抓回来的下场。

张松和冯宝宝两人来到风白羽身边,想要问一下情况;虽然张松可以对冯宝宝手中那几个蝼蚁搜魂,但是他看到冯宝宝此时玩的不亦乐乎,便没有开口。

而且张松感觉到下方那白衣少年,感觉到他体内潜伏着一些不同寻常的存在,不过待他仔细感知后又什么都没有发觉,这便让张松十分好奇了。

“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和刚才那几人一同抢夺我的法器,是同党吗?”张松轻声的开口问道,但是在风白羽听来,却生出一种生死之间才会有的恐惧,他要是不老老实实的回答,可能今日就是他身死之日了。

“这位前辈,我是仙道十门之一羽化门的掌教,刚才那几人和我并非同党,他们都是魔神妖神之流!方才本来是想救出被困在太元仙府内的羽化门弟子,那几人也是准备袭击于我等,但是前辈你突然出现,可能也打乱了他们的计划。”

风白羽一番话说下来,即说明了自己是仙道正义的一方,也暗中指出刚才那几人才是想抢夺张松的武器,而他只不过是来救门下弟子的。

不过张松没注意到其他,在听到风白羽、仙道十门和太元仙府的时候便微微有些出神,他的脑中瞬间回想起永生和方老魔的记忆。

‘原来是这方世界,难怪法则会如此齐全,不过这方世界中有大危险,亦有大机缘’

张松心中想到,同时在心中不断推算,自己该如何做。

“救弟子?是在那座仙府之中吗,看来贫道突然出现,反而坏了你的事情。”张松说完看了一下太元仙府,以他瞬息之间可以分化在周围无尽虚空的先天太虚阳神,可以看穿太元仙府外的禁制,看到内部的情况。

如今的张松,在空间一道上不知道有多么熟练,他之所以还会和冯宝宝交手,就是因为在时空之道的掌握上,尤其是空间之道;若是张松愿意,可以永远在冯宝宝打到他之前进行时空转换,遁虚逃走。

“怎么会,和前辈没有关系,而且羽化门弟子只是被困在其中,并没有丧命,再找时机救回来就是了。”

风白羽慢条斯理的说道,眼中对自己的话坚信不疑;看的张松在一刹那都觉得这事和自己没关系,纯属是他们倒霉了。

一旁的冯宝宝倒是嘴角一撇的笑道,拍了拍张松的肩膀说道“老张,这人倒是挺有意思的!”

冯宝宝察觉出风白羽的心口不一,她的灵觉十分敏锐,被一方世界本源融合的那几百年锻炼出来的,几乎可以看穿世间善恶,现在连张松都骗不了冯宝宝,反而经常被她那无辜的大眼睛欺骗过去。

“在下所说句句属实”

风白羽还想说上几句,不过被张松挥手制止了;风白羽是个万年老戏骨不错,但是他身边那两位年轻女弟子身上的埋怨可瞒不过张松和冯宝宝。

“既然你那弟子因贫道而错失了脱困的机会,那便让贫道试试能不能救他出来。”

张松说完,便转身向太元仙府走去。张松他在空中悠哉慢步,身上看不出一点气势,好像一普通人在背手闲逛一般;不过风白羽眼力比珈蓝和方清雪高很多,他便看出张松不同寻常之处。

张松每一步走下去,都踩在了虚空乱流的交汇之处,仅仅几步走过去,太元仙府外围有些动荡的虚空便在不知不觉中平缓了许多,而且张松走过之处,虚空犹如被精悍过一般,坚硬无比。

来到太元仙府前,张松眼中倒映无数错乱的虚空,被太元仙府外围的霞光和内部的混沌气流卷过后有生出新的虚空,生生灭灭,若是有人引动外围的禁制,便会彻底引动附近的虚空风暴,卷起后便会毁灭一切。

不过张松阳神分化万千,每一丝阳神都能定住一处虚空,以他的先天太虚阳神游逛虚空乱流,简直是鱼跃海洋一般!

刹那间,张松眼中放射神光,神魂锁定上千处被他定住的虚空,然后抬手向前一伸;未见手臂伸长,之前手掌过处,虚空不断的叠加重合,仿佛直接在太元仙府外开了一个大洞一般。风白羽无比震惊的看到,在张松出手的一瞬间,周围虚空不断的变化,最后映照出太元仙府内的场景。

羽化门弟子方寒,五狱王鼎,阿修罗魔女,还有太元仙府内无尽的尸骸!

“出来吧!”

张松一声轻喝,随后大手向后一拉,周围虚空好像被压缩过的弹簧一样,猛地回缩,随后便看到方寒和阿修罗魔女等人一同被拽了出来!

而这两人还一脸发懵的状态,方寒两人刚才只觉的周围虚空一阵变化,然后神秘人前辈突然大喊了一声‘好神通,阁下何人?’

然后方寒便突然出现在外边了,身边的阿修罗魔女也是一脸懵然,他俩的面前站着一位身穿道袍的男人,有些破乱,但是气质却平常又神秘,此刻正眯着眼打量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