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仙界雷劫

天机大世界、黑暗大世界、武道大世界和阵道大世界等等,都被张松光顾了一边,他从武搏仙那几位天仙老巢中又收取了很多的纯阳之气,得到的总和简直比在无极大世界中得到的还要多好几倍。

如今张松身上的纯阳之气已经把元牝钟内都装满了,若是让其全部宣泄出来,完全可以装满一个洪荒大世界。

“现在我拥有的纯阳之气已经足够多了,接下来”

张松拿出冯宝宝的留给她的神念,轻轻一敲,感应了一下冯宝宝的位置后,微微一愣。

“怎么又回到玄黄大世界中了?”

随后张松将自己准备差不多的消息传到冯宝宝的神念中,然后挥指一弹,划破空间将其送到本体那里去了。

待做完这件事后,张松准备在世俗的宇宙中找一处空旷的地方,然后尝试创造世界;虽然他已经有了九成的把握,但是那一成却是对这方世界的不确定,张松不知道天界会不会感知到,然后来干扰他。

不过碍于天地规则,天界下凡来后最强的存在应该就是金仙这一级了,还需要血祭一方大世界作为下界之人的分身;而且不止有天界,神族和龙界都有可能。

所以张松需要冯宝宝回来帮他护法,不然到时候突生意外的话,他一人可能会分心乏力。

“要不要把这些神通符文铭刻在元牝钟上呢?”

张松手中突然出现八十多种三千大道,这是他灭杀那八位天仙后得到的,除去重复的三千大道后只余下这八十三种完全不同样的。

张松研究了一下这几种三千大道,发现样样都有十分玄妙的奥妙,接近大道本源。

在张松入神研究其中一门大八卦术后,他的体内甚至慢慢出现了一枚神通符文,张松研究的越深,这枚神通符文越清晰;而他也完全可以通过这枚符文来施展大八卦术这门无上神通。

十分奇妙,在张松将这枚神通符文从体内剥夺出来后,他便完全忘记大八卦术的原理和运行方式;好像有人在他的记忆中生生的将这门神通给抹除了。

他的记忆,关于对大八卦术的感悟,全部凝成一枚神通符文,一旦丢失,这枚神通的修行记忆就会全部消失。

“利弊之分,暂时看不出来,先试试吧。”

张松下了决定后,便将这八十三种三千大道一一铭刻在元牝钟之上;而且张松专门在元牝钟上留了三千个符文的位置,这八十三种只是按照顺序占据了一小部分而已。他是以符起步,对于铭刻符文有自己独特的理解,所以不过三天,张松便已经将这八十三种神通符文全部铭刻在元牝钟上。

“轰隆!”

当张松将最后一枚三千大道的神通符文铭刻到元牝钟上面后,无尽的虚空之顶,突然出现了数百万里大小的空间虫洞,一个接一个的,那空间虫洞犹如泡沫一样出现后又消失,消失后又在此出现;最后在张松的头顶出现了一个不知道多大的空间虫洞,好似能覆盖住两三个大世界一般。

“轰隆隆!!!”

在空间虫洞出现的一瞬间,刹那间便宣泄下来无数漆黑的雷电,密密麻麻,简直犹如天河泄露的洪流一般,让人数都数不清;每一道雷电都带着足以灭世般的恐怖气息,冥冥之中带着至高无上的意志,准备将张松和他的法器一同消灭掉。

这突如其来的雷劫让张松都有些发愣,他记得自己没干什么,就算是炼化洪荒大世界也不至于隔了这么久才找上门来;而且这无数雷电宣泄下来后,不知道有多少生灵被波及,范围如此之大的雷劫,简直是闻所未闻。

足足有两三个大世界那般大小的劫云,这下子几乎整个世俗的高手都感知到了。

而且各个传承深远的门派和世界,都在劫云出现的一瞬间收到了一份上界符诏,那就是诛杀异端。

“天界这是发的什么疯?”

张松面色有些不对劲,雷电的目标大部分是他的元牝钟,少部分才是他本人;这让张松不由心想,难道是因为他刚才将三千大道铭刻在元牝钟上,才让天界的人顺藤摸瓜查到他的吗。

不过这些看似恐怖的雷电对他还造不成什么伤害,元牝钟轻微一转,便将所有袭向它的漆黑雷电泯于无形,根本接触不到元牝钟;而张松就更为轻松了,他直接身处在三千个虚无空间的夹缝,就算雷劫的力量强十倍,都无法顺着虚空劈到他。

雷劫持续了很久,都无法对元牝钟造成一点伤害;不过那空间虫洞好像察觉到了这个情况,一股愤怒之意缓缓出现。

当真奇怪,劫云竟然会对一件法器生出怒意;这种源自于天地之间的愤怒,连一方世界中最细小的生灵都察觉到了,天怒了!

突然,一瞬间内,虚空之上的空间虫洞演化成一座巨大无比的仙界之门;这道门户张松在九阳魔神等人的记忆中见过,只不过他们的仙界之门可没有现在这么大,堪比无数星域。

“轰隆!”

一声翻天覆地的响声,好似苍穹破裂,那仙界之门轰隆隆的打开了;可是张松没有在其中看到仙界元气,而是一种玄妙无比的仙光,直接向他和元牝钟照去。

“这是什么,竟然能够穿透空间?”

张松起初还有些不在意,他自己在无尽虚空的夹缝,这里连光都照不进来;可是这道仙光却十分让他意外,好像有追踪能力一般,顺着虚空便向张松冲去,在那千分之一个刹那,就已经穿过了两千多个虚空,若不是张松反应极快,瞬间又跳出无尽虚空之外,肯定要被这道仙光追上了。

他本人是没事了,可是元牝钟却在第一时间被仙光笼罩;本来元牝钟也有扭曲时空之效,但是张松刚才忽略了那千分之一个刹那时,元牝钟已经沐浴在仙光之下了!

没错,看上去是沐浴在仙光之下,十分神圣,好像一件仙器出世,闪耀万界一般。

但是张松却在元牝钟里察觉到一丝陌生之处,要知道元牝钟可是他的本命法器,相当于他的第二化身了;如果张松本体破碎,完全可以用元牝钟当做新的身体。

可是在这个时候,张松感知到元牝钟在这莫名的仙光笼罩下,竟然产生了一丝仙道法则!

不同于天仙的仙道法则,是更高一个层次、或者几个层次的仙道法则。

而且这些在元牝钟内诞生的仙道法则,让张松无比陌生,根本掌控不了;就好像体内多了一个不属于你自己的东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