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九章 仙界意志降临

“这就是天界符诏中说的异端?怎么会如此强大,单单凭借世俗中的力量,怎么可能是那异端的对手!”

天王大世界的一位王侯,站在距离劫云六千亿里的距离观看到;语气中满是抱怨,天界让他们诛杀此獠,与送死何异?

“战王候,此等天劫,你可有把握渡过去?”刚才出声抱怨的是天王大世界的战王候,而他身边则是另一位王侯,此刻正开口问道

“开始那雷劫都足以让本候重伤,更别提那化仙玄光了;那可是在古老的典籍中,玄仙都会死在那道玄光之下的存在。”

战王候冷哼一声,也不怕别人笑话他道。

在天王大世界,他们也算是极为厉害的存在;天仙修为,位列王侯,可是在渡劫那人眼中,他们可能也就比虚仙真仙强一点吧。

这等人物,恐怕只有他们天王大世界的统治者,李天王才能应对!

这突然出现针对张松的天劫,波及范围极大,在世俗中许多大世界都察觉到宇宙中传来震荡;这是上苍发怒的信息,但凡是修为达到长生六重天位境的修士,都有可以感受天意中隐含的愤怒。

玄黄大世界,太一门中。

“诸位师弟,速速来我这里。”

一道浑厚无比的声音传到太浑天、太虚天等人的耳中,正是太皇天的传唤;听到这道声音的人不无是太一门中的高手,至少有着长生七重,界王境的实力。

听到太皇天的召唤后,其他几人面色一肃,迅速撕开虚空,来到了太皇天这里。

“师兄,发生了何事?”太浑天似有猜测的问道“难道是刚才那阵”

“仙界符诏!”

太皇天面色肃穆的说出了这四个字,听到太皇天说的话后,太浑天和太虚天等人面色全都严肃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仙界符诏就是最重要的事情,而且太一门之所以成为玄黄大世界第一门派,就是因为他们可以沟通天界,秉承仙界的意志。

太浑天开口问道“师兄,仙界怎么说?”

“此次天界不仅警戒了玄黄大世界即将发生的祸事,还说了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追查天界通缉人犯!”

太皇天说完后,其余三人似有猜测;玄黄大世界要面临的祸事他们早已知晓,而且已经做了准备。那么看来此次仙界符诏就是为了后者了,追查天界通缉犯。

“该不会是那人吧?”

太虚天面色有点难看的问道,其实他很希望太皇天师兄说不是,但是太皇天口中的答案让他很失望。

“不错,就是现在引发了天界审判的那人。”

“什么!?”

“这下难办了,怎么会是那个家伙?”

太和天和太虚天都面色一凝,张松曾经在玄黄大世界一闪而现,所以太皇天等人都知道有这么个人;而且羽化门的风白羽大肆宣扬,有一位前辈高手,徒手撕开太玄仙府的禁制,救出方寒,这件事在仙道十门来说都不是秘密。

开始太一门没将风白羽说的话当回事,他们太一门秉承仙界符诏,有仙器永恒神炉;连玲珑仙尊都准备算计击杀,害怕一个不知名的人吗。

可是刚才他们几人感知到那上苍之怒,又以永恒神炉划开层层空间,观看到张松和他的元牝钟渡劫之象。这时太皇天才想起来风白羽传出的消息,想起了当初在玄黄大世界那一声钟响。

看那天劫,太皇天以真仙修为连第一重的雷劫都没有把握,而张松却轻而易举的化解掉,不费吹灰之力;而那化仙玄光出现后,连永恒神炉都震惊不已,那可是能够化掉玄仙法则的劫数,太皇天得到这个消息后着实担心不已,他生怕张松和羽化门有什么关系,因此破坏他太一门统一玄黄大世界之举。

随后太皇天又收到了仙界符诏,当时他心里便是一喀嚓,当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若张松死在天劫下还好说,但要是安然渡过去的话,以他们太玄门的实力,怎么追查?

一个真仙三个界王境,再加上一个永恒神炉,能度过刚才那审判天劫吗?

“还是先看天劫吧,说不定此人就会死在天界审判当中。”太皇天指向永恒神炉中显示的画面,表示此事从长计议的好。

再看到那天劫中

无尽的化仙玄光组成一道赦令,逐渐将元牝钟缠了起来,仿佛天之锁链一般,从穹顶的仙界之门延伸而出。

现在的元牝钟是内有忧患,外有大敌!

不过那化仙玄光还好,元牝钟周围早就弥漫起了玄黄母气,周天星辰;仙界之门放出的化仙玄光虽然凌冽无比,但是一时半会还对元牝钟造不成伤害。

主要是元牝钟内产生的仙道法则,张松留在元牝钟内的真灵感知到,他的法器好像在这些法则的侵袭下,生出了一道新的灵智。

是永生世界中专属于器的灵,于元牝钟极为契合的器灵。

张松不知道这是仙界针对他做出的举动还是他到这个世界后才有的因果,总之张松是绝对不允许自己的本命法器出现一个器灵。

唰!

张松从空间夹缝中迈出,直接来到了元牝钟旁边;单手一划,虚空中瞬间出现无数深奥无比的道纹,一笔一笔的铭刻的在元牝钟上。

轰隆!

不过在张松出现后,天劫直接暴动了起来,一股浩瀚庞大的意志直接锁定了张松。只是这种意志虽然浩瀚庞大,但是张松还是能从其中分辨出来,这是,并不是天灾。

而且此时天界和世俗的壁垒还很强,就算天界大人物的意志顺着天劫降临世俗,也不会太多。

张松一只手按在元牝钟上,虚空中不断生出玄妙深奥的道纹;打入元牝钟内,想要剥离出元牝钟内那道新生的器灵。随后又抬头望天,看到天劫中那仙界之门不断缩小,从千万里大一直缩到万里大小,虽然缩小了千倍,但是气息却十分恐怖,这次天劫的气息甚至蔓延到半个世俗间,无数蜷缩在世界深处的老怪物都苏醒了过来,他们以特殊手法瞒过天界的接引之力,然后出来观看此次天劫。

龙界,许多神仙玄仙级别的老龙,看到张松遭劫,无不兴奋的拍手叫好道。

他们早就认出张松就是杀了他们两名龙帝,又一指击碎千万里龙界的人;虽然天界也是他们龙族的敌人,但是看到张松遭劫,他们还是认为天劫在凶猛一点的好。

“天界有大人物的意志降临世俗了!”

一道如雷鸣般的声音回响在这些龙帝耳内,他们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第一反应便是行礼

“敖世尊老祖!”

这是一头不知道在龙界潜伏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金仙老龙,在这世俗内,也就龙族有这等底蕴;其他的就算是中央大世界,都不能和龙族比!

只是不到最后关头,金仙绝对不能出手,否则坚持不了一百个呼吸,就会被仙界的接引之力强行拉扯,接入仙界。

“不止一个,好像有两道意志!”

“没错,敖世尊,看来这人惹下了不小的乱子;看来此人不止是炼化了一个世界,肯定还有其他的罪责!”

最后出声的这两人也是金仙老龙,他们分别是敖世烈和敖世图;这三尊老龙在很久以前就和天界的大军交过战,至今还留在龙界。

敖世烈所说的也有点道理,想当初他们龙族炼化了不知道多少个世界,万龙炼界大仙术就是他们龙族为了炼化世界创出来的;天界应该不是因为这个小小的罪名,就降下两个大人物的投影,来清除张松。

“敖世烈,敖世图,此人的存在,会不会破坏我们的计划?”

“应该不会,天界都降下审判天劫了,此人肯定不会和天界站到一边;说不定还可以拉拢到咱们这边。”

“到时候试试吧,此人当初对龙界出手,我们也没有阻止,他应该明白我们的善意。”

“也好,到时候接触一下也是可以的”

就在敖世三龙交流的时候,仙界之门终于汇聚了无数雷霆仙光,变化出了两道意志投影。

一道人影,头顶生角,尽显灾难大道;这道人影出现后,无数个世界和异度空间中,都充满了灾难的气息,无数生灵的心头都有一种灾难降临的感觉!

随后又出现了一杆枪,这杆枪仿佛要贯穿天地,从仙界指向世俗的张松;天地之间仿佛出现灵性,要立刻审判张松,整个宇宙都被这杆枪影响,无尽的审判之气弥漫在宇宙中每一个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