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判之枪、至仙投影?”

张松看到天劫中仙界之门逐渐演化成型的两道投影,不由面色凝重了起来;能将审判之枪的投影握在手中,那道人影肯定也是天庭中的大人物。

“真是欺软怕硬,神族炼化玄黄大世界的时候天庭不敢有动作,我不过炼化了一个快要荒芜的洪荒大世界,就遭到了审判!”

张松心中嘲讽的想到,他如今倒不是怕这个天劫;仙界对世俗的投影是有限制的,如今这两道投影不过金仙级别,而且只有一击的力量,十个呼吸后就会消散;不过金仙的级别在世俗里也是顶尖,除了龙族、神族和佛界的佛陀,应该没有那个世界能挡下最终审判这道毁灭天劫了。

张松想的是天庭的人会不会注意到他是一个外界人,所以才会这么在意他;不过若是因为这点,为什么不在他刚刚来到永生世界时降下最终审判的天劫呢,那时候他就算可以抵挡,也会受点伤吧。

“说起来应该是在元牝钟上铭刻了三千大道后,才出现的天劫,难道他们是根据这一点推算到本人了?”

长生秘境就可以推算天机,更别提圣仙至仙这种境界了,现在张松也只能希望是天庭至仙注意到他而不是天君了,若是天君注意到张松,那他以后就要无比小心。

天地之间轰然而响,在天劫周围数亿里内出现了一片真空,无数空间被崩灭后根本不会再次演化出来,只有那天地之间的灾难之气和审判意志;在一瞬间,天劫中那道身影无限拔高,顶天立地,仿佛一根擎天之柱,一双眼睛中倒映无数宇宙,生死幻灭,大道至理。

“异类!”

轰隆隆的声音如同无数天雷降世,天劫中意志投影一开口,便仿佛将天都翻了过来一般。

“无根无源,扰乱天地之间的秩序,惊动伟大的天君,今日你必死无疑!”

这道天界大人物的意志投影话刚说完,便仿佛在深水中投了一颗炸弹,直接震惊了所有关注这里的人。

“敖世尊,此人竟然惹动了天君的注意,看来他是必死无疑啊!天君,天之君王,一只手可以捏死无数个我们这样的金仙,一念之间便可以洞察诸天万界;普天之下,也只有另外一个天君在能保住他了!”

“没错,况且就算是另一位天君也不见得会因为一个金仙去得罪天庭的天君,要知道天庭可是诸天万界中最强的势力;除非那人去投靠神族、佛界或者我们龙界,而且还必须献出所有秘密,这样才有一丝存活的机会,否则普天之下,没人能够救他了!”

敖世烈和敖世图两条老龙在虚空中不停的以神念交流到,他们以为张松只是炼化了一方大世界,或者是灭了几个和天界有关的传承;但是没想到竟然是惹到了天君,这下子事情可就大条了。

如果真的是天君的意志,那他们三条老龙就要慎重起来;否则贸然动手后被天界的接引之力察觉到,飞升到天界后就要面临无穷无尽的追杀,一般的情况他们不怕,但是就怕天君生怒,亲自下令;那到时候就会有一堆的圣人至仙抢着来追杀他们三人。

“敖世图,敖世烈,我们先静观为主;目前还是和神族的约定最为重要,不过若是此人死在天劫之下,那必须要将他的尸体抢过来,就算是飞升也无妨!”

敖世尊开口说道,他也是计划颇多;若是抢到张松的尸体,那他到时候找到龙界,一定会得到龙界天君的接见,而且他们飞升到仙界并不是没有抵抗之力,上次他们在洪荒大世界找到的上品仙器,就是三人的底牌。

“当然,敖世尊,此人身上有天大的秘密,若不是怕天界的接引之力,世俗内有那个世界是我们的对手,中央大世界?天王大世界,全是笑话!”

在敖世三龙后,还有许多仙道门派的古老存在,他们无一不是在世俗中修成玄仙的人物;不过他们没有敖世三龙那么强,一旦出手的话会立刻被仙界接引飞升,根本不可能抵抗,而敖世三龙还可以坚持九十九个呼吸。

不过他们都收到仙界符诏,要死死关注张松,过不了多久,便会有仙界使者下凡;虽然不会像天庭这般,动用最终审判,但是下凡来的使者肯定也是非同小可,可以动用全部实力而不怕接引飞升。

“哼!想让我死,你以为你是天君的意志投影吗?”

张松一声冷哼,身形同样拔高,一方大世界的本源在他的体内无限流转,仿佛要重现世界开辟之象。

“两个不过金仙实力的意志投影,就想在世俗称王?既然你们投影下来,那么这屡意志就别准备回去了!”

最后一个字说完,张松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周围亿里的无尽时空宇宙都为之颤抖,星云倒转,洪荒重现!一方洪荒大世界又栩栩如生的演化在这天地之间,无尽的洪荒之气瞬间充斥这片星空!

不是即将破损陨落的洪荒大世界,而是纪元初开,天地初成时期的洪荒大世界。

洪荒,是指亘古,遥远之前,混沌蒙昧的时期;详观记牒,洪荒莫传,除了仙王和天君之外,或许根本没有人知道洪荒大世界有多么广大。张松也仅仅是从洪荒大世界的世界本源中窥得一丝从亘古之前流传下来的画面,这已经让他受益颇多。

“放肆!”

天界大人物的意志投影一声怒吼,手持审判之枪,掌控一切;力量无极无量,世俗中根本不知道金仙的力量有多浩瀚无极,一声怒吼都能造成无数异空间破灭,连张松演化出洪荒大世界初开之象都有崩溃之险。

“竟然敢挑衅天庭和伟大的天君,今日就将你彻底审判!”

一枪掷出,无数星空古路瞬间破灭!

整个世俗间的三千大世界,无尽星空的生灵,他们心中同时出现两个字审判!

与此同时,无数黑云疯狂涌现,天地之间的灾难之气汇聚弥漫,仙界神雷,虚空裂缝,天之轨迹,化仙圣光

数不清的灾难秘术向张松涌去,而那审判之枪则划破时空,直接将天地撕开一道沟壑,枪尖充满无尽审判的气息,直接锁定了张松的神魂,让他无法跳入虚空夹缝。

“虽然是金仙级别的力量,但是那种至仙级别的意志确实不好抵抗,只有借助世界本源的力量了!”

张松在面对审判之枪的投影时无比冷静,神魂直接融入世界洪荒大世界的本源当中;那一瞬间,张松的神魂好像被圣水浸泡一般,思维瞬间缓慢了下来;他仿佛变成了世界,经过了宇宙初开,清升浊降,以另一个视角观看了一遍天地形成之时的事情。

而在他人看来,那审判之枪划破无尽时空星路,直接捅破洪荒大世界的虚影,穿梭亿万里之遥,向身处洪荒大世界深处的张松袭去!不过张松好像突然间陷入呆滞,双目无神,仿佛一汪深谭,瞳孔中倒映的审判之枪逐渐清晰,越来越近,最后更是挥拳而上,一拳挤碎了审判之枪的投影!

“什么!!??”

“挤挤碎了!?”

“发生了什么??”

在遥远虚空中观看此事的人无不瞪目呆滞,好像根本不理解刚才发生了什么;亦或是他们集体中了大迷幻术,刚才看到的都是一种幻想!

根本不能理解,为什么在诸天万界中赫赫有名,从远古一直流传至今的王品仙器——审判之枪的投影竟然会被挤碎,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而张松在一拳打碎审判之枪的投影后,一股极为浩瀚的意志依旧刺入他的体内,向他的神魂刺去;不过张松早已算好,神魂被洪荒大世界的本源笼罩,亘古的洪荒之气将他的神魂保护的极好,审判之枪的这一缕意志对他造不成什么伤害,便被洪荒之气磨灭了。

“失败了?”

天劫中那尊大人物的投影也极为震惊,因为在他的认知中,世俗中根本无人可以正面挡下他这一击才对;王品仙器的意志投影,加上身为至仙的他,竟然还会失败!?

更何况如今的世俗,金仙已经是极限;而他们的投影都有金仙的实力,虽然没有法则的支撑,但是在极短的时间内还是能爆发出金仙的最大实力!

“冯宝宝!”

张松一声大喝,瞬间传遍了整个星空,随后众人只见到一缕璀璨至极的刀光划过天际,向天劫中的大人物投影劈去。

这是在一旁的冯宝宝不断积蓄的一刀,若不是张松压制他,她早就一刀砍出,直接斩断这天劫。

不过那样可能没办法将天界大人物的意志投影留下,所以冯宝宝一直没有动手,就是在等张松的信号。

现在,正是时候!

天界大人物的意志投影根本没想到还有一人躲在暗中,而且也有金仙的实力,那抹刀光更是闪之不及,不属于三千大道却仿佛能斩断一切,包括仙术,神雷,天之轨迹,仙光等等。

“孽障,你们等”

刀光过后,天界大人物的话都没有说完,那缕被一刀斩断的意志便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