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个票

交手到现在,张松已经深得游击战的几分精髓。

四个和尚围攻他一人,打是不好打,难道还不能跑吗

到了此时,着急得到反而是这些和尚。少林主持曾多次想让解空脱身回到少林寺内找到刚才闯进去的那个女人。但是每次都会被张松用雷符逼回来,就算有首座掩护都没用,此时张松的通天箓已经大成,已经达到一点灵光则为符这个境界,用来扰敌实在是再好不过。

不过此时张松体内之炁已经不多,现在他都是以游走躲避为主,甚至连护身符都很少用。

“冯宝宝这个瓜娃子,快两刻钟了,要是再不回来”

张松稍微有些分神,便被行业和尚抓住机会,身形一闪便突然出现在张松身前,一记佛掌冲其脸面拍去,这和尚刚才的掌力张松记忆犹新,若是让他拍实了,他这脑袋也别想要了

此时在用符咒也是来不及,张松只好炁运双臂,交叉挡在身前,硬生生吃下这一掌。

这一掌虽然被张松挡下,但是也让他双臂欲裂。

落地还没站稳,张松又用出五力士符,将想要趁机袭击他的解空击退,随后又闪身退避,和几个和尚拉开了点距离。

“阿弥陀佛,施主,束手就擒吧。贫僧不想在少林门前开杀戒”

张松嗤笑一声,有些不屑的看着少林主持。四人中就解空和尚下手最轻,看其攻击张松的部位就知道他是想留张松一命;但是其余几人,招招致命,现在又在这说不想开杀戒。

不愧是从战乱中杀过来的和尚,果然厉害

“和尚,我知道你还留有余力,但是我又何尝不是呢况且,我们要是想走,你能追上吗”

打到现在,张松疲态已显,其余几院的首座和解空和尚都在微微喘息。唯独这个少林主持,面色依旧如常。

突然,众人皆看向少林寺内的方向,一道身影几个跳跃便来到此处。

看到这个身影后几个和尚直接冲了上去,不过与此同时数道五雷符向他们轰来,逼的他们不得不闪,而冯宝宝也跑到张松身边,将包袱给他

“你说的那两本找不到,只拿了这些。咱们现在要跑嘛”

“顺利的话,应该能跑”

扫了一眼,这几本绝技都挺新的,看样子不是原本,这样的话他就毫不客气的拿走了

张松收好包裹,虽然得了这十几本绝技也是赚了,但是他最想要的易筋经和洗髓经却没找到。以他和冯宝宝说的重要性,她应该不可能忽略,看来这两本绝技根本不在藏经阁。

“主持师兄,今日绝不能让这两人下山”

行业和尚一脸杀意的盯着张松和冯宝宝,虽然现在他们少林有点衰败,但是也从来没有过两个人打上山门,还抢走了藏经阁绝技后安然无恙的逃走。

今日无论如何,都要留下这两人。

各院首座都是这么想的,就连受伤修养的罗汉堂首座都一脸杀气的起身围住张松两人。

“主持大师,藏经阁内没有易筋经和洗髓经,这两本经书是你亲自保管的吗”

虽然几个和尚都面呈杀机的围住他,但是张松依旧不紧不慢的问道。

少林主持面色凌然的看着张松没有说话,只是周身气势磅礴,像是一把拉满的弓弦,直接锁定张松,准备一击必杀。

“又或者,这两门绝技,真的是经书吗”

张松此话刚刚说完,天色陡然一暗,却不知何时,空中出现大片漆黑乌云,遮挡在少室山上。

少林主持听完此话眼神一凝,不理会张松直接开口命令众位首座

“夺回绝技,死活不论”

少林主持话音刚落,只见张松头颅一沉,浑身突然无力的倒在冯宝宝身上。

随后从张松身上飘出一个淡淡的人影,依稀可以看出他原本的面容。

“神魂出窍”

识得此情的和尚都惊声呼到,这可是道家静功修炼到极其高深的境界才勉强可以做到。

道家全真教虽然也可以做到出阳神,但那是基于他们的内丹功夫,这贼子明显不是全真道士,那他神魂出窍要做什么

少林主持看着周围隐隐变化的天象,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

再看向张松的神魂,隐隐有趋合周围天地的情形,仿佛周围天象之变化,中心全在于他。

天人合一

少林寺主持脑海中忽然闪过这四字,还真是此人引起的变化。

此时天空中雷鸣震震,空气忽然压抑起来,众人心中都感觉到不妙,仿佛下一秒就会发生什么一般。

“天有九雷,神霄为最;策役雷电,追摄邪魔”

张松的神魂掐诀念咒,此为神霄引雷术。是他当年得到的一门奇术,直接引动天地自然之力,修炼到高深出甚至可以呼风唤雨。

天空中的雷云忽然剧烈暴动起来,一瞬间数雷齐鸣,仿佛老天震怒一般。

“落”

神魂状态的张松掐印一指,数道雷霆自乌云中不断闪现,随后铺天盖地的轰向少室山山门处。

众人见到此景具都遍体生寒,心头涌上惊恐万分之意,根本不用主持提醒,各自施展所有手段向四周逃命。

人身怎么能敌得过天地之威,所以在雷霆落下的一瞬,众人都本能的逃命。

张松的神魂也瞬间回归体内,连忙用尽最后几分力气激发早已藏在冯宝宝身上的神行符。

“快跑,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走不掉了”

冯宝宝听到张松在她耳边的话后,面色不慌的打了个放心的手势,随后身形一闪,迅速的向山下逃去。

这话并不是吓唬冯宝宝,刚才那神霄引雷术,虽然看着震慑人心,有天崩地裂之景。其实威力并不强,外强中干而已。

神霄引雷术虽能引动天象,但是对于神魂负担太大,一个不小心就会遭其反噬。

所以张松只是引动天地异象,到了后面他就收了一大半的功力;以借此来吓住这帮和尚,只要没立刻追上来,那冯宝宝就能带着他逃走。

待到和尚发现时,他们两人早已逃出少室山了

几个和尚四散逃开后,群雷瞬间降临,轰隆隆雷鸣不断,但是只劈坏了几处砖石;随后天空的乌云慢慢散去,天地异象转瞬便消散的一干二净。

“师兄,这是”

罗汉堂首座有些惊疑,这就结束了吗刚才明明天雷阵阵,结果就轰碎了几块石砖

“阿弥陀佛”

少林寺主持也猜出了些,不过就是因为如此他才气得直念佛经,来化解心中的怒火

难道要开口告诉他们,他一个修佛几十年的主持,被两个娃娃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