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日出,早上的第一缕阳光驱散了昨夜镇上居民的恐惧,已经陆续有人们开始出门做工。

张松结束了每日的修炼,昨日和九叔的交流真是让他受益良多。

虽然修行上的很多问题依旧存在,但是关于修行界的见闻,真是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尤其是九叔以前闯荡的一些经验,昨夜全部毫无保留的说给了张松听。

虽然这其中两人有着一点香火情,但是九叔的人品真是无需质疑的上等。

‘这次算是承了九叔的情了,等解决了僵尸,看看在其他的地方有什么可以回报的吧’

张松通过和九叔交流,也逐渐反思起了自己以前一直在深山中修道到底是好是坏。虽然环境幽静,适用于入道行炁;但是单凭自己闷头苦练,修行之路实在是坎坎坷坷。

以前有师傅在时,张松的修行之路可谓是一帆风顺,出现困惑时可以找师傅解难,有了新的想法还可以和师傅相互印证。但是自从师傅逝世之后,张松遇到疑惑只能自己苦修,从道经中寻找答案,修行的速度着实缓慢了不少,导致现在遇到瓶颈而毫无头绪。

“决定了,等这里的事情结束了,回道观一趟后便出远门游历一番!”

待张松结束早课后,便看到脸带轻伤的九叔和浑身虚弱的秋生回来了。

昨夜他本想出手帮助九叔一番,但是只是一个小鬼,而且九叔大概也不想一个刚认识的道友见到自家徒弟的糗事,于是便婉言拒绝了他的好意。

张松暗自摇头,九叔虽然见多识广、人品刚正,但是在教徒这一方面着实不上不下,两个徒弟都是个不成器的主,修行了几年连炁行周天都没做到,这辈子也就只能练练拳脚了。

“青松道友,一会可有空闲?”

九叔好好收拾了一番,脸上的轻伤到是看不出来了。虽然张松说了几次让九叔不必这么客气,他从九叔这里学到了很多经验,本来想矮九叔一辈;但是九叔执意不肯,说闻道有先后,况且两人又非同门,还是平辈论交的好。

最后两人各退一步,各论各自,算是双方都能接受的结果。

“到是无事,九叔可是有什么事吗?”

张松好奇的问道,若是僵尸的事,那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守株待兔,只要任老太爷敢来找任婷婷,那就可以轻易消灭它,省的现在像警卫队一般无头苍蝇的乱找。

“说出来到是让道友见笑了,我这徒儿被一个女鬼缠住了。想来今晚那个女鬼还会找上门来,我准备画点符收了它,到是不知道道友对符箓感不感兴趣?”

“哦,九叔愿意教我符箓之术?”

张松听到后立刻来了兴趣,说起来他本身虽然练炁有成,但是并无几分克敌斗争的手段。而且张松的师傅传给他的大多是练炁养神之法,他现在的对敌手段都是自己琢磨出来的,可惜全都是下等蛮力之法。

如果能从九叔这里学道符箓之术,那以后外出闯荡时保证自身安全就多了几分把握。

“当然可以,我这两个徒弟怕是学不到我这一身本事了,与其带入土中,还不如传于道友。”

九叔说道文才和秋生,脸上总是一副恨其不争的表情。

“当然感兴趣,九叔,我这里也有一份上清派的养神之法,还请您收下,就当是我的谢礼了。”

张松面带感激的稽首说道,随后又从怀中掏出昨晚便准备好养神之法递给九叔。至于练炁法,张松想了想还是没给,一是这个练炁法并不是绝对安全的,他的师傅就是在练炁过程中出了岔子。二是比起练炁法,相信九叔对上清派的养神之法更感兴趣,毕竟双方的门派同出一流,功法也有互通之处。

九叔在听到上清派和养神之法后,脸上果然出现了意动之色,犹豫了一下,看到张松脸上坚定的神色,还是伸手接了过来。

“那我就收下了。”

---------

符箓之术,始于汉代。当时只是异人们为了更好的发展信徒,传播信仰的一种小手段,后来慢慢发展成道家重要的术法种类之一。

符箓,也可以说是符咒之术。因为正统的符箓之术博大精深,非一人可研究深透,九叔也只是走南闯北这么多年来积累了很多的符咒,这也是因为他是茅山出身,本身便有正统传承。

符咒可谓是天地之道其中之一,修道之人借用朱墨纸笔,以心中感悟,沟通天地,以神御炁,留于纸笔之上。

是以符咒之术,通以自身之炁周合天地万物之炁,以自身之神体悟天地万物之神;以小撼大,以自身之精气神号令万物之规则。令出则规则现,所以符咒也是修道的一条路,历史上很多异人就是通过符咒悟道,从而修道有成。

符咒之术向来易学难精,许多假道士都会掌握一手驱病符捉鬼符,这种简单的符咒没什么技巧,就连九叔的徒弟秋生文才,也会几个偏门符咒。

但是高深的符咒就没那么简单,必须要心诚意正,而且要修道有成。须知道乃术之体,术为道之用。任何一种高深的符咒非修道有成不可使,而且术法修到尽头,便也近乎于道了。

高深的符箓九叔也无法给张松讲解,在初步详解了符咒之术后,九叔便实际操作了一番,画了一个最简单的驱病符。

张松听完符咒之术的原理,又看了九叔的华服过程,张松对于符咒也有了一个初步的理解。在他看来,简单初级的符咒无非就是神炁合一,同时心志坚定,那么符咒可成。

简单来说就是在画符的过程中必须心诚念至,如果画符者都不想相信这个符咒可以驱病,那么它凭什么灵验呢?同理,对于受用者也是一样,如果两个人,一个信符一个不信符,那么取得的效果完全不一样。

所以在古代,很多符咒派都会发展自家最忠实的信徒,就是为了更方便于符咒显像。

而高深的符咒往往更需要强大的“神”来支持,对于符咒来说,无神则无灵。所以上清派的道士,更精通于画符,因为他们有先天,符咒的入门可谓是轻而易举。体内拥有巨量的炁,五年内上清派的养神之法打下的基础,三年的青山独自练炁成就的至诚之心。

意存于神,神运炁动;笔走龙蛇,炁于朱砂笔墨存于纸上。

至此,符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