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个票嗷

时光冉冉,岁月如梭。

青山观旁的一处森林,此处虽处深山,但是却是一块少有的地势平坦之处,作为切磋交手之地是足够了。

此时,两道人影在此处不停的碰撞分开,双方速度之快产生的劲风甚至带起丛林间的落叶和灰尘,让此地犹如狂风过境一般。

双方身影再次相撞时并没有像刚才一般一触即撤,反而在短时间内交手数次。徐翔虽然出奇一招打掉冯宝宝的短刀,但是其本人的注意力反而太过注意短刀,自己双手关节反而被冯宝宝以擒拿手制住,随后跃起翻身,一膝顶住徐翔的龙骨。瞬间让徐翔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冯宝宝赢”

张松从一旁的树上跳下来宣布到,这样的情况在近几年来发生过无数次,结果一次都没有改变。

冯宝宝松开徐翔,面无表情的去一旁捡起自己的短刀收起来。

“可恶,就差那么一点”

徐翔有些不服气的躺在地上说到,这次他都打飞了冯宝宝的武器,只要再小心点,赢的就是他了。

“差一点徐翔,照你这么练下去,你一辈子都打不过冯宝宝”

张松在一旁看到的可不是徐翔那么想的,冯宝宝随便用武器做个诱饵,徐翔就迫不及待的上钩,也不注意自己有没有破绽。要是换成别人,他早就没命了。

“不会吧道长,我刚才表现的也挺好的啊”

徐翔十分不信张松的判断,他认为这次只是大意,要是再小心一点,输的就是冯宝宝了。

“你的罗汉拳呢练了四年全扔了“

“冯宝宝的速度本就比你快,你非要以己之短攻敌之长“

“还有,一见到破绽就攻上去,你就没想过对方比你厉害,凭什么让你抓住破绽吗“

张松这几句训斥的徐翔抬不起头来,自己仔细想想还真是。

速度本来就不如冯宝宝,勉强追上了也是防守居多。还不如等她主动攻来,到时候在待时反击。

“道长,罗汉拳我虽然修炼了几年,但是总感觉不得其精,你能教教我怎么修炼的更好吗“

张松听到徐翔如此问话,不由嘴角一抽。

“呵,徐翔,你注意看我的衣服“

恩,考察我的眼力吗

徐翔心里想到,道长很少考校他,于是他用出十分的力气去观察道长今天的穿着。

不过变化不大啊,依旧和平常一样的干净整洁,要说唯一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

“道长,衣服的颜色有点浅”

徐翔说完这句话突然被张松一袖子扇飞起来

“蠢货,我是道士,你问我罗汉拳怎么修炼。要不要我教你念佛经啊”

回到道观后的张松看到门口站着青山村的村民,手中拿着一封信,等了他很长时间。

看到张松回来,村民连忙尊敬的把信递给张松,然后转身离开了青山观。

张松看到信上的落款,微微感到头疼,这已经是第三次来信了。

国家最近几年认识到异人界的强大以及混乱,所以想成立一个部门搜集信息和管理异人,恰好负责此事的人和张松相识,于是大力邀请他加入。

张松可不想被琐事缠身,这样对他修行无益。但是加入其中又能借用国家的势力来搜寻躲藏的三十六贼和冯宝宝的消息,于是张松便打算把徐翔推出去。

徐翔修行也快十年之久了,虽然在他和冯宝宝面前一直被吊打,但是以他的实力,并不比那些名门大派的弟子弱。

而且张松发现徐翔天生对神魂敏感,让他修炼起上清五鬼术简直是相得益彰。

刚才是他作死非要和冯宝宝近身格斗,若是使用术法,不可能输的这么快。

想到这里,张松便决定推荐徐翔去参加国家对异人的管理部门,不过这还需要征求一下徐老汉和赵嫂的意见,但是想来二人应该不会拒绝。这时候国家的工作在普通人眼中那就是铁饭碗,徐家二位要是没有失心疯,百分百会应下来。

随后张松去徐家和两人说过情况后,徐老汉和赵嫂想都没想便答应了下来,看那架势,要是徐翔说不想去,腿都有可能打折。

次日,张松将徐翔叫到道观中来,准备在下山前嘱咐他一番。

“三十六贼”

“对,此次你参加异人管理部门,除了努力为国家效力外,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打听剩余三十六贼的下落。”

张松盘坐在道观中对徐翔和冯宝宝说道

“宝宝的身世和三十六贼有很大的关系,甚至如果有人知道所有隐秘,那只能是这两人”

张松递给徐翔一张名单,上面有三十六贼的名字,其中又很多人的名字被划掉。那是代表明确死亡的人,剩余的都是失踪找不到的。

其中有两个人的名字被张松重点标注,一个是张怀义,另一位则是无根生

“如果你发现这两人的踪迹,不要试图拿下他们,第一时间通知我。”

“这两人的实力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对付的了,就算是我,也没把握”

“是,道长。”

徐翔贴身收好这份名单,准备一会背熟了就毁掉。

事关宝宝,徐翔也难得认真一回。而且道长所说此事十分重要,若是被外人得知,可能会危连青山村。

“道长,那我到了那边该如何表现呢”

“如何表现”

张松瞥了他一眼,心想让这瓜娃子去是不是一件对的事

“少说多做,努力做事就可以了。小喽喽可查探不了这种隐秘的事情,所以能查到多少,就看你能爬多高了。”

看着冯宝宝期待的样子,徐翔信心无比的点头到

“放心吧道长,我一定完成这件事”

“这些年来关于冯宝宝脑袋里的禁制我也有所研究,若是有外人触发它被封锁的内容,那禁制就会发动反击。”

张松说道这里,手上泛出一道蓝光,蓝光中隐隐若现数种符文。

“徐翔,我十分相信你。但是为了防止有人发觉你在查这件事对你进行拷问,所以我要在你脑中下一道类似的禁制,防止他人对你搜魂,也禁止你说出此事”

徐翔想也未想,直接开口大声说道

“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