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某省的一处小村庄,这里由于地处偏远,所以即便是发生动荡,也不怎么会波及此处。

这里的人虽然穷了一点,但是人人皆肯努力干活,所以到也是饿不死人。

当然,论起努力程度来说,这个村里的人谁也赶不上从外地搬来的张姓人家。

那爷俩真是拼命啊,两个人干了五个人的活。这时候大锅饭去了不久,人们都拼命干活,对于努力干活的人,人们都有好感。

虽然是外地搬来的,但是路上碰到了都会尊敬的喊一声

“锡林大叔,从镇上回来了啊“

“是啊,刚送了一批粮食过去。“

张锡林,不,也可以说是张怀义。回到家中后,看到儿子现在还没回家,于是自己先整理好一些必备的物件,准备等儿子回来在开始搬家。

夕阳西下,此时各家各户的人陆陆续续返回家中,张予德也和相好分开。回到家里后,看到老爹正在家中等着他,看样子是找他有事情。

张予德心中一咯,这样子的老爹他见了很多次了,该不会又要搬家了吧。

不出他所料,张怀义见到他后开口便说道

“予德,收拾一下,我们换个地方“

“为啥啊爹,咱们才搬来多久啊怎么又换地方我不走,要走你走“

张予德赌气一般的喊道,脸上一百二十分不情愿。但是张怀义可没跟他儿子废话,见他顶嘴,一道金光从他手上闪过,随后张予德被嘭一巴掌直接扇飞了出去。

“混账,这种事什么时候轮到你做决定,我说走就走回去收拾东西。“

见老爹生气的样子,张予德气焰上先弱八分,剩余两分也是因为相好在撑着。

“爹,那小燕怎么办“

张怀义听到儿子的话后脸上也闪过一丝为难,不过想到他们家的情况,还是开口对张予德说到

“你和小燕好好说道,如果她真心想跟你,咱们可以带她一起走,这些家当,都可以给他们家。如果不想,那就算了。”

“爹,难道”

张怀义之后便没有理会儿子,直接回屋去了。

谁能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还有异人,而且好像还是在打听他。

张怀义想到在镇上见到的那人,看其行为好像并不是江湖上任何一家之人。倒是有点想国家的人,想到这里张怀义又有点奇怪,为何国家在找一姓张的异人。

若不是他修为高深,全身之炁尽皆内敛,哪里还能回到家中。

这个地方都被摸到了,只能再换一个地方居住了。

张怀义虽然不知道国家的人是不是在找他,但是他的名字绝对不能再出现在异人界,否则就会连累他儿子。

首都,对异人管理部门。

“没找到吗”

人近中年,再加上身居部门要职,徐翔也不再像以前那般,身上充满不怒自威的气质。

“是的主任,我们对比了县内所有的张姓人家,没有一人是符合标准的。这是行动报告。”

下属上前在桌上递交一份此番行动的全部报告,不过既然人没找到,徐翔也不想再看报告了。

“我知道了,你们先下去吧”

“是,主任”

下属离开办公室后,徐翔一个人默默沉思了起来

时隔多年,徐翔经过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工作,也积攒了不少功劳,现在也是部门内为数不多的几个主任之一。

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有关甲申之乱的消息还是什么都没搜集到。

当年这场动乱发生时,还出去战乱时期,所以国家对这了解的并不多。而他也询问过很多加入到这个部门的其他门派人员,不过在谈起这件事时都是绝口不提。

虽然当时下山的时候对道长和冯宝宝保证到肯定完成此事,但是真当做起来的时候,才知道其中的阻力。

“唉,这该从何查起”

徐翔有些头疼的想到,这次又快要回家了,到时候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道长和冯宝宝。

十几年了,什么都没查到

咚咚

“进”

徐翔以为是哪个下属进来有事要汇报,但是没想到是部长。

徐翔惊讶的站起来说到

“部长,有什么事吗”

“没事,没事,只是来看看。”

部长摆摆手笑道,坐下后随后示意徐翔也坐

部长比徐翔大很多,当年正式他带着徐翔,这些年也不断提拔,对他很是照顾;而且这位部长还认识道长。

“小徐,你最近在打听甲申之事”

“这是的”

徐翔迟疑了一下没有隐瞒,毕竟他查这些事的时候用的都是部门的人,是瞒不过部长的。

“应该是张松那家伙的意思吧”

部长提到张松时语气中带着少许无奈,这家伙,当初让他来的时候他怕影响到他修炼,结果派了个徒弟过来还一直用部门的人力查事情。

“那家伙,在山上待这么多年,不知道死了没有,也不说下山来看看朋友”

“小徐,那些事你可以用部门的人查,但是绝对不要让外人知道。”

“还有,当年那场动乱不简单,没有把握最好不要深查”

“对了,你结婚的时候我就不到场了,给你多放几天假,回去吧”

部长说完这些话便慢慢起身离开了,留下徐翔在哪里慢慢沉思。

徐翔当然知道部长所说的把握是什么意思,他最大的底气无非是有道长在身后,如果想要深查,最好是将道长请下山来。

但是哪有这么简单,查不到三十六贼还没什么。要是扰到道长修炼,他绝对会用雷劈死自己。

这个念头也就在他脑中想想,反正徐翔是绝对不敢请道长下山的。

反正都是要回去,想那么多干什么,回去请教一下道长再说吧。

徐翔这次回家正式被赵嫂逼得不得不娶亲,本来他是不愿,但是没办法,都三十多岁了还单身,徐老汉也着急的拍桌骂道是不是想绝了他老徐家的后。

徐翔被逼无奈,只好答应下来,至于他心中所想,恐怕大家都知道为何。

不过这样也好,因为随着时间流逝,徐翔才发现道长和冯宝宝真的不是普通人。

十几年过去了,冯宝宝还是一如当初第一次见到她那般,时间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变化。

道长也是这般,除了头发变白,面容依旧如青年一般。若是让青山村外的人看到,或许会认为道长是他侄子。

长生

幸好道长在青山村威望素著,都拿道长当神仙一般的人物,有人碎嘴也会被村长和全村其他人一同教训,这才避免了流言四传。

难怪道长会在他脑中下禁制,若是冯宝宝的消息被传出去,道长有没有事徐翔不敢肯定,但是青山村其他人一定会遭受牵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