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多岁在农村几乎可以算是老汉了,这个年岁还没成家一般是会被看不起。

但是徐家人就要另外说了,听说在首都当大官,而且家里在青山村中都算得上很富裕的程度。当徐老汉说要给徐翔说门亲事时,哪说媒的人多的,大门都要被人踩垮了;连县里都有人打听。

赵嫂是千挑万选后总算选中一个县城里的大家闺秀,女方家里也不嫌弃在村里,应当是稍微打听了一下徐翔的事迹,毕竟每次回家都有人员接送,在首都那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官了。

在徐翔娶亲当天,青山村十分热闹,徐家大方的很,摆了数十桌让来的人都吃的很好,给足了女方家里人面子。张松当天和冯宝宝也来了现场,村长见到张松后十分激动,连忙想请张松坐上桌,他坐一旁。

老村长已经去世了,新的村长是他儿子,也颇受村里人信服,而且新村长对张松也是十分崇敬。

张松坐了一会后便起身回到青山观中,他是有点不喜欢这么喧杂的环境,嘱托冯宝宝了两句后便起身回到青山观中去了。

有很多外人不明白为什么青山村的人对一个年轻道士这么尊敬,有心打听后还被青山村的人严重警告,若是说一句不好的可能要被打一顿。

入夜不久,张松此时正在静坐参玄,体悟天人合一。不过他突然感应到远处有两个熟悉的脚步,于是退出静悟,等了不到片刻,冯宝宝便带着徐翔进入道观中。

见到道长还没入睡,徐翔自觉的泡了三杯茶,虽然他知道道长不一定喝,主要是他忙了一天有点口渴,道长这淡然的性格肯定让他随意,。

“有事明日再说也行。”

张松本以为徐翔今日不会来找他,谁料到他娶亲当日还来。

“是有点事”

徐翔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不只是三十六贼的消息没查到,他感觉部长也有点奇怪。

于是他从头到尾向张松说了一遍,听徐翔说完后,张松静坐了片刻后,才慢慢开口说道。

“人心思变啊”

徐翔也不是傻子,在首都要治担任了十几年,还不明白张松的话是什么意思就是白痴了。

“道长,你的意思是”

张松没回答徐翔,而是随手凌空画了几个符文,这符文徐翔从未见过,不过看上去平淡无奇却给他一种十分危险的感觉。

“通天箓,到现在还有人想要八奇技吗”

“部长他”

“你所查的消息他应该全部知道,若是以前也就算了,那时候你们部门实力弱小,就算知道有八奇技这种绝学也只能忍着不起贪心。”

“现在他了解了当年甲申之乱的一些消息,能够吸引整个江湖异人的八种绝技该有多强,这样的他身居高职怎么会放过。”

“现在他还碍着有我在,只是暗示你要请我下山。若是等他势力强大后又忍无可忍的时候,估计就不会这么婉转了,而是直接找上门来了。”

“部长他竟然”

徐翔也十分震惊,他虽然觉着部长有些不对劲,但是从未往道长身上想过。毕竟当初也是道长推荐他去给部长帮忙的。部长也因为徐翔是张松的后辈而多有照顾,现在关系却变了。

“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不过你以后小心一些便是了,可能会有很多人对你进行试探。若是坚持不住,就回到山上来,我还在他们应当不敢上山。”

虽然张松如此说,但是徐翔自己回想起部长的近日的举动是很反常,而且近期他很多的行动都被卡主了,看来和道长所说不差。

“我明白了,道长”

徐翔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到了现在他也不会完全依靠道长,他自身的能力也是很强的。

“要不要我下山帮帮狗娃子”

一直沉默在一旁当听众的冯宝宝突然开口说道

“阿无怎么可以下山”

徐翔惊讶的想拒绝到,阿无的情况要是传开的后果肯定比道长还还要严重,藏还来不及怎么可以主动下山。不过徐翔还没说完便被张松打断道

“也不是不行”

没等徐翔露出震惊的神情,张松继续说道

“刘江那家伙的注意力估计全在我身上,只要宝宝不主动露馅,他应该不会察觉。更何况你多个帮手也好,宝宝的实力还是有的。”

何止是有徐翔心里想到。

他在部门里实力也算数一数二的高手了,在外十几年也算是小有名气,首都对异人管理部门,谁不知道他徐翔的名号。

但是在冯宝宝面前,徐翔是一次都没赢过

冯宝宝这家伙不仅速度快,反应本能强,而且炼炁修为也要比他高好多。

徐翔面对冯宝宝最好的一次战绩就是依靠无比的小心谨慎和符咒耗光了所有的炁,最后力竭倒下。总算没有被冯宝宝打到,算是一次不小的进步。

“冯宝宝的身世你给她办好,如果没问题的话,等你这次下山就可以带着她了。”

以冯宝宝的实力,能打过她的人肯定有,而且估计还不少。但是能留下她的人还真不多,就是张松想要抓住这个滑溜如泥鳅一般的冯宝宝都要认真起来。

所以张松才会放心的让冯宝宝下山,当然,也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张松至今为止已经修炼数十年,虽然外貌看着年轻,但是其实已经年过不惑。只是修为高深外加所修功法稍有驻颜所以导致外貌无所变化。

这些年来张松不断练炁养神,时至今日他自问修为不比任何一家名门大派的掌教差,甚至还要强出不少。就算现在一人打上少林,张松也丝毫不惧。

全真的内丹功夫张松也已练成,他这些年来甚至另辟蹊径,将内丹练的驾轻就熟的地步,内丹在他体内可聚可散,变化无形的地步。

但是这对他来说是一步错路,于后续修为毫无帮助。

每当他寄神于丹时,都会莫名在心中生出一种大恐惧,好似在继续修炼下去随时会身死道消一般。

此时张松便会立刻停止修炼,静诵几遍黄庭恢复心境。

每当此时,张松就会羡慕冯宝宝,无知者无畏。若是他想冯宝宝一般无所畏惧,说不定早已成道。

这还是自他顺风顺水的修炼以来第一次碰到业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