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反击的手段

次日,晓日初升,村里的人已经开始劳作。

徐翔和冯宝宝一大早吃过早饭后便准备上山,之所以吃完早饭在上山是因为道观内几乎没什么吃的,去了肯定要挨饿。

两人到道观内时张松正在做早课,徐翔不敢打扰,于是在一旁静静盘坐下来。

许久未见,道长好像也变老了啊

徐翔观察了一下正在默诵黄庭的张松后想到,此刻的张松头有白发,虽然看面容依然如旧,但是稍显老态。给人一种沧桑迟暮之感。

徐翔本以为道长和阿无是一类人,现在看来,道长只是修为高深,还没有阿无那般神奇的体质。

片刻之后,张松结束诵经,开口对徐翔说到

“这次回来早了些,遇到了什么事”

徐翔并无隐瞒,把几次差点找到张怀义的事情和他被停职的事都和张松说了一遍,说完后便停下等张松开口。

张松听完后片刻不语,随后一招,从桌子旁飞来一张纸到他手中。

其纸入手后蓝光一现,徐翔也只能在那一瞬间分辨出刚才闪过的符文好像有封锁经脉的作用,其他的时间太短他无法辨认。

张松将纸包好后,递给徐翔说道

“回去后将信给他,之后他应该不会找你麻烦了。”

徐翔接过后默默收了起来,心中想到,看来道长不打算忍受部长的挑衅了。

不过徐翔也乐得其见,那家伙这几年不断找他的麻烦,这次更是直接停了他的职,若不是在首都部门内,徐翔他都想动手了。

还真当他没脾气了,徐翔好歹也是部门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忍了他几年的气都是看在要帮冯宝宝找三十六贼的线索上没计较。

不过既然道长出手了,徐翔就老实的按照道长的吩咐来做好了。

正事说完后,只剩下一些可说可不说的琐事,大多是江湖异人的那些事,不过和三十六贼无关的话,想来张松也不感兴趣;徐翔也就没多嘴说。

徐翔到是趁机请教了一些符咒术法上的问题,他近几年来多在忙处理事务,修行到是放到一旁。

如果前几年他还能和冯宝宝打的有来有回,现在两人再交手,徐翔恐怕坚持不了几回合了。

张松对于徐翔的问题随口提点了几句,针对他所遇到的困难分析了一下,便让徐翔茅塞顿开,连忙借机多问了很多问题。

知道临近响午,见张松脸上的不耐之色愈来愈重,徐翔才识趣的闭口。

随后张松将冯宝宝叫了过来,询问了些问题。

得知冯宝宝还是老样子,修炼上没有困惑,但是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每次她试图回想一些,就会头疼欲裂。

这些年来张松不止一次探查冯宝宝的大脑,终于搞懂了几分冯宝宝脑中的禁制符文,但是他还是不敢轻易尝试。

一旦尝试失败,他有把握保全己身,但是冯宝宝就不一定了。

不过张松到是从符文上研究了些封禁手法,像这次交给徐翔的就是其中一种。

在青山村待了几日后,徐翔的假期结束便准备回首都。

他请假并不是离职,要真一声不吭的离开十天半个月,那刘部长就真有可能借这个机会停了他。

如果没了这个部门的人手帮忙,那徐翔想要找到三十六贼的消息真是大海捞针了。

两日后,徐翔和冯宝宝返回首都。

徐翔来到部门后发现人走茶凉这句话说得真不错,以前他一进来,很多人都会挣着向他打招呼,问声徐主任好。

现在看到了也当做没看到,匆匆闪到一旁,好像他有传染病一般。

徐翔没理会这些人,放下东西后径直来到刘部长的办公室,随后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走了进去。

等徐翔进去后,众人才纷纷议论起来,有嫉妒的,好奇的,看热闹的。

部门老大刘江部长在徐翔进来后,理也没理他,自顾自的在批改文件,好像没这个人一般。

徐翔见此,默默在心中叹了口气,掏出张松交给他的信放到桌上后说道

“这是道长让我转交给你的,说你看完就明白了。”

刘部长听到张松,终于将视线从文件上移开,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就算实力强又怎样,还不是在大势前乖乖服软了。刘部长以为这些时日他对徐翔的动作终于让张松体会到他的意图,寄封信来想要和他谈谈。

但是单凭一封信就有点轻了,这个家伙也不知道来首都当面和他好好说说,看来他的动作还是太温和了。

刘部长心想到,等会要不要对徐翔更加严格一点。

就在他思考之后要如何处置徐翔时,被拆开的信件上蓝光一闪,数十道神秘的符文浮现,随后瞬间化作枷锁一般缠绕在刘江身上。

“呃啊”

刘部长被这瞬间发生的事情整的一愣,随后等符文消失他才反应过来的大叫一声。

胆大包天,竟然敢在部门内对他下手

回过神的刘部长有些担心的摸了摸自身上下,发现并没有受什么伤,身上也没什么不适。顿时怒火中烧,拍桌大喊道。

“徐翔,你好大的胆子。不服从组织的安排,竟然敢以下犯上对我动手”

屋外的部门人员听到部长的怒吼猛然一愣,徐主任对部长动手了

随后反应过来的众人瞬间冲进部长的办公室,不过等他们进去后,发现情况好像没有他们想象中的场景出现。

徐主任老老实实的站在办公桌前,部长浑身上下也没有受伤的痕迹,甚至连衣服都没有乱,声音同样中气十足。

徐主任真的动手了吗

众人有些怀疑,不过他们也知道部长最近在打压徐主任,但是那些事就不是他们能了解的。

“暂停徐翔所有的职务,把他带下去两人一组给我看管起来。”

“是,部长”

徐翔没有反抗,老老实实的被人带走,这样的举动更加让其他人怀疑了。

以徐主任的实力,就算他们在场的人一起上都可能不是对手,如果真的对部长出手了,该不会这么老实吧

等所有人离开后,刘江依旧怒火难平的想到,张松这个混账真是不识抬举,如此的话,以后就别怪我不讲情分了。

不过张松的实力他还是有些了解的,应该没理由和他开这种无聊的玩笑。

表面无伤,该不会潜伏在身体里面了吧刘江想到这种可能,于是准备运炁周天,检查一下体内。

不过两三秒后,刘江猛地睁开双眼,严重充满震惊和恐惧。

他的炁呢

刚才他丝毫没有感受到体内之炁的存在根本无法运行周天,仿佛一个普通人一般。

刘江慌张的从地上捡起刚才掉落的信件,打开一看。一封白纸上有八个字,这八个字正在慢慢消散,再过一段时间要是他没捡起来看就会彻底消散。

无人可解,好自为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