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龙虎山,此地因张道陵而出名,据传当初张道陵张天师在此练成龙虎金丹成道,所以后人则渐渐将此山命名龙虎。

正一派传承千年,至今,已经传至第六十五代。

这天清晨,张之维刚刚做完早课,闲来无事便来到师弟田晋中这里,准备与他聊会。但是他刚到不久,大弟子便赶来此处对他说道

“师父,有人求见,来人自称刘江,对异人管理部部长。”

“嗯对异人管理部门师兄,还有这个部门吗”

田晋中有些疑惑的问道,他久不出山门,到是第一次听说这个名字。

“确实有,成立了大概有些年头了。不过他们存在感很低,大多都是调解异人之间的矛盾和掩盖异人的存在。”

张之维回想了一下后才慢慢对田晋中说道

“那他找上我龙虎山做什么而且还是部长上门”

“这我到不清楚了,请进来问问便知道了。乾鹤,将人请到宴厅,我和你晋中师叔马上就到。”

“是,师父。”

刘江被请入宴厅时强忍住心中的不安,天师府是他最后的希望了。

自从刘江的炁被张松封锁后,他不知道尝试过多少种办法,但是无一管用。

被他人检查过很多次,体内无恙,外人也能感知到他体内的炁。

按理说,外人都可以感知到他的炁,他自己却感知不到,这很不符合常理。

请过部门内的高手,萨满一脉,术士,少林派。但是无人能看出他体内的异常,都说他身体无恙。

这段时间刘江不信邪的请了各门各派的好手,可是无一人发现他身上的异常。

如果天师在看不出来,那他真的只能向张松低头,恢复徐翔的职位,以后不再干预他。

否则他以后只能当个普通人,这对一个异人来说,无异于最严重的的惩罚。

没过许久,张之维推着田晋中来到宴厅。进来后张之维一眼便发现刘江有些焦躁,想来应当有急事来找天师府,就是不知道为何而来。

“刘部长,这次你来天师府所为何事”

“天师,实不相瞒,这次我为求助而来”

天师可谓是刘江最后的期望了,所以他也不隐瞒了,直接说出了自己身上的异常。

“唔”

张之维听完后心里也颇为惊讶,还有这般神奇的封禁术吗

“刘部长,贫道也是第一次听说这种手段,不敢向你保证。等我看过之后在说吧。”

说完,张之维伸手放在刘江的手腕处,随后体内之炁运行至刘江体内,沿着其十二正经运转了一周,随后过了片刻才收回手。

“奇怪,当真奇怪”

“天师,我身上的封禁术还能解开吗”

刘江见张之维第一时间没说无能为力时,心中又燃起希望,他岁数和张之维差不多大,此时却着急的快要哭出来一般。

“刘部长,你不用着急。若是能救我师兄定然不会袖手旁观。”

一旁的田晋中看到刘江快要失态的样子,不有开口劝说道。

“刘部长,静心”

张之维的话好像有魔力一般,一出口就让接近焦急的刘江安静下来。随后,张之维继续说道

“正常异人的身体,十二正经对于体内之炁相当于居安之所一般;就算是本人有意控制,但是对于外来之炁的进去,或多或少会有一些排斥,这是人之本能。”

“而刘部长的炁,像是一潭死水,无论外来之炁如何运行,都无法引动他本人的炁注意。”

“人之修炼虽是练炁,但是根本却是三处丹田,上丹田藏神,中丹田藏炁,下丹田藏精。刘部长的身体就是被断开三处丹田得到联系,封锁了十二经脉。就像是打仗,有兵有将,却又各不相识想通,如何能行。”

张之维说完脸色有些凝重,下手之人的修为可谓是相当之高,仅凭一封信就能隔空封禁一位修为不弱的异人。

“天师,那”

刘江话没说完,便看到张之维对他摇头,内心刚升起一点希望又破灭下去。

“涉及经脉,就算是贫道也不敢轻易出手,否则能否恢复未知,万一下手之人还有后手,一不小心便会修为尽费”

张之维的态度很明确,这种事本来就没有把握,更何况对方是国家的人,更不容许他随意出手了。

待刘江离开后,宴厅中只剩下田晋中和张之维二人。

“师兄,刚才当真没有把握吗”

田晋中见此处只剩他们两人,便没有顾忌的开口问道,刚才他总感觉师兄在隐藏些什么。

“只有几分,而且”

张之维总感觉刘江体内那些符文有些熟悉,但是这种封禁术他应该是第一次见到才对。

况且刘江说话看似说完,实则遮遮掩掩,连下手之人是谁都没对他们龙虎山坦白。

而且张之维在说道只有找下手之人后,刘江也没有丝毫慌乱,脸上只是闪过一丝为难。这些都没有瞒过张之维,刘江分明是认识下手之人,但是碍于一些原因这才找上龙虎山。

不过这其中的原因就不必向田师弟说明了,张之维摇摇头,起身推着晋中师弟去旁院论道去了。

走投无路的刘江只好返回首都,第一时间宣布了恢复徐翔的职位,同时发了一份公告解释当天是一个误会。

“回去找道长吗这我也不好经常找他。”

徐翔在刘江的办公室内,听到让他去找张松,连忙开口拒绝到。现在知道着急了,当初谁让你对我动手了。

刘江见徐翔如此不配合的态度,连忙的许诺了一些条件,希望徐翔赶紧回去让张松解了他身上的禁制。

当初在龙虎山上,天师张之维虽然没帮他解除封禁,但是也告诉他修为长时间被封禁的危害,时间一长,就算解开了也同废人无异。

吊了刘江的一些胃口,徐翔才开口说道

“我可以帮你,但是你得告诉我三十六贼之一张怀义的下落。”

徐翔敢肯定刘江得到的情报绝对比他多,连他都差点追查到张怀义,更何况整个部门的老大呢

刘江迟疑了一瞬间,随后便立刻做出决定,当前没有什么能比让他解除封禁更重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