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长白山异类

票,谢谢诸位大佬

长白山,对于修行人来说,这里可谓是一片宝地。

这里不仅自然物资极其丰富,而且异类修行成道众多;可以说全国的仙家萨满八成集中在东北,而东北的仙家八成集中在长白山。

张松在实在等不到徐翔找到张怀义的踪迹后,便来到这长白山见识一番。

几天前,当时在徐翔赶来后,发现连道长也被骗了,大为惊讶。

而且张怀义那老狐狸不仅在道长眼皮子底下逃走了,还是一家三口都不见了。追踪的人员都被那老狐狸下了一手禁住了经脉,张松也是用了一天的时间才驱逐张怀义的禁制,不过这段时间内他们早就没踪迹可寻了。

比起怒而不发的张松和空欢喜一场的冯宝宝,徐翔还是冷静的安排人手,去追踪张家一家三口。

不过张怀义可以隐藏数十年没被发现,最后还是自己主动透露行踪才引得数十人找上门来,现在仅凭徐翔这点人手,想要找到他着实有些吃力。

在这等了三天,最后实在没有找到张怀义的踪迹,最后只好放弃,不过徐翔还是留了几人继续在东北搜寻。

随后徐翔在此处收到报告,说是吉省某处的长白山山下发生异类袭击普通人的事件,张松听闻后有些好奇,便取消回山的计划,自己一人来到长白山上游逛一番。

一般异类袭击普通人问题都不会很严重,因为这种异类大多是灵智初开,懵懵懂懂的样子。

成道多年的异类反而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他们一般都会找修炼有成的神婆或者萨满,接受他们的供奉。

这样不仅修行之途顺坦,更能让双方受利。

徐翔接到报告中的那哥异类是一个成了精的野猪,可能是正值冬日大雪,山间寻找吃食困难,这头野猪精才起了下山袭击人类的心思。

它不仅躲过了村民们布下的陷阱,还躲过了几名猎人的围捕伤了好几人,最后层层上报,报到徐翔这里了。

随后这头不知天高地厚的野猪便消失了,肉类分给受损失的村民,几位国家异人处理好后便回去上报。

张松由于对这片山头也不了解,所以找到了一位经常混迹山林的老猎人,向他打听一些消息。

张松常年修道,气质本就脱俗淡泊,再加上手中提着的两瓶好酒。老猎人听闻来意后热情的将张松邀请进屋,拿出打到的猎物做了一顿烤狍子和山鸡汤招待张松。

他们这种猎人,虽然靠着这片大山,吃喝还算一般,饿不着。但是酒是几乎没怎么碰过,上一次喝酒还是村长娶婆娘,他跟着帮忙,蹭了一口酒喝。

如果张松要是多拿几瓶酒,估计让他在大冬天里跟着上山都一口答应下来。

随后两人在这有些简陋的屋内,一边烤火吃喝,一边听老猎人讲他这几十年来的上山经历。

其实张松还找对方向了,这片山头的怪异传说还是蛮多的,也就是异类不少。

老猎人就是亲身经历过一些,那还是几年前的时候,当时村里镇上的药材都火了起来,上山挖到一株好药材,能换一家老少个把月的口粮。

于是当时附近数个村子的人都上山挖药材,而且不仅是药材,途中碰到的猎物也一起打死,当做猎物带回去。

这么一搞,一段时间下来,前山几乎找不到什么药材和猎物了。这时村民的热情才慢慢退了下来,不过还有几个贪欲的家伙撺到一些上山经验丰富的猎人带他们去深山搜寻。

那时候没几个人敢深入山林,就算是经验丰富的猎人,都有可能在深山中丧命。

他们一伙人在当时是一个比一个贪,私下一商量,都被那巨大的收益动心了,所以第二天就进深山了。

在深山中走了几天,可是就没碰到几个猎物,更别提药材了。

当时他们当中有人提议回去,但是更多的人不想就此放弃,于是一伙人继续往深山当中走去。

就在第四天的时候,他们当中最熟悉药材的猎人,终于有了点发现。

在一处山坳,神奇的是那里并没有积雪,甚至有几处绿从,他们就是在那里发现的药材。

那是一株野生棒槌,看那叶子,不知道长了多少年。如果挖出来卖掉,肯定大赚一笔。

他们那时候看见那棒槌眼睛都直了,找了好几天,总算有收获了

当时一伙人疯了一样向那株棒槌跑去,不过他们完全没想到这白雪封山的季节,怎么就这里毫无积雪,反而绿从一片。

就在他们即将到棒槌旁边时,突然,一阵呼啸撕裂风声传来,仿佛一根巨大的粗绳抽打发出的声音一般。

嘭的一声,他们一伙人当中冲到最前面的三个人,被一根黑色的柱影直接击飞了出去,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发出,直接死亡。

剩下几人包括这老猎人都被这突发的情况吓楞住了,完全不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一个巨大的蛇头,慢慢从一旁伸出来时,他们才明白,这里的异况是怎么回事

这个蛇头有近乎半米宽,半盘踞的身子都有两米左右的高度。浑身的蛇麟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像打磨好的精钢一般,他们一伙人被这条大蛇吓得浑身发抖,连跑都忘了跑。

只有这位老猎人,发狠用刀子捅了自己一下,痛感暂时强驱散了心中的恐惧,连忙撕裂般的大喊了一声,快跑

随后他没理会同伴,自己转身就跑,连腿上的疼痛都不管,只知道往前跑,头也不回的跑

后面发生了什么情况他也不知道,如何跑出深山的也忘记了,这个猎人以后再也没进过深山。若是有其他胆大的猎人准备进深山打猎,他都会劝阻下来。

时到今日,他在和张松讲起当年的故事时都在全身发抖,若不是借着酒劲,想必他也这个胆量说起这件事。

“那条大蛇的位置你还记得吗”

张松听完这个故事来了几分兴趣,不仅仅是蛇,还有那株人参。听着老猎人描述,几十片叶子,估摸着至少是生长了几十年的老人参了。

听到张松竟然有进山的念头,老猎人又惊又怕,他说自身的经历就是看出这后生有进山的打算,想让他害怕;谁知道反而激起他的兴趣了。

不过还没待他大声劝阻,便被眼前一幕震惊到了。

“不用为我担心,我是一名修行的道士,此次进山专为降妖而来。若是你不想领我进山,那么给我一个位置就好。”

老猎人呆滞着看到凭空出现的符咒和张松身上流转的先天之炁,在想到张松的话语和他身上的神奇之处,慢慢的吞咽下口水,随后慌张的从床下找出一张破旧的地图。

这是老猎人一伙人当初进山时的行进方向,他本以为要藏一辈子,没想到现在就拿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