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张松了解出马后,他发现自己有些高估这门功夫了。

出马主要是靠对家仙长久的供奉和双方默契的配合,但是这些对张松来说无疑有点鸡肋。

要先找一个异类,供奉他一段时间,等它自愿和你签订契约。然后还要等这个异类变强,这其中不知道要耗费多久时间,难怪出马仙萨满一脉都是家族相传,仅凭个人之力十分难成。

这出马仙好像是一个阉割版的人柱力,张松心中想到,或许还没人柱力强,毕竟想要获得实力强大的异类承认太难了。

不过张松也并不是全无收获,出马功夫中一些神魂交流还是挺有用的。

关石花本来不想把家传功夫交给张松,但是他手中还拿着胡大仙。而且就算其他三位家仙赶来,也可能不是这个家伙的对手。

除非家仙的本体前来,不然仅凭附身的状态,根本不是张松的对手。

一手雷符伤敌,一手拘魂术,简直是出马仙的克星。

无可奈何的关石花只用出马的功夫换回胡大仙,而且连本体都在的柳大仙都被打的重伤不敢说话,关石花能掌管一家也不是不识数之人。

见识完异类后,张松又回到山坳中,哪里还有很多没损坏的奇珍药材,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不如这次一并带走。

柳坤生看到张松回它的老窝大肆搜寻,虽然愤怒,但是也不敢挑衅张松。在这个道人没离开前,它还是换个地方先把伤养好再说吧。

上好的药材收集了十几株,不过除了最开始那株参王外,其他的对他已经无太多用处了。

张松回到老猎人的住处后,告诉他那处山坳已经没巨蛇了。

随后又留下一株药材,或许在几十年后很值钱,但是现在也就能换点粮食,算是感谢老猎人的指路和地图了。

耗费了一两天的时间回到首都后,张松见到了徐翔和冯宝宝,徐翔告诉他自那次张怀义逃走后,这个人好像人间蒸发一样,不管从哪方面查,都查不到这个家伙的消息。

张松想了一会,他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让徐翔多加注意,可以稍微关注一下龙虎山。虽然张怀义几乎不可能回龙虎山,但是不怕一万。

张松来到首都的消息并没有隐瞒,刘江得知后第一时间便出了趟差,他因为贪图通天箓被张松教训了一顿,所以心中有惧。

徐翔见道长难得来一次首都,于是告知他对异人管理部门有收集各类术法,高层也讨论过。是否继续招外人入部门还是自己培养,许多高层都认为自家培养要好一些,所以一直在收集各派术法作为储备。

徐翔知道道长对这些很感兴趣,所以准备带道长去浏览一番。

张松虽然想过这样对徐翔会不会产生不好的影响,但是看他一副无碍的样子,便不再多说;而且他对术法方面确实很感兴趣。

待张松看过后,才知道为什么徐翔带外人来看也无所谓。这里的术法除了一些二流练炁功法外,都是旁门术法居多。五花八门,杂而不精,说的就是这里的情况了。

不过徐翔也是一番好意,没花费多长时间,张松便将对异人部门收集的术法看完。虽然不一定会修炼,但是了解一下也是好的,触类旁通,任何术法被创造出来都有他对炁的运用方面的见解。

待了几天后张松便准备返回青山观,这里实在不适合他静修。

冯宝宝到是暂时不准备回去,首都内好吃的多。而且她还能随意喝酒,虽然喝起来没有张松自酿的好,但是量大,可以让她喝的过瘾。

对于这番解释张松只好接受,只是告诉冯宝宝不能长久留在这里。

她的外貌是不会变化的,要是被有心人注意到,很有可能发现冯宝宝身体长生的秘密。

如果这件事被宣扬出去,那么凭张松,都很难挡得住一群贪婪长生的异人。

不怕死的人很少,就连张松也是如此,因为畏惧,所以修为曾一度停滞下来。

一切交代完毕后,张松独自异人返回青山观;徐翔这小子还担心他很少下山所以不会乘坐火车,要知道张松前世就差没坐过火箭航母了。

回到青山村后,一路走来,有认识他的便尊敬的打声招呼,不过认识张松的人都老了。而大多不熟知山上有道观的年轻人都比较好奇的看着他。

见到此景张松心中微微有些感慨,他不知道何时出生,不过大概推断现在他也有五六十岁了。只不过修为深厚,看上去人不过中年。

还有的青山村的老人见到张松后都激动要请他进屋坐坐,不过这时张松都会拒绝,他明白这些人想要什么,但是这件事他无能为力。

大概就是因为有这方面的原因,张松才很少下山来到村里。

这些人或许会感激张松为这个村子做的事,也会畏惧张松异人的实力,但他们更多的可能会怨恨张松没把长寿的方法公布出来。

去了一趟徐家,不过没有进去,只是看了一眼。徐翔的两个儿子倒是很聪明,学东西很快,但是体内没有炁的存在,至于以后要不要修行走上异人这条道路,还是看他们家人安排。

张松这次下山没有很久,所以道观内还算整洁,而且他也不喜欢让其他人来道观打扫卫生,这几十年来,除徐翔和冯宝宝外,也只有赵嫂和青山村村长来过这里。

回来后,张松先是将收获的药材放置好,人参保存的还不错,所以他找了个好地方又重新栽植上,等要用的时候再挖出来。

随后便是他不知道重复过多少次的日复一日的修行

食气者神明而寿,张松虽然没有达到这个境界;但是他在努力向这方面靠拢,此时他两日一餐,粗谷杂粮,未有腹饿感。

修神养魂,练炁养丹,锻体养身。

这便是张松每日的修行,一日未曾间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