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个票撒

龙虎山天师府,陆瑾和张之维慢步向待客亭走去。

“老天师,你这修为我是十分服气的,但是你这脾气。嘿嘿,我要是你,肯定不会容许他们在一旁指手画脚”

陆瑾边走边说到,脸上还是十分不平的样子。

他号称一生无暇,生平最看不惯那些偷鸡摸狗的勾当,十老会谈的时候几个老不死的家伙借着罗天大醮想沾染炁体源流,当谁不知道他们那心思一样

“算了,陆瑾老弟。张楚岚本就是外人,让他参选成为天师的继承人,确实有些匪夷所思。他们反应如此倒也说得通。”

“哼,说得通他们就是为了炁体源流,所以才逼你将选拔范围扩散到整个异人界,好让他们那些后辈也参赛”

陆瑾面带愠色的说道,老天师的脾气太好了一些,让那些家伙得寸进尺。

“可是我还是有点不懂,你若是想招张楚岚进龙虎山,他们什么办法也没有。但是您为什么要直接让他成为天师呢这孩子这么年轻,就要背负这个称号,未免有些”

“陆瑾老弟,老朽这么做的原因,是在无法告知”

张之维摇摇头,像是有苦衷的说道

“老天师,这么下去,肯定不会随了你的愿。我倒是有些好主意,可以给那些家伙填点堵”

陆瑾想到一人,若是他知道有王家的人在这,肯定会下山过来一趟。

“陆老弟,你想到什么了”

“老天师,你放心,有那家伙在。至少能帮你压住几家,让他们不能动弹”

陆瑾随手画了一道符,又随即消散。看着熟练的样子,通天箓即使没大成也相差不远。

“我那曾孙女也来参加这罗天大醮,到时候,让她把她那师父叫来一起来这盛会。”

“你是说那家伙哈哈,陆老弟还真有你的,如果那人来的话,恐怕王家的人脸色要不好看了。”

张之维看到通天箓时便想到陆瑾说的是谁,也有些期待。

“他们给别人添堵的时候,没想到我会给他们添堵吧”

“宝儿姐,你带我来这做什么”

张楚岚疑惑的问道,修行也没必要来这么偏的地方吧,虽然这里风景不错。

他从徐爷口中知道了当年他爷爷死前发生的事情,随后又得知他爷爷可能龙虎山的弟子和罗天大醮的消息,便开始刻苦修行。

虽然还不是冯宝宝的对手,不过他已经进步很多了。

可以在认真的冯宝宝手下逃窜几十秒,这时间一过,他只能虚的成一条咸鱼。

“带你去见一个人,我来教你进步太慢,让老张教你会好一点,这样你也能在罗天大醮上取得好成绩。”

“老张”

“哦,我都是这么叫他的。他还有一种药酒,喝完后对行炁有好处,你到时候试试看能不能要两坛”

张楚岚嘴角一抽,想到徐爷告诉的他冯宝宝至少比徐爷大,而那个老张又比冯宝宝大这么算来,又是一个老古董级别的人物。

“宝儿姐,这位老爷子”

“对喽,他好像还认识你爷爷,你要是想打听你爷爷的事情,也可以问老张”

“我爷爷这位老爷子知道我爷爷的事情吗”

张楚岚有些激动的问道,当初他爷爷突然消失不见,在得到消息后已经逝世。随后他老爹也离开了,好好的日子就这么没了。

所以,他十分想知道当年的一切,到底是什么破坏了他的生活。

“嗯,当初就是他告诉我,我才晓得你爷爷知道我的事情。”

冯宝宝面无表情的说道,虽然在回答张楚岚的问题,但是心中却在思考,一会如何从道观内顺几瓶酒。

两人都有修为在身,所以区区山路对他们来说不算什么,没一会便来到道观前。

“青山观这道观够敞亮啊。”

张楚岚看到道观的牌匾后说到,四周的环境真是不错,一路走来四处观望的他都想在这地方住几日了。

“老张,我带张楚岚过来了”

冯宝宝直接推门进去了,进去后双手插兜四处打量,发现没人应答,眼珠子微微一转。

“宝宝儿姐,你是不是在想一些不好的事情”

张楚岚看到冯宝宝这般神情,小心翼翼的在一旁问道。

“酒你就别想了,从现在开始,你不准离开我的视线”

忽然,一道有些苍老的声音从他们背后响起。两人顿时回头看到,发现一位身穿道袍的老人正慢步从门外走进来。

走路无声,气息全无这老人好深厚的修为

张楚岚心中震惊的想到,脸上却瞬间换上一副孙子般的笑容,搓着手来到老道士身边。

“道长,你看上去可真年轻,一点都不像上了岁数的老人。这面容,我叫你一声叔都正常”

这说话的语句和行动,舔的是那么行云流水,让人生出淡淡的满足感的同时又不会很反感。

张松眉头一挑的看着身边的年轻人,目有灵光,体轻炁足,是一个好苗子。就是这不要脸的劲让张松有些受不了。

“他就是你说的张楚岚”

张松转头向冯宝宝问道,不过还没等冯宝宝回话,张楚岚便率先抢着答道

“对,道长。我就是张楚岚,听宝儿姐说这道观中有一位赛神仙的真人,特意求了宝儿姐半天,她才肯带我上来。这不,终于见到真人了,我可真是荣幸啊”

“停”

张松暗中无奈的叹口气,张怀义那么臭的脾气怎么有这么滑头的孙子。

“进来坐吧”

随后张松便带着他们前往屋内,冯宝宝中间还想悄悄溜走,不过被张松一挥手便拘了过来。

张楚岚看到后干笑了两声,心中只能卧槽表示震惊

宝儿姐已经是他见过的人当中最厉害的一个,但是现在被这道长挥手间制住,那他得有多厉害

进屋后,张松招呼张楚岚坐下。

其实严格说来张松还欠着张楚岚家一个不小的人情,十几年前,冯宝宝见过张怀义后回山了一趟。当时对张松说起张怀义给她一门功法让她在适当的时机传给张楚岚。

张松听到后便肯定那是炁体源流,那时候虽然他已经不需要这门奇技。但是因为炁体源流名声太大,张松也十分好奇,于是研究了一番冯宝宝体内的功法种子。

研究后张松微微感叹,炁体源流果然有独到之处。给了张松不少启发,虽然他后来没有修炼这门绝技,但是这个情他是承下来了。

所以现在面对张楚岚,只要他提的要求不过分,张松可以答应帮助这小子。

入座后张楚岚有些话想说却难以开口,张松看到这小子这样有些好笑。

“想说什么直接说便是,我承了你们张家一个不小的人情。”

张楚岚闻言后面色一定,仿佛下定决心般的,开口问道

“道长,我想问问我爷爷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