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虎山风景是极好的,往日一般是普通人来此旅游的居多,但是这次罗天大醮,来的反而大多是异人。

当然前山还是普通人观景的地方,整个前山都不归天师府的人管,就算有几个道士,也都是旅游局的人装的。

张松的青山观也领了一个国家身份,徐大给搞定的,在宗教局挂了一个名字。不过没开发成旅游景点,对于这个张松是严厉拒绝的。

“这龙虎山和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

张楚岚看着手中的门票,嘴角干笑的说道。

一个人就260,这钱赚的也太容易了点

“道观对于普通人来说就是做生意的地方,来这花钱上香,买个心里安慰,只不过现在被旅游局插手了。”

张松缓慢的开口说道,他有老年证,门票打了八折,不过这门票可以留下来,一会找陆瑾报销。

张楚岚看到张松的老年证时,惊讶的张开了嘴巴。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位道爷都快九十岁了,还有这么好的身手。

“这位道长说的有道理,现在求人不如求己这个道理很少有人放在心上了,大多数都把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

一道认同的话语在他们四人身旁响起,偏头看去,一位同样穿着道士服,不过却是一副懒散的样子,好像才刚睡醒的道士在他们一旁。

这年轻不过二十左右的道士懒散的笑着对张松问好到

“几位好,在下武当派王也,几位施主怎么称呼”

王也看了一圈,最后把视线落在离他最近的张楚岚身上。他能看这三位实力都不弱,但是最后那个像普通人一样的老道士给他的感觉很怪。

明明没有异人的痕迹,但是眼光一扫却好像能看透他全身一般。

“我叫张楚岚,是来参加罗天大醮的,这几位是我朋友和长辈,陪我一块来的。”

张楚岚是那个炁体源流的张楚岚吗

王也心中想到,眯着眼笑着打量了一下张楚岚。很平凡的样子,穿着和身后两人一样工作制服,真想不到这个家伙竟然牵动了各方势力。

王也笑了两声后,就顺便和张松几人一起上山了。

因为同是参加罗天大醮,所以对于多个顺路的也没什么。王也也在路上向张松几人介绍了一下武当山的情况,他们武当山还没这好。

“老道长,您也是来参加罗天大醮的吗”

王也路上突然问道,张松看了他一眼,还没回话,便被张楚岚抢先说到

“这是我长辈,来这见一位朋友的。王道长,这还要多久才到啊,咱们走了也有一段时间了吧。”

“先不上山,来都来了,怎么也要见一下老天师吧”

王也也不再继续追问,指了指前方的人群说到。

张楚岚顺着王也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伙人正在录像采访,其中有一位年老的道士。

“那那就是老天师吗”

张楚岚一脸难以置信的样子,和前辈高人的样子差的好大,还不如身边这位道爷。

“哈哈,可能有领导来视察吧,老天师也够辛苦的。”

王也说完,便向老天师所在的位置走去,张松一伙人也跟了上去。

等采访结束后,王也走上前抱拳问候道:“武当王也,见过老天师您看看谁来了。”

张之维转头看到王也后,笑着问了下王也的师爷最近可好。然后便看到王也身后张楚岚和张松二人,眼镜顿时睁大了一圈。

“道友,第一次来龙虎山,要不要参观一圈”

“算了,道友不必顾及我,自忙便可。”

张松瑶瑶头拒绝道,心想这眯眯眼,明明想和张楚岚说上几句,却先要把他支开。

“那贫道便让灵玉带路,老陆在后山一直等你的消息。”

张松点点头示意可以,正好他也有点事想问问陆瑾。

随后张之维便让他的徒弟张灵玉带着张松前往后山,徐四本来想跟着张松,但是被张松摆手拒绝到,徐四和冯宝宝还是跟着张楚岚吧。

罗天大醮来了这么多异人,指不定那个就对炁体源流有想法。他们俩一个背景好一个身手好,刚好能护住张楚岚。

几人就此分开后,张灵玉领着张松从另一条路前往后山。

“前辈,这边请。”

张松话少,张灵玉也不知道这位前辈怎么被师父看重,但是以他的性格,既然师父吩咐了,他也不敢轻易怠慢。

一路无话,两人都有修为在身,所以上山的速度一点都不慢。没一会,张灵玉便带着张松来到一处别院。

“前辈,这处别院是天师府招待贵客的地方,院内房屋很多。现在也只有陆前辈和他的孙女住在这里,我带您进去。”

张灵玉话刚说完,便听见院内一阵笑声,随后门被推开后。陆瑾和他的曾孙女笑着走了出来。

“哈哈,玲珑还猜的真准,她刚和我打赌外面的人是你,结果还真被她猜中了。灵玉,你下去吧,这位我来招待。”

张灵玉见两人如此熟稔,便行礼应到,随后便离开去招待其他来参赛的异人。

“陆前辈,玲珑,许久不见了”

张松难得笑着说道,面前这两人,一位曾对他帮助很多,麻烦了他很多次;另一位算是他的记名弟子,小时候曾在青山观中被张松指点过一段时间。况且陆瑾是他师叔的兄弟,背着无论如何,当面的时候要态度尊重。

“张松啊,不是我说你,几十年来你就没怎么下山看过。这次下山是不是大开眼界现在这变化的太快了,世道和以前都不一样了,用玲珑的话来说,你那就是宅,对太宅了”

陆玲珑本想等一会向师父问好,但是没想到太爷竟然出卖她,连忙摇头摆手对张松说道

“师父我可没说过,都是太爷他胡说的,我说的都是师父喜欢静修。”

张松当然不会在意,陆玲珑小时候在青山观那么调皮,张松都能忍住,更何况这些小事。

随后陆瑾便让张松进去再说,总在门口叙旧也不是很好。

进屋后,陆玲珑还没坐下,陆瑾便开口说道

“玲珑,估计现在来参赛的人都到的差不多了,你还不去看看吗”

“哎,太爷,师父刚来你就赶我走”

陆玲珑刚想反抗到,但是看到太爷那副不容置疑的神情,只好起身私下嘀咕道

“肯定又是商量些我不能知道的事情,切”

等到陆玲珑离开后,屋内只剩下陆瑾和张松两人。陆瑾才开口说道

“张松啊,这次可能有件事要拜托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