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轮比试结束后,张松便收回了张楚岚身上所有的符咒。

并且出手教训了张楚岚和徐四一顿,至于冯宝宝,因为跑得快暂且被张松记下。

随后张松将陆瑾拜托的事情和徐四说了一遍,但是这片不是他管的范围,而且这一切暂时只是陆瑾的猜测。

所以徐四也很难调人过来,不过张松都开口了。徐四准备和华东地区的负责人商量一下,借点人过来。

单以一个陆家,去对付全性的话确实有点困难。无论是高手还是下层异人的数量,都不可比。

也不怪陆瑾会叫张松来,若是老天师不出手,他一个人还真有些无力。

之后的个人赛,张松没什么兴趣,张楚岚的对手是一个玩符咒的。对于符咒方面他已经被教训了很多次了,应对方法也应该有很多,所以不使用歪套路也能赢。

张松无心观看比试,于是拜托了天师府的道士,帮他拿几本道家典籍来,因为不涉及术法,所以很快便拿来一些。

天师府收藏的道家典籍基本上是对半开放的,只要不涉及修炼术法,基本上不会拒绝他人阅览。

前面几轮的比试基本上是同时进行很多场,所以可以分散开,去看自己想看的比试场次。

陆玲珑上场的不算晚,而且比试也结束的很快。所以在今日的比试结束后,便带着她太爷陆瑾来到张松这边,闲聊叙旧。

一般通常是那爷孙俩在说说问问,张松不善言语,大多时候处于倾听状态,实在被问到话了就嗯嗯的简单回答一番。

陆瑾倒是一直在和张松讲一些全性近年来新出现的人物,比如说三尸四张狂,豪杰之一的丁嶋安和六贼,都是全性明面上已知的好手。

至于他们的能力,除了四张狂和三尸出手过几次被人熟知,剩下几人都少有出手。丁嶋安可能也只有那如虎比较了解。

三人正在闲聊,冯宝宝突然闯进来,看到张松后连忙说道

“老张,不好了。张楚岚被两个叫十佬的家伙带走了,四儿让我来告诉你一声,他去要人去了。”

“这两个老家伙,还当真越老越不要脸皮了”

没等张松说话,陆瑾先拍桌怒声道。

“明知道这次罗天大醮是给张楚岚摆的,现在这两个老家伙还私底下悄悄动作”

“人性皆贪,戒不掉的。”

张松说道,同时放下手中的道经,起身向外走去。

“陆前辈,我一会就回来。”

“去吧,给这两个老家伙一点教训,省的他们以为十佬就能随便放肆,不守规矩。”

随后冯宝宝领路,两人向张楚岚被带走的那个方向赶去。

本来徐四去了人肯定能要回来,那都通华北地区负责人的身份可不是开玩笑的,就算是十佬,也要重视公司的影响。

但是徐四去要人肯定是不痛不痒,就算徐四警告也没用,一旦确定张楚岚有炁体源流,他们肯定还会找上门,那时候就算是那都通的员工也护不住他了。

随意陆瑾才会乐得其见张松出手教训那两个家伙,只要不死人,那就不算事。

他们两处的院子不算远也不算近,毕竟陆瑾和那两个家伙不对头,要是住的近了岂不是得每天呛几遍。

等张松和冯宝宝来到王霭和吕慈的院子后,门口有两人守着,没看见徐四的身影,应当是进去了。

“两位,这里是十佬王老爷子和吕老爷子的休息场”

看门的比较凶相,看到张松和冯宝宝过来,伸出拦下两人,但是话没说完,便被张松一袖子连人带门扇飞了出去。

扇飞阻挡的人后,大门也被破坏掉。张松才看到里面的情况,张楚岚在徐四身后,两个修为高深的老家伙坐在屋内中间。

“哪来的道士,敢随意闯十佬的休息处”

王霭和吕慈还没说话,旁边一个年轻人倒是先对张松喊上了,而且看那架势,好像还想动手将他制下。

“哎,别”

徐四劝阻的话还没说完,那个莽撞冲上去动手的小子同样步了看门人的下场,被一招扇飞,全身挂在墙上昏迷过去。

“唉,真是好言难劝送死的鬼。两位,我是想劝这小子不要向我长辈出手,但是他也太着急些。唉、”

徐四在一旁猫哭耗子的假难过了几分说到,直接说出张松是他长辈,他管不了。潜在意思就是这小子活该,这顿打白挨了。

“徐四先生,你这位长辈好大的气势”

眼睛上有块疤的吕慈话语中带着怒火,刚才被扇飞的是他的晚辈,这一下子就被打成重伤。

“已经还好了,现代社会不能随便杀人,换做四四年那会,他早没气了”

张松慢悠悠的开口说道,话中暗有所指

王霭和吕慈听到这话后脸色一变,眼神阴沉了不少。

能说出四四年的肯定是参加过当年那场动乱的人,而且对他们敌意如此明显

“呵呵,恕老朽眼拙,当年你也参加过那场动乱吗。”

王霭虽然出声笑着说话,但是语气却让人感到后怕。

徐四感觉到不对劲,但是他也不知道这位道爷当年在甲申之乱中是什么样的存在,只知道他老爹说道长很厉害,具体的什么也没说。

于是徐四带着张楚岚和宝宝准备先退后点,省的一会三位老人家打起来误伤到他们。

不怪徐四不上去帮忙,只是张松在他心中很强大,就算对面是十佬中的两位;但是徐四依旧不会认为道长会输。

“你爹当初派人追杀我十六次,死在我手上数十人,这你都能忘吗”

张松话刚说完,王霭和吕慈脸色猛然变的十分难看,同时身上升腾起近乎实质的炁。

“原来是你,我还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竟然活得好好的。”

王霭脸色阴沉的对张松说到,当年就为了通天箓,他们王家连续在郑子步和张松手中栽了近百人,最后毛都没捞到。

要不是收获了拘灵遣将,他们王家在四四年那会可能要沦为一个普通小势力。

就算发展了这么多年,还是勉强恢复到当初的水准。

这一切,都拜眼前这人和郑子步所致

轰隆隆

一阵雷鸣骤然在龙虎山响起,白日放雷,空中没有丝毫乌云,这明显是术法造成。

屋内,张之维和田晋中相互一视,都猜到对方想说什么,张松来到龙虎山的消息田晋中也知道。

“师兄,不去管管吗”

“唉,两个人加起来快两百岁了,我怎么管。让他们打吧,反正最后有老陆赔偿”

张之维虽然嘴上这么说道,但是还是慢慢起身。他倒不是想劝架,是想看看几个老家伙能打的有多激烈。

而且,恐怕现在整个龙虎山的人都感知到这阵势,他过去要压压场子,省的有人趁乱摸鱼。

另一处屋内,陆瑾听到这声音,便知道张松已经动手了。

“哈哈,玲珑,你那师父难得出手一次。走,一起去看看那两个老家伙丢脸的时候”

陆玲珑听到后双眼冒光,连忙激动的跑出去喊道

“好的太爷,我去喊下其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