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还真有你的,两个十佬都打不过你。张松啊,我看你比老天师也差不了多少了“

陆瑾大声笑着对张松说到,刚才他在一旁看着张松以一敌二。扪心自问,若是换了他,绝对做不到打两个十佬还这么轻松。

用上逆生三重加通天箓倒是可以斗一斗,但是也很难做到像张松这般全程压着打。

而且张松几乎没用符咒,就打两位十佬近乎落败。这次请他来还真是对了,有张松在,全性要是敢来捣乱,那只能是羊入虎口。

“十佬也不是异人前十“

张松缓缓说到,王霭和吕慈不知道多少年没动过手了,而且能成为十佬多半是靠那一帮大家族。

倒是张之维,刚才张松十分想和他交手一番,刚才这老家伙在张松雷符发作时出手,用雷法击破了剩余的雷符,不然王霭和吕慈就算能抗住也要在床上躺两天。

“陆前辈,你近年来有和张之维交过手吗“

张松转头向陆瑾问到,不知为何,他总感觉张之维给他的感觉比张怀义还要厉害三分。

陆瑾听到这问题,脸色怪了三分,咳嗽了两声后开口说道

“倒是交过一两次手,平手吧。最多四六分,他可能比我厉害一点。“

“哦“

张松听出这句话中水分极大,心中却是一点都不信。

看到张松这幅表情,陆瑾有些羞怒,刚想说几句证明他和那个老道士差别不大,门外便传来一阵脚步和说话声。

“师父,太爷,我进来了“

得到应许后门被推开,一头粉毛的陆玲珑领着几个年轻的参赛选手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讪笑的张楚岚和冯宝宝等人。

见到张松后,陆玲珑嘴角上扬,一脸骄傲的对身后的同伴介绍到

“各位,这就是我师父了,精通数家术法的符箓派高手。“

众人连忙问前辈好,然后全部目不转睛的看着张松。

这种眼神张松很熟悉,小孩子要压岁钱就是这样,估计是陆玲珑在她朋友面前狠狠的夸了她师父画的符咒。

张松看了陆瑾那老头子一眼,他和没事人似的在一旁看热闹。

无奈之下,只好一人发了两张符咒,幸好从张楚岚身上收回来许多,不然这次见到一群小辈只能无奈摆手了。

这些年青一代都是陆瑾找来的,有些是家族和陆家交好,还有一些是从祖父辈开始就和陆家是至交。

这些小年轻就是陆瑾叫来对付全性的,对付老一辈可能有点不够看,但是在年轻一辈中也算是好手了,在罗天大醮中实力都在前列。

眼见从张松那里得到不少好处,陆瑾便将几个小辈赶了出去。

屋内其他陆陆续续的离开,张楚岚也因为要收集其他的参赛选手的信息,所以和冯宝宝一起到会场去了,冯宝宝虽然平时木愣愣的,但是眼力很尖,她甚至可以通过打斗看出一个人的弱点,只是需要时间观察。

屋内只剩下张松,他虽然拿着一本道经,但是心中却在回想刚才和王霭吕慈的打斗。

王霭所学颇杂,拳术,巫术,符咒好像都会一点;吕慈倒是刚好相反,一身的功夫好像只有如意劲,那股轮转如意、不可捉摸的劲力,精纯到了极致。

如果这两人只有明面上这两下子,那张松倒是无需多想,找到他们下山的机会,直接废了二人就行。

至于影响,可以说根本没有。徐四也考虑了一下,十佬中有一个废人和三个废人没有什么不同,公司的存在是确保异人不被普通人察觉,对于异人之间的厮杀,只要不太过分,公司一般以调节为主。

几个时辰后,陆瑾和徐四一同返回,告诉张松一个消息,山上确实有大批全性的人出现。

陆瑾发现是因为他这次叫来的人手中国有一位能吃炁的小姑娘,她从对手中吃到了四张狂沈冲的炁。

徐四则是在山下入口处派了数波人手,他们发现了有很多人明明已经下山,但是没过多久又再度返回,说是想看看后续的比赛。

如果是几个人也就算了,那都通的员工查了一下,几乎百分之九十的人在下山后没多久又返回来了。

随后三人商量了一下后续的事宜,制定好计划后,陆瑾准备离开去看他曾孙女的比赛。

徐四也想下去在安排一下,顺便多叫点人手上山时。张松喊住他,低声的和徐四说到

一旦发生动乱,务必守住冯宝宝,寸步不离

张楚岚有张之维注意,不需要他过多关心。只要冯宝宝没事,他就可以放心的对付全性的人。

张松来到一人之下的世界太久了,久到他已经忘记了很多不重要的记忆。再加上他当初没怎么关注这个,导致他现在对于未来的事情发展一无所知。

入夜后,张楚岚一脸讪笑的来到张松这里。

看这模样,张松就知道他有事所求。

不出所料,等张楚岚说完,张松皱眉想了一会,他对于奇门术法还真是知之甚少。

当初张松是学到了一点,不过没有专门的奇门讲解,他那点水平看看风水格局就是极限了。

“对于奇门术法我所知不多,不过术士大多畏惧近身技击,明天和你对战那人近身如何”

“精通太极”

听到这话后张松就感觉张楚岚没戏了,奇门格局破不了,近身又不行。

“明天一上来就拼命吧,符咒你不要想了,厉害的奇门格局能直接让符咒无效。”

这是张松能给张楚岚的唯一建议,想赢只能靠自己了

不过张松听到今日比赛中出现一门八奇技,名为拘灵遣将,挥手间收服了一位东北马仙的供奉之灵。

这让他来了几分兴趣,当初他遇到东北的家仙时,想要拘魂都得先将出马仙的人灵打散,然后才能拘魂成功。

这也是有他修为高深的原因,但是拘灵遣将这门绝技就不同传统拘魂,对灵魂拥有绝对的控制力这个一能力就足够诱人了。

所以张松准备明日前往比赛会场,现场看一下拘灵遣将,若是可以,他还想用通天箓和对方交换绝技。

“道长,那两位还留在山上,估计要等王家那小子对战结束才会离开。”

听徐四说完,张松慢慢点头心想

一家子没跑就行,这小的就当利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