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爷,果然不出你所料,王霭这家伙准备连夜下山,明天的比试都放弃了。“

徐四一边说道一边对张松介绍身旁的那都通员工

“这小伙是华东分公司的,监控人是一个好手。”

张松打量了一下,发现这年轻人修为不高,但是却能监控一个十佬不被他发现,能力还真不错。

华东地区的员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说到

“四哥过奖了,我就是放了个微型摄像头和。“

““

““

“咳,道爷,我们要去山下堵他们吗“

徐四咳了两声问道,虽然以他的身份去堵一位十佬有些影响不好。但是没办法,如果在公司和青山观众选一个,他们徐家人肯定会选后者。

“让一个人给我消息就行,你留在山上看着。“

徐四听完点点头,这样也好,反正以道爷的实力肯定不会出岔子。

随后在张松提前一步下山时,便让两个员工实时给张松报告消息。

王并知道要连夜下山后,想不通的大发脾气一场,若不是他大吵大闹,那都通的人还不可能这么快发现王家人要跑路。

他都是四强选手了,明天赢了张灵玉,后天再赢一个人,通天箓就到手了

为什么要放弃比赛

当时张松打上门时,王并没看到他太爷被打。事后回来时也没发现不妥,否则他应该明白王霭为什么这么怕。

不过王霭这次并未迁就他这曾孙,因为他从张松身上感受到了生命的威胁,这道士当年就杀了他们王家数十人,心性极为坚决狠辣,这次找上门来,十之八九是对着他来的。

别人不明白难道他还不懂吗,这道士看拘灵遣将的眼神,就像他看到了炁体源流一般。

这次就算是王并说什么也没用,而且王霭一旦阴沉了脸下命令,据算王并再不甘心,也得老老实实的收拾东西准备下山。

一行人趁着入夜后甘露下山,就算碰到了天师府的道士,也只是由王霭露了个面后继续下山。

天师府的道士虽然奇怪为什么有人会在半夜下山,但是他们也没有晚上就不允许下山的规定,只好一会报告给师父。

待一伙人快离开前山时,王并还是忍不住开口抱怨道

“太爷,到底是为什么,怎么就偏偏连夜下山”

王霭还没开口,一道声音便在这漆黑空旷的路边响起。

“因为你太爷在怕我。“

话音刚落,王霭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同时他也反应过来,自己不该连夜下山。

这道士明显和徐四一伙,找几个人监视他们很正常。

而且在龙虎山山上还安全一点,有张之维在,他不会让一个十佬在龙虎山出事。但是现在这道士就没那么多顾忌了,说不定早就盼着他王家的人下山了。

都是吕慈误我,王霭心中有些怨恨的想到。吕慈他就是连夜下山,连招呼都没和他打。王霭却因为王并要比试,所以拖了一天。

“原来是你这臭道士,还敢送上门来太爷,我们收拾了他“

王并还在不知死活的叫嚣,这里除了他,其他人都见识过张松的厉害。

王霭伸手拦下在一旁喊叫的王并,阴沉的脸上挤出一点笑容对张松说到

“呵呵,这位道长“

“那来的废话“

张松听都不想听的打断到,神念一动,周围瞬间凭空浮现数十道符咒。在符咒出现后,周围的空气好像凝固住一般,王家所有的人感觉呼吸都困难了几分。

“一起上,攻他本人“

符咒出现后,王霭第一时间大声喊道命令王家其他人。

不过王并狞笑的想一起冲上去的时候,被王霭隐晦的拦了下来。

王霭也是阴险果断,让其他人帮他争取一点时间,自己则迅速招出两个灵体,然后吞服下去。

吞服过灵体后的王霭,气势明显大增,而且连炁都变了几分。

这时其他冲上前来想要攻击张松的王家人,连点冲到面前的人都没有,便被几道雷符劈的浑身焦黑,倒地昏迷过去。

短短几秒内,除了王霭和王并,其他王家人都在轰鸣的雷声中重伤倒地。

“以为吞灵就有用了吗。“

张松语气中有些不屑的说到,如果王霭就这么点本事,那张松还真有点失望。

周围空中数十道符咒在张松一念之间形态转换,变成锁链的样子,直接封锁住了王霭所有的退路。

任何一条符咒化作的锁链都有封经定炁之效,一旦碰到,就如同附骨之疽一般让你瞬间失去炁,变成一个普通人。

王并这毛头小年轻,不知道这符咒的厉害,以为自己手上有巫术护体,便敢用手去攻击符咒锁链,在接触的一瞬间便如同被蟒蛇缠身一般死死锁住。

“靠这是什么鬼东西,太爷,太爷快救救我“

王霭没理会在一旁大喊大叫的王并,因为他面前雷光不停地闪烁,他只挡下了五道雷符,双手已经有些发麻。

也不知道是他老了还是这雷符太强,交手不过一会,王霭已经感到些许疲惫。

要是吕慈在就好了

王霭心中突然闪过这个想法,不过就在他分心的一瞬间,五道数丈大小的人形虚影突然出现,带着逼人的气势向他扑来。

灵体

王霭下意识的用出拘灵遣将,不过五道虚影只是晃了晃,随后继续近他的身。靠近后五道巨型人影猛地挥拳,虽是虚影,但是挥动拳掌时带起劲风也足以让人面颊生疼。

嘭嘭嘭

连续几记重击,如巨锤挥舞般的劲道王霭虽然挡下了前几击,但是后面一个失手,被直接一击重击捶中后背。

“哇“

巨大的冲击让他感觉五脏六腑都被砸碎一般,猛地呕出一大口血。虽然有巫术护身,又吞灵在后。但是王霭一百多岁了又不是横炼出身,这一击差点让他失去意识。

“咳,混蛋“

还没等他起身,又一道金刚掌猛地印在他后背。刚猛的劲道直接在他体内肆虐,这一掌直接让他失去抵抗力,吐血昏迷过去。

张松见这老家伙昏迷过去,于是伸手在王霭的神庭点了一下,手指接触时光芒一闪而逝,随后王霭昏迷中浑身颤抖了一下。

老的解决了,算是替郑子步师叔报了一个小仇接下来,从小的身上套出拘灵遣将就完活了。

随后,张松慢走走向一脸惊恐,像是被吓坏的王并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