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陆瑾的求助

“这位道长,我不是全性的人。只是应夏的邀请,他们的掌门说山上有我感兴趣的事情,所以才来。并且我没有捣乱,只是想吸引那个女孩过来而已。”

被封经符和困仙符捆住的巴伦格里尔斯老老实实的交代到

一旁一并被捆住的小老头夏柳青听到后着急的连忙说道

“你这鬼佬,怎么一到关键时候就把我给卖了”

“你只说龙虎山上只有天师需要小心,但是你从没告诉我还有一位高手”

张松没有理会两人争吵,他发了个消息让徐四派人过来,哪都通公司有专门对付异人的方法,比他的符咒要轻松省事的多。

不过这个鬼佬的近战格斗能力还真不弱,加上他那能消融术法的口水,可能徐四都不是他的对手,冯宝宝到是可以过两招。

但是巴伦看到张松用符箓就以为近身能赢那就是他的判断失误了,虽然已过老年,但是内丹功夫依旧让张松的身体机能保持在一个完好的状态。而且全真教不通术法,所有实力都在这拳脚功夫上。

所以巴伦费尽周折近了张松的身,结果就是直接被扼住双手,一掌被张松拍入地下。

至于夏柳青,连张松几道符咒都没躲开,便被擒下来。

这一路上埋伏的全性成员当中,就这两人还算完好。

“你们的目标是冯宝宝”

张松向巴伦问道,这个鬼佬应该不会说假话,但是知道的不一定有夏柳青多。

“是刚才那个和你站一起的姑娘,我不知道她叫什么。全性的掌门说她可能和一个人有关,所以拜托我抓住她。”

得到答案后,张松心中想到,看来冯宝宝的消息暴露出去了。

不过现在并不是拷问情报的时候,他可是答应陆瑾,全性有头有脸的一个都不能下山。

随后,张松从夏柳青那里问出来了全性这次都有什么人上山。在生命受到威胁时,这小老头卖同伴那叫一个顺溜,若不是张松制止,他可能连同伴的能力都会说出来。

三尸,四张狂,六贼之二,其余好手一十六人,剩下的都是各地成员,老的新的都有。

人还真不少,张松想了下,这偌大得龙虎山,要想把这几人都找到可够他跑的了。

没一会,徐四便带着人来到张松这边,先是看了一下还能辨认的。

“嚯,夏柳青道爷,这可是全性的宿老,算是一条大鱼了”

张松不管夏柳青什么身份,只是叮嘱徐四保护好冯宝宝,省的被浑水摸鱼。随后纵身一跃,一瞬间便消失无踪。

看着张松展现出这般速度,巴伦平时的笑容也没了,转头问向夏柳青

“夏,你们异人界到底有多少个隐藏高手”

“嘿嘿,巴伦,有多少个我不知道,不过这个我想我是猜到他是谁了。”

夏柳青想到张松的身份后心中还有点余悸,幸好他刚才没硬气,不然小命可能不保了。

“这位老道士是谁”

“他啊,就是当年甲申之乱中”

按照夏柳青的说法,他们一共分成几个不同的队伍,他这边是专门诱捕冯宝宝的。

还有尸魔涂君房领着几个人,四张狂的目标是陆瑾和通天箓,前山有人指挥成员破坏吸引注意力。

龙虎山说大不大,夏柳青又详细的告诉张松其他几人分开的行走的方向,张松顺着路去找人,还真碰到了几个全性的成员好手。

这几人见到张松的一身道袍后还想对他出手,被他随便几掌打的断手断脚。

随后张松遇到的几人中有一人让他起了点兴趣,他召唤出来类似灵体的玩意,随意一碰竟然勾起张松心底隐藏在最深处的欲望。

尸魔涂君房,原来这人的能力是引动他人三尸,张松初次听到这个称号还以为是一个玩尸体的家伙。

张松看着从自己体内不断散发出贪图口舌之欲的中尸凝成实质,等他静心凝神,中尸心魔又消散不见。

这个涂君房倒是帮了张松一个忙,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毫无欲望。但是今天看来,修心还不够完全,心里依旧存有贪欲。

也是,自他修行数十年来,放下过很多东西。唯独这口舌之欲是一直未曾放下,偶尔也会吃点,就算调配药酒,也会以口感优先。

不过这时不适合研究这方面的事,张松虽然有点感谢尸魔涂君房,但是还是一掌将他拍飞,撞断了四五颗树木后晕了过去。

就在张松给徐四发消息,告诉他这里有一堆人等他来处理时,龙虎山山脚处闪过一道白光,虽然时间短暂,但是极为耀眼。

张松看到这个情形,收起手机后身形一动,便向山下赶去。

刚才那正是张松给陆瑾的符咒,一旦这个用出来,说明陆瑾那边可能很吃力,需要他的帮助。

另一边,陆瑾有点吃力,在他中招的第一反应便掏出了护身符,只不过他给了身旁的张灵玉使用了。

毕竟一个小辈在身旁,他可没那个脸置晚辈于危险当中,保全自己。

“四张狂,果然够毒。没想到这次竟然来了这么多人,不是四个人吗,还有一个别躲了,出来吧”

陆瑾此时微微喘息,刚才他抵御十二劳情阵和窦梅的能力,已经极为吃力,而且还被苑陶偷袭得手。

“你是在说我吗陆老爷。”

夏禾从陆瑾和张灵玉的身后出现,一脚一步的踩在张灵玉的北境苍潭上,好像阴雷对她毫无影响一般。

“好,好啊还有吗只是四张狂好像有点不够”

“嘿嘿,陆老爷,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在嘴硬不怕让你知道,在这围攻你的就只有四张狂和我还有憨蛋儿,你要是不能把我们全打败,那我只好送你下去见我爹了,他可想你老人家了”

苑陶老脸上满是兴奋,手上的九龙子都玩快了几分。

“苑陶,你知道老头子我为什么嘴硬吗”

陆瑾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符箓,直接甩了出去。

符箓冲天而起,化作一道耀眼的白光后消失不见。

到这这时,众人哪还不清楚陆瑾这是在叫人。只是他们根本没想到,那个高傲到不行的十佬竟然会求助他人

“虽然不知道老施主叫的是谁,但是看他自信的样子,我们还是做好撤退的准备”

雷烟炮高宁微皱眉头说道

“撤开什么玩笑,四张狂都在这里,他叫谁来管用难不成能把老天师叫来”

苑陶听到要撤退这两个字,脸色难看的拒绝到,废了这么大的力气才把陆瑾引入圈套,人没杀死就撤

绝不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