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瑾这一生最大的执念可能就是当年师门被全性所灭,要是执念消除,高宁的十二劳情阵对他的作用就会小很多。可是现在他一边全力压制心火,又要分心抵御窦梅的能力,这种状态的陆瑾已经用不出通天箓了。

张灵玉挡下一记九龙子的袭击,本来以他的金光咒,就算挡下也会被那巨大的力道击伤。

但是现在身上有护身符,每次受到伤害前,都会浮现出十二道虚影,帮他抵消。所以张灵玉才能护住陆瑾这么长时间。

而且六丁六甲护身符也有安神定魂之效,可以在一定的时间内抵御十二劳情阵的侵蚀。

“陆前辈,您叫的人是谁“

张灵玉在陆瑾身边低声问道,他虽然是天师府高功,但是对面一个炼器师苑陶就够他受的了,其他四张狂要是一起出手,他就算有护身符都顶不住。

“灵玉,遇到危险你就先走,保全己身。这几人的目标是我,我可以拖住他们,等那人一来,他们都要留在这“

张灵玉帮他挡了一会,现在陆瑾也能抵抗十二劳情阵和穿肠毒了。更何况,就凭这几人想要取他性命,还没那么容易。

“陆前辈,我怎么可能扔下你不管我就算拼命也会等到支援前来的。“

张灵玉说完,周围的阴五雷北境苍潭的范围又扩大了几分。同时身体周围显现出甲午甲辰、丁亥丁酉四神虚像,张灵玉不知道这情形是什么意思,若是张松在此,就会提示他有术法在攻击神魂。

“各位,别藏着掖着了,再不动手一会陆瑾的支援来了,那动静可大了“

苑陶眼神有些狠戾的看着张灵玉这小辈,就是这小子,刚才仗着护身符和阴五雷,挡了他不少次。

“我也觉着尽早收拾了陆瑾好,夏禾,张灵玉就交给你了。我们全力解决陆瑾“

沈仲活动了下手腕,对一旁的夏禾说到。

“没问题“

夏禾话音刚落,便瞬间出现在张灵玉面前,直接一张拍在他胸口。虽然被护身符挡了下来,但是整个人还是被打飞了出去。

就在张灵玉快要撞到身后的树木时,他突然感觉到背后突然出现一只手,撑住他并且卸下了冲力,然后把他提到树上。

张灵玉连忙回头看去,背后站着一人,正是他当初带上山不爱说话的老道长。

“前辈”

张松放下张灵玉后看了一眼场上的情况,发现陆瑾的状态不是很好,周身气息升腾不定。同时他刚到此地时,便感觉到一股奇异的力量在反复缠绕他的十二正经。

“十二劳情阵”

张松一眼锁定了远处站着的一位胖和尚,随后纵身一跳,来到陆瑾身边。

“还是让你看了笑话,这四张狂的能力太过恶心。幸亏你来的早,不然我只能走极端了。”

陆瑾见到张松后,放心了不少,至少有他在,不会让全性这些人逃走。

“小夏,你一直在龙虎山的比试会场,有见过这位道长吗”

高宁发现自己的十二劳情阵对着道士好像不起作用,于是问向夏禾

夏禾想了一下后,开口慢慢回答道

“好像在王并和风星潼那场时出现了,当时帮了风星潼一手。”

“天下会的人这次还有风正豪吗”

苑陶啧了一声说道,马上就能拿下陆瑾了,又多了一道变数。

“咱们准备撤退吧”

一旁的雷烟炮高宁脸上留下一丝冷汗,开口说道。

“为什么又说撤我说高宁,你这次上山别的不说,撤退可是说了好几次了。这老道士有这么强吗“

苑陶话刚说完,瞬间丢出一粒九龙子向正在帮陆瑾的张松袭去。

只见空中咻的呼啸一声的传来,九龙子带着足以撕开空气般的速度偷袭张松。但是张松仅仅是偏头一看,挥手一拿,便将这粒九龙子握在掌心。

“器物“

张松用清净符护住陆瑾的十二正经后看了看手上的小珠子,虽然在他手中,但是依旧不老实的抖动着。

“这是炼器师冠以生存的手段,当年苑陶他爹运气好,你闯荡江湖的时候他爹还是个毛头小子,不然现在可没他这个人了。“

陆瑾在一旁为张松解释到,虽然他现在好了点,但是刚才经脉被折腾了半天,又被苑陶偷袭致伤。他现在虽然还能继续动手,但是张松都在,也没这个必要了。

“我知道了,陆前辈先到一旁休息吧。“

张松一把捏碎手中的珠子,随后看向全性几人。

单单一个十二劳情阵还不算什么,但是再加上旁边那个女人的能力就让张松要分神一下了。

通天箓无需纸笔,不用设坛。但是对精神状态有一定的要求,现在面对四张狂的窦梅和高宁时,总要分出一部分心思来抵御他们的能力。

所以在画符时很可能会失败,张松还没什么,陆瑾就很难在这种环境用出通天箓了。

“高宁,你和六欲和尚是什么关系“

张松一边问道一边伸手画符,一张五雷符在空中形成,随后一分为五,直接分化成五道雷霆向几人袭去。

瞬间,周围轰隆隆的雷鸣电闪,整片山林被雷光所照明。

“我去“

苑陶见到此景吓得连忙将剩余的九龙子全部置于身前,随后又拿出身上仅存的一件护身法器,以此来硬接雷符。

其余四张狂也是连忙各自施展手段,要么躲闪要么硬接,只是闪避的速度肯定没有雷符快。

“陆前辈“

张灵玉来到陆瑾身边,脸上充满惊讶的开口问道

“这位前辈用的也是通天箓吗他是“

“灵玉,你想要学好通天箓,就向他学习吧。这位可是正经的符箓派出身,通天箓在他手上才叫出神入化,我和他一比,远远不如。“

两人待雷光散去,再看向场中的情况。

四张狂除了祸苗根沈仲用深厚的炁硬抗住外个个负伤,虽然伤势不影响战斗。苑陶也废了一粒九龙子加一件护身法器,才顶住刚才那道雷符。

“这老头是什么来历他怎么也会通天箓,而且用的还比陆瑾都强”

沈仲心有余悸的问道,一道符箓打的他们五人几乎个个带伤,这还怎么打

“咳,我大概知道这位老施主的来历了。“

雷烟炮高宁双眉紧蹙,脸色有些难看的说到

“这次我们要逃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