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切磋张之维

陆瑾和张松回到前山,便看到前山已经被破坏的没有几处好地方了。

所幸有哪都通的人前来帮忙,不然天师府不知道会伤亡多少人。不过人虽然保下来了,就是这千年龙虎山,历经四四年战争那时候都没被破坏,今个到是被一帮喽楼抢准了时机。

“这帮畜生,一群到处惹是生非的家伙”

陆瑾看到这个场景心中生一股怒火,忍不住开口骂道。

这次被破坏的可够严重的,前山估计被废了一半,这下子龙虎山景点要暂停开放了。

这里有公司和天师府弟子收拾残局,陆瑾和张松看了一下后就像后山走去,张松比较不放心冯宝宝,这个家伙就算跟徐翔身边闯了很久,还是一副愣愣的样子。

陆瑾在路上逮住一个天师府的弟子,问了下情况后得知这里破坏的全性人员已经被他们师爷给收拾了,至于师爷随后去哪了他们不清楚,只看见师爷带着荣山师叔走了

等他俩赶到田晋中的院前时,看到这里很多天师府的弟子,都在低声的痛哭流涕,周围气氛弥漫着哀伤之情。

“有人死了”

张松和陆瑾同时想到这个,而且在里,能让这么多弟子痛苦难过的,只能是田晋中了

一道人影被打飞出来,撞到了院墙。是天师的九弟子荣山,他虽然脸上带伤的躺在碎石中,还是忍不住在悲伤的大哭。

冯宝宝和徐四看到了站在最后面的张松,悄声的穿过人群,来到张松身边,三人到一旁说起了这里的情况。

“道爷,逝世的是田晋中老爷子,好像是看护的荣山道长被引走了,随后全性的家伙就对田老下手了。这帮疯子,还真是想激怒天师府啊”

徐四说完点了一根烟吸了一口

这次龙虎山算是吃了大亏了,要不是他叫了公司的人。龙虎山没等天师救场,就要被毁的干干净净了。这帮疯子为了进攻龙虎山叫了几百人。

“天师继承仪式结束了”

张松心里还想着当时那种莫名的压迫感,转头向冯宝宝问道。他之所以让冯宝宝在那里等着,就是为了得到消息。

“好像没得成功,老道士蛮生气的,张楚岚还没和我说。”

冯宝宝想了下说道

“等明天有空了问问吧”

张松向徐四问了下巴伦和夏柳青的消息,这个巴伦不同于一般的全性,他还有话要问。

接下来的几天张之维一直很平静的处理着龙虎山的事务,其实也并不多。前山的修缮由旅游局处理,弟子伤亡也不算大,至于被抓住的全性人员。徐四问了老天师一下,他只是回答照公司的规矩办事就行了。

丝毫没有想杀了全性成员为田晋中报仇的意思,不过要是按照公司的规矩来办,这些人也不会有好下场。罪责轻的,该处罚就处罚;罪责严重的,废去异人的身份,移交监狱按照普通人来判刑。

“好好,我知道了,有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你”

这一天,徐四接到一个电话,挂了后来到张松身边悄悄的说道

“道爷,事发了。公司已经知道王霭被废的消息了,虽然没有明确的证据指向你,但是吕慈那老家伙可能和公司打小报告了,刚才老三给我来信说公司在商量怎么处理这件事。”

“不用理会,十佬又不是公司的人。他们没有必要因为一个没凭没据的废人多事,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张松这几日依旧在龙虎山,本来第二日他就可以离开的,但是张松有些事想确认一下,所以留在现在。

徐四帮他把巴伦和夏柳青扣下来了,没有移交给公司,这两人被封住经脉和炁一起留在前山,让张楚岚和冯宝宝两人看着。

而且这两人还算干净,夏柳青虽然是全性的人,但是在公司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巴伦连全性的人都不是,只是需要注意的外国雇佣兵,在国内没有犯罪记录。

“徐四先生”

门外传来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徐四一听起身对张松说道

“老天师上门了。”

张松让徐四把人请了进来,张之维一进门后先是对两人道谢说道

“这次龙虎山多亏了二位,否则不知道要被破坏成什么样子。”

“老天师你客气了,全性这帮人做的太过分了,对付这样的人是公司的职责。”

徐四和老天师客气一下后看向张松,他知道道爷在山上待了这么长时间就是在等老天师。

随后让徐四想不到的是,张松竟然直接向老天师提出切磋的请求,而老天师还答应了下来。

徐四虽然不知道张松这么做的意图,但是他也想到这种切磋难得一见,连忙给冯宝宝和张楚岚打了个电话,让他们一并过来看看。

后山,一处少有人来的丛林,四周比较空旷,也算是够两人切磋了。

“四哥,道爷为什么要和我师爷切磋啊”

张楚岚眼神中有些期待,他当时可是看着全性众人被张之维吊起来打的,对于一百多岁的老人家还有这等身手,张楚岚只能说一个服字。

而且张楚岚没见过道爷出手的样子,虽然只知道他很厉害,但是具体有多厉害他心里没个谱。

“我不比你知道的多,专心看吧,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场面。”

“是啊,确实难得一见,巴伦,这可能就是异人界中最高的水准了。”

夏柳青也是兴趣满满的对巴伦说道,当年他幸好对通天箓兴趣不大,不然就活不到现在了。但是也因此没见过张松全力出手,这次或许能涨见识了。

“让你们跟来看最好安省一点,敢捣乱把你们送公司去”

徐四脸色一黑对夏柳青和鬼佬巴伦说道,小老头夏柳青和巴伦听到后点头答应到

“在这位道长面前我哪敢捣乱,只是想开开眼。”

“嘘,不要出声,老张他们好像要动手了”

冯宝宝面无表情的说道,他们几人离那二位比较远,只能看见个大概,听不见两人的交谈。

几人连忙全神贯注的盯着张松和老天师的身影。

突然,两人的身影瞬间从原地消失,然后便听见嘭的一声,远处的地面被一阵强烈的冲击轰出一个巨大的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