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伦格里尔斯,一个将近六十岁的人看起来却和三十多岁没什么区别。

张松也略懂驻颜方面的研究,但是他做不到巴伦这般,以前也没那个精力耗费在这方面。他以前认为寿命延长,青春自来,所以没必要舍本逐末。

巴伦从中年开始练炁,不过二十年的时间实力便超越许多异人,而且年老还保存着近巅峰的精力,面容也不曾发生变化,完全是靠他的练炁功法。

窃钩者诛,窃国者侯;圣人不死,大盗不止。

这是六库仙贼创造者阮丰对于圣人之道的看法,世间万物都有其各自的生机。圣人无名,不求名誉不求声望,能让圣人心动的,也只有这天地间所有的生机了。

而对于圣人所言,人与这世间天地万物并无区别,都在可盗的范围内。但是自古以来的修士异人很难达到圣人这般境界,所以巴伦得到这门功法后一直恪守人的底线。

张松对这门奇技很感兴趣,这种能吞噬生机补全己身的术法真是极其难得一见。若他会这门术法,不但有更多的寿命,而且内丹功夫也可以借助药材加快修行。

在张松透露出这种意图后,巴伦仅仅和张松讨论了一番后,便将六库仙贼完整的告诉他了。

用他的话来讲,就是没必要因为一门术法惹怒一位强大的异人,而且他并不是东方人,没有敝帚自珍的习惯。

而且巴伦也看出张松有明确的底线,也不会变成吃人狂魔,所以给术法时十分痛快。

巴伦这爽快的态度倒是让张松有些不好意思了,他本来一位要用些手段,但是这鬼佬给的速度比他想的快多了。

张松想了一下,取了一瓶自酿的药酒和几张符咒送给巴伦,虽然价值不等,但是巴伦尝过后对那药酒如获至宝,反而感觉自己赚了。

冯宝宝看到巴伦手中那瓶自酿后双眼睁得贼大,黑色的眼珠滴溜溜的转动,好像在打什么不好的注意。

夏柳青这小老头,在见识到张松的实力后一路上相当老实,把他知道的全交代出来了。包括全性代掌门的计划和吕良得自张怀义残留的信息。

这些消息对冯宝宝很有帮助,不过全性中可能也就那个两豪杰之一的丁嶋山能对冯宝宝造成威胁。她的存在渐渐被外人知道,以后更加要小心了。

徐四准备回去后立刻销毁公司内所有有关宝宝的消息记录,虽然这么有些掩人耳目,但是至少可以阻碍其他有心人的查探。

徐四没待多久便带着冯宝宝和张楚岚离开青山观,不过离开前也警告了一番夏柳青。以前的事时间太久远公司就不追究了,但是以后再敢犯事,四张狂就是他的下场。

徐四之所以这么着急的离开,也是因为总部的召唤,和临时工有关。

不过冯宝宝下山前,张松又往她脑中下了一道禁制。省的有类似吕家明魂术一般的术法对冯宝宝使用。

他们走后,青山观只剩下张松一人,在徐四传来吕家的消息前,他准备修行一下六库仙贼。

这门绝技不但可以提供强大的生机,更可以让修行之人另辟蹊径,不在专注于打坐练炁,嗑药也变成一种增长修为的手段。

以六腑为核心打造出一套完美的吸收消化系统,不管是什么物品,只要有益,就能吃进体内,然后从中吸收到养分从而转换成炁。

这门绝技简直太适合筑基了张松眼神有些发亮的看着六库仙贼想到,他当初怎么没想到锻炼六腑呢

以前他还有些羡慕天师府的五雷正法,可以锻炼五脏。要是他那时候能从这方面联想到锻炼六腑的话,这几十年下来,说不到早已修成金丹大道。

不过现在也不晚,他的内丹已经修炼的十分接近金质不朽,待时机一到便可完成最后一步。

而且等他修炼成六库仙贼,青山观内还埋着一株参王,将近两百年的人参,不知道能为他提供多大的药力。

接下来的时间,张松便一直在青山观中修炼六库仙贼。这门术法对他来说不难,只是在修炼六腑时小心行炁即可,等入门后便可以尝试一下了。

这门术法的核心无非就是在盗和吃

当然,盗离张松太远了,他现在能练好吃就不错了。

不过张松以前修行时以全真内丹功夫为主,观内吃食很少;于是张松下山了一趟,定了些米面牛肉等各种食物,让他们送上山后开始吃着修行。

他是比较挑口,数十年来都是自己做饭。所以一门做饭的手艺也不赖,这一下一下子直接做了四五个人的分量,香气扑鼻,都是些鸡鸭牛肉高营养的食物,旁边还有一盒牛奶。

张松慢慢咀嚼,把吃饭当做修行一般,一顿饭吃了将近三个钟头,肉都凉了他才慢慢吃完。

不过他这是为了修行六库仙贼,并不是为了满足口舌之欲,所以口感不好可以忽略。

在吃下第一口时张松便感觉到胃部在规律的蠕动,实物很快便被消化掉了。随着他越吃越多,食物被消化的更快,一股蕴含生机的炁从他的六腑产生,游遍全身后进入丹田。

以前的张松,喝一碗粥便已足够饱腹。但是今天他吃了四五斤高能量的肉类,而且吃完饭没多久便被消化干净。

这不变成饭桶了吗张松心中想到,这些肉类虽然能提供营养,但是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少了。

于是张松接下来的时间不断是吃各种食物,甚至是药材。最后他自己调配了一副药方,每天吃一副,消化后所得到的炁可以比的上吃两天的肉。就是药材的有些贵,他总共才配了三十副就已经把本市内的所需要的中药一扫而光。

就在他拿起手机开机准备联系徐二让他帮忙买几副时,张楚岚突然给他发来消息

“道爷,你了解蛊吗”

张松看到这条消息后想了下,他对蛊的了解还真不多,不过好像收藏的手札有过记录。

找出来后拍了照片给张楚岚发了过去,然后便发信息拜托徐二帮他收购所需要的中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