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四拿着冯宝宝教给他的画像,挠头苦恼的看了半天,也没认出来这幕后之人是谁,只好递给张松。

“道爷,您看看”

“我常年不下山,给我看有什么用”

张松瞥了徐四一眼后说道,接过来一看,脸色瞬拧在一起。随后伸出手指,咚的一声在冯宝宝的头上敲了一下。

疼的冯宝宝抱头噘嘴,脸上颇为不服。

“快一百岁了连个人像都画不好,下山后让徐四给你找个人画出来”

敲完冯宝宝后将手上的小怪兽画像揉成团丢到垃圾桶中。

随后张松向徐四问道

“陈朵的事情怎么样了”

“老爹在发力,不过他也退下了这么多年,人情用的差不多了。老三在总部还不够高,做决定的是董事会。现在他们的态度是不谈不问,好像有淡化陈朵的迹象。”

徐四点了根烟说到,如果他老爹还在位子上,那么公司许多高层都欠了徐翔人情,这件事就好发力了。但是现在人走茶凉,他和徐三影响力又没那么大,只能慢慢看了。

“嗯,那吕家呢”

在秦岭袭击冯宝宝那蓝色发光的手张楚岚也看到了,后来证实了和吕家的明魂术极其之像,就冲这一点,吕家和幕后针对冯宝宝的人就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张楚岚分析,幕后对宝儿姐感兴趣的人可能和公司高层有联系,至少能影响到董事会。

从碧游村开始,就一直在给冯宝宝下套。

“吕家他们那个村子十分封闭,除了吕家人外,外人很难混进去。就算是公司,也只是知道个大概,前段时间的十佬会谈,吕慈也没有出现。”

徐四开口说道,这么长时间他就算用公司的力量也只查到了一点,而且他还只敢小心翼翼的查,不然就违反了公司的规定。

公司原则上是不参与异人间的斗争的,徐四这种行为一旦被发现,可能会被其他人误解为公司对吕家有想法了,会引起其他势力对公司的敌意。

“有件事我一直忽略了,吕慈他本人会不会明魂术”

张松忽然问道,听完这句话徐四也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回答

“不清楚,从未听说他用过”

张楚岚也把从陆瑾哪里得来有关吕家的消息告诉了张松。

“四四年以前,吕慈的妻子呢”

张楚岚愣了一下,连忙回答道:“不知道,陆爷没说”

张松给陆瑾发了条消息,不到片刻,便收到了陆瑾的回信。

吕家的封闭好像也是从四四年后才开始的,至于吕慈的妻子,陆瑾不清楚。当时那年头,娶妻很少会通知其他人,而且他和吕慈也不对头。

张松思索了一下,还是决定等陈朵的蛊毒清除干净后就去一趟吕家村。

就算没有冯宝宝的事,他和吕家的仇克还没清算干净。

而且关于冯宝宝的灵魂,张松数十年来的研究也算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并不是记忆被清洗,而是被封印住了。

如果只是单单的清洗灵魂,不可能一回忆就开始剧痛,而且人的灵魂是可以自我修复的,这么多年她依旧什么也没想起,就足以说明这个问题了。

张松现在有不小的把握破开冯宝宝脑袋中的符文,但是一旦失败就会在度把冯宝宝的灵魂清洗一遍。

如果等他神魂圆满,金丹大成时应该可以完美的破开。

不过至少还要数月之久,这还是张松得到六库仙贼后,练炁时间被缩短了数倍。

若是静功练炁,少说也要几年时间。

张松暂时不想此事,现在他最重要的提升修为。顺便帮陈朵清除蛊毒,这女娃子真是天生的修道种子,可惜被弄成蛊童。

张松决定抽个时间问问陈朵,看她愿不愿意成为青山观的弟子。

徐四和冯宝宝还有张楚岚三人下山回公司了,他们等袭击冯宝宝之人的画像出来后就开始排查。

不过徐四下山前,把吕家村的详细位置和一些需要注意的事项全部告诉给张松。

三天后,张松这次是最后一次帮陈朵引出蛊毒,这次过后陈朵就可以完全以凝练内丹来控制全身的蛊毒。

只是她的五脏六腑长期被蛊毒盘踞,所以需要休养一阵子。

张松也问了她愿不愿意做青山观的弟子,陈朵思考了一回合后,便抬头看着张松回答愿意。听到陈朵这般回答,张松笑着让她拜了师,以后陈朵就是青山观第三代弟子了,他是第二代。

有了陈朵这个弟子后,张松把青山观所有的术法都拿出来让她阅览,并且嘱托她先熟悉了解就行了,修炼的话等他回来在指点,不要妄自修炼。

修炼术法这种事,一个不顺可能和张松的师父那般,英年早逝。

安排好青山观的事物后,张松一人独自下山,前往吕家。

吕家村极度封闭不是一个人这么说,这个村子被大山环绕,只有一条路可以进出;除此之外想要进吕家村只能翻山越岭,而且周围环绕的大山并不是没有防备。

张松来到吕家村附近后,看了一下资料,直接无视了徐四标注的最好晚上潜入之类的屁话,直接打了辆车向吕家村前去。

吕慈有什么实力敢让他晚上潜进去,又不是千年传承的门派。

快进入吕家村时被拦截了两次,都是打听去吕家村有什么事的人。不过被张松一下拍晕扇到一旁,司机看到张松这般凶相,吓得哆哆嗦嗦的以为自己碰上悍匪了。

等车到了村口后,张松给了司机车钱就让他回去了。

“喂,你是什么人,来吕家“

村口守着的两人见到张松,上前询问,但是话没说完便被打飞。

来找茬的

诺大的一个吕家村,肯定不止两人守着入口大门,暗中还有两个,看到两个同村人被打飞心中想到,连忙打电话通知长辈。

“叔,有人闯村,吕勇和吕泽已经被打晕了,一个道士,大概五十岁左右,现在已经进来了“

“呃“

暗中报信这人专注报信,没注意张松已经来到他身后。被一巴掌敲在后颈昏迷了过去,手中的电话也被张松拿了起来。

张松拿起手机,对着那头不知道是吕家哪位,开口说道

“告诉吕慈,他要是敢跑,吕家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