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耀星社曲彤

人之灵魂,无形无色,寻常等人不得视之。

而异人不同,修为高深的异人可以让神魂出窍,有厉害的功法在身甚至可以让常人看见。

而被张松抽出来的异人生魂就有点奇怪,就算异人受先天之炁的影响,可是灵魂的颜色最多是单色的;而这个人的灵魂竟然是两种颜色斑驳混杂在一起,好像斑马身上的皮一样。

这种情况风正豪还是第一次见到,而且神魂被拘灵遣将抽出来后,应该被拘灵遣将控制才对。但是这人的神魂依旧在负偶顽抗,真是奇了

“果然如此”

张松看到这人的神魂后脸上露出一副不出他所料的表情,随后挥手对其他四人用出拘灵遣将。

“啊啊啊”

其余四人躺在地上,翻着白眼发出了剧烈的惨叫。随后片刻神魂便被张松从体内硬生生抽离出来,而且情况和第一位相同,灵魂上都有两种颜色斑驳混杂。

而且这五人灵魂上的手笔都是出自同一人,他们都被控制了,所以才会近乎被洗脑的样子想要杀死张松;看这灵魂斑驳的程度,已经和快要和傀儡无异了。

“风正豪,你来看看”

张松找到原因后便将三个被抽出来的灵魂扔给风正豪,他也是玩灵魂的专家,看出这点异状应该没问题。

风正豪脸色一愣,有些慌乱的接住被丢来的三道生魂。他是没想到张松会让他来检查异状,按理说双方应该还处于敌对状态,这么贸然让他做事会不会太莽撞了

不过风正豪又觉得自己想多了,这位前辈的实力根本不是他们几人能比的。恐怕也就老天师能和这位过几招了,他们就算加在一起,也不是这二位的对手。

“好的,前辈。”

风正豪接下生魂后,仔细的在手中研究起来;关石花也凑了过来,她也是东北那片玩灵顶级的人物,若不是这该死的拘灵遣将,她也不知道连南方都不敢去。

以两人经验来看,这三道生魂分明就是被人下了手段,直接在灵魂上控制一个人。难怪刚才的行为那么疯狂,这已经快要变成傀儡了。

“前辈,这是”

风正豪研究过后脸上几位惊讶,这中手法太过巧妙了,他简直为所未闻。而且这手段一旦传出去肯定会引起异人的恐慌,把其他人变成近乎和傀儡一样,岂不是可以控制很多人

“这几人应该是被人控制,跟随着你们伺机动手,但是他们可能没想到你们几人根本不堪一击,所以现在强行动手,要杀我”

张松这话一说出口,周围几人除了昏迷过去的,其他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陈金魁摸了摸他的大光头,肖自在扶了下鼻梁上的眼镜无所谓的继续旁听,他是不在乎别人的看法。

不堪一击这个词可能只有临时工和那如虎配用,剩下的几人都没有交手,不是躲在一旁就是在远处观望。

“不仅是这几人,公司中肯定也有人受控,不过肯定不会像这等人一样表现的如此异状,而且那人还是高层。”

“不过是废了两个十佬而已,先是让吕家的人找上公司,随后又用公司的关系找上十佬。”

说到废了两个十佬的时候,关石花和陈金魁脸色有些不对劲,不过又不能反驳。对于这类人来说,十佬和普通异人或许真没什么区别。

“黄伯仁董事,你也被控制了吧”

话音刚落,所有人的视线都向黄伯仁看去,眼神中带着不可思议。

这消息是真的假的公司的董事都能被控制

“胡说什么各位,这老道士的话你们也信吗”

黄伯仁大声反驳道,脸上丝毫看不出被揭穿后的那种慌乱。

大多人虽然被这消息震惊了一下,但是多数还是不相信。毕竟黄伯仁当了董事这么多年,威望还是有的。

“前辈,你是说黄董也和这些人一样,被人控制着”

风正豪或许是所有人当中最信张松的一人了,因为生魂还在他手中,而且他刚才用拘灵遣将试验了一下,真的无法控制这些灵,好像是有主之物一般。

不过对于黄董这事他还保持怀疑,毕竟黄伯仁的表现可不像是被控制的人。

“试一下不就知道了”

张松话音未落,人已经消失在原地,众人只看到被踏碎飞溅的土石和一道黑影。

“黄董小心”

牧由和肖自在两人是离黄伯仁最近的好手,在张松身形一动的瞬间,他们二人就挡在黄伯仁身前。

不管张松说的多骇人,但是现在黄伯仁是公司的董事,要是随便被人抽了生魂,公司的脸都丢尽了

“滚开”

张松皱眉喝到,一道五力士符晃住二人,随后两招将其打飞。

江湖小栈的牧由虽然性格正直,领导着一个不错的势力。但是论起本身实力来,还不如陆瑾厉害。

肖自在的实力在年轻一辈中算是顶尖的了,但是面对张松可能还是不够看。他的龙爪手还没用出来便被张松后发先至,一拳打在了他胸口行炁的位置,打飞他的同时还让他无后继之力。

打飞这两人后,黄伯仁一脸慌乱的想要反抗。但是他那两下子真不够看,给张松的感觉还不如刚才的肖自在。

“前辈,冷静啊”

“是啊,前辈,黄伯仁出事了公司肯定不会罢休”

风正豪和陈金魁两人虽然没出手,但是嘴上却一直劝说到。

张松没理会他们二人,直接对黄伯仁使出迷魂术

黄伯仁挣扎了一会,不过不到片刻便双眼无神的无力抵抗了。见张松没有直接抽魂,风正豪还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死就好说。

黄伯仁中了迷魂术后,张松直接开始问话

“此番的目的”

黄伯仁双目无神的想了一下,随后缓缓说道

“寻找机会杀死一个叫张松的道人”

此话一出,几位十佬都感觉到不对劲了。

当初不是你说只废不杀的吗,现在真实的目的竟然是杀人

难道真如张松所说

黄伯仁说出这句话后,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等着张松继续提问

“谁给你下的这个命令,公司的董事长赵方旭吗”

黄伯仁缓了一会,继续呆滞的说到

“不是,是耀星社的曲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