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张松虽然没有完全做到利己主义,但是他做任何事都必须以保全己身为前提。

郑子布在张松和陆瑾的通天箓入门后,便急促的准备离开青山观。陆瑾曾经私下问过张松准备不准备帮郑子布,不过张松婉言拒绝了,就算他们三人加上整个陆家,可能都不是对手。

陆瑾也没立场斥责张松,趋利避害是人之本能。而且陆瑾这几天也知道张松和郑子布相识时间很短,不帮忙也实属正常。

郑子布离开后陆瑾也立刻跟着离开了,抱着准备暗地里帮助他的好友,起码要保下他一命这种打算。

张松这几天也侧面劝导过几次,不过效果不大,于是他只好祝郑子布能活下来了。

毕竟是创造出通天箓这种符道绝技的天才,就这样因为报仇死去太可惜了。

说起通天箓,张松便十分敬佩郑子布这个人。这门绝技简直是专门给上清派这种符箓门派而生的,若是外人像陆瑾那种不通符咒的人学会,更多算是一门辅助手段,对于实力提升有限。

但是通天箓如果到了精通符咒的上清派弟子手中,那对于实力的提升完全是质变。

郑子布就是面对十几人的追杀还逃了出来,并且反击时也让他们失去了继续追杀的能力。

在修行了通天箓后,张松已经不用雷法便可以画出各种雷符,同时威力也不弱于神霄派这种名门弟子使用的雷法。不过郑子布告诉他,雷法对付符咒的提升是有,但那不是主要,修行雷法更主要的是提升自身。

任何雷法都是人体内的炁模仿雷的特性,说是雷法,实为雷炁。在雷法的修行上,当属正一的天师府最为出名,他们的五雷正法便是通过人体内五脏之炁运行。道家先贤曾曰:五气朝元,一尘不染,能清能净,是曰无漏。五雷正法,就是修炼人体五行之气的一种功法,修炼至高可斩除人体五漏,最后寂灭不动铸就修道之体,这就是天师府五雷正法的妙用。

郑子布十分推崇天师府的五雷正法,他曾单独和张松说过,他们一伙结义兄弟,有八人都找到了各自的成道之路。

自古以来没几个异人敢打包票的事情,如今却一下子出现了八个人。

就连张松的师傅都死在了他自己的求道之路上。

张松现在是有点坐井观天了,不知不觉中,他已经有点骄傲了。

练炁不过几年,便已经达到这种程度。张松所见过的异人当中,无一不在称赞他。就连郑子布也对张松说过,单就练炁而言,张松属实是他所见之人当中排行第一。

但是也仅仅如此了,如果只是练炁,郑子布毫不留情的对张松说最好一辈子待在深山中练炁。

没学会通天箓前的张松,无疑是拿着锤子的巨婴,有力不会使。

但是现在,张松已经可以在江湖上混一下的资格了,如果懂得分辨黑白,那就不会吃亏了。郑子布在说这话时还以为张松是一个一直在深山中练炁的无知青年,谁也想不到这局年轻的身体下藏着一个后世的灵魂。

下山吧!

这是张松早已做好的决定,不过在下山之前他要先安排好青山观。

他的修炼早已到达瓶颈,如今先天一炁浩如烟海,修神方面也达到神满不思睡的程度。

不过下一步的修炼他始终不敢涉足,全真典籍不全,凝练内丹都有可能会出事,更别提寄神其中了。

张松甚至怀疑过师父手中的全真凝丹之法是怎么来的,一般来说无非是偷蒙拐骗,威逼抢夺。但是依靠这种手段抢来的修炼法,有很大的可能存在暗门。

上清派就是如此,如果没有前辈讲解,不练成一个傻子就算你祖坟喷青烟了。

张松的师父就是有点太过自傲,天赋是有的,郑子布不止一次说过,冯师兄的才智十倍于他。但是他失败的最大原因可能也是他的才智。

这次下山目标有几个,打听一下36人的消息,最好是能得知悟出八绝技那些人的信息。第二就是全真教的典籍,不过这个有些难以实现。毕竟全真教是少数能和正一比肩的顶级门派,门内高手如云,他如果没有完全准备,就算拿到了全真典籍,也是和他师父一样,在修炼的过程中出现意外。

做好决定后张松便开始准备,先把观中的修炼法和典籍全部藏好,观内也好好收拾一遍,包括师父的牌位。

将观中储备的粮食和一些肉食全部分给山下的村民,同时把那条老狗拜托给村长,嘱托村长一定要好好养,同时还给了寄养费。

张松离开时这条老狗还有十分不舍,不过他也是灵性很足,在张松示意了几次后便一直在村口目送着张松离开。

——————————————————

异人界的势力张松有个大概的了解,不过不多,仅仅是从陆瑾哪里打听到的。

现在的异人界乱的很,各门各派都派出了大量人手追杀36贼,听说已经被捉住并处死了很多人,不过最重要的那几人依旧没有消息。

四家族中,除了陆家,其余三家都是主力,道家全真、正一两大教派均有人手派出。同时全性的人,和一些其他门派也趁着此时江湖动荡出来作妖。

可能是很久都没有剩余36贼的消息,零头的几大家族都开始有些疯狂了,任何人,只要和36贼有关系,他们都不择手段的去追杀捕拿。

张松此行的路线是先向南,具体目的地无。36贼结义时在秦岭的起始处,越往南,得到的可用消息应该越多。

不过张松最想见到的还是无根生,如果说郑子布对张松的师父是尊敬,那对无根生更多的是崇敬了。

这是张松从郑子布一些言语中推断出来的,郑子布没和陆瑾说过一丝无根生的消息,不过倒是对张松说过很多。

他们这些名门正派之所以冒着身败名裂的风险还和无根生结义,主要是被此人所折服。

张松对此人十分好奇,如果有可能,甚至想向他请教内丹寄神的可能性,不过这一切都要等他见过无根生本人再说。

赶了几天路后,张松来到广西边境的一处县城内,这几天他一直不停的赶路,连休息练炁的时间也十分短暂。看到前方的城镇,张松决定进去好好收拾一番在袭击赶路,同时顺便打听一下消息,这几天赶路时打探到的消息全是废料,一点想得知的信息都没有。

这里已经十分靠南了,没有战争的蔓延,县城的氛围到是显得有些平和。但是这种平和都是对普通人而言,越往南,异人的厮杀越为激烈,战神宫这一路来都是能避则避,就算不能避开也是尽量不留活口。

来到一处环境还算可以的饭店,张松进去决定先饱餐一顿。

“伙计,上几个招牌菜,再来一壶茶。”

吩咐好了之后,张松刚坐下,门外就进来三个结伴而行的人,边走进来边讨论。

“老十,家主那边的消息还没下来吗?这都几天了,我看咱们是该换个地方了吧。”

最右边的一人抱怨的说道,随后中间看上去十分沉稳的人开口慰道

“家主有家主的考量,我们只需要听命就行了。这几天都仔细点,完成任务就是一件功劳,忍着点吧嗯?”

话没说完,此人便注意到了正在喝茶的张松。

不是他眼力多好,实在是太难让人不注意了。

没听说过有上清派的弟子来这里啊,难道是今天刚到的?他们也在追捕36贼吗,不过为什么只有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