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毫无作用的曝光

陈朵也来到了华北分部,悄悄来的,徐四帮忙遮掩了一下。

如果她光明正大的出现,那就是在打公司的脸了

说起来陈朵被张松收为徒弟,按照辈分来算,也算是徐四的师姑一辈的,虽然张松从来没说过收徐翔为徒;但是陈朵进了青山观后,就被徐四当做自己人了。

而且陈朵才十几岁,又不像当初的张松一样拥有成人的心智,长时间待在深山道观中也不好。

陈朵的修为完全没落下,身上的蛊毒修成一颗蛊毒内丹后,实力好像更强了一点。和张楚岚交手,逼得他只能不停的闪躲,一旦近身,就有可能被蛊毒入体,而且连金光咒都很难防住。

“这是谁传出来的”

这一天,张松脸色有些不善的指着电脑上的内容开口问道。这是冯宝宝在异人的网站灌水的时候,他站宝宝身后看到的。

上面有一个置顶帖子,讲述了张松从罗天大醮后的战绩。什么对阵十佬之类的都不算什么,最火的是他最近一路拜山的行为,彻底坐实了张松修为深厚实力强大的事实。

最关键的是他还有了一个很响亮的名号:绝顶之下,青山无敌

“凭什么张之维在我上面这篇帖子谁发的徐四,能查到吗”

张楚岚眯眼问道,这上面讲述的还挺玄幻的,他和张之维切磋了一场就变成了仙人大战了。

“查个啥子嘛,这个就是徐四的账号。”

冯宝宝呆呆的把一旁疯狂暗示不要出卖他的徐四给卖了,这让想跑都来不及跑的徐四狠狠的被张松收拾了一会。

随后徐四鼻青脸肿的埋怨冯宝宝不讲义气,以后不借钱给她了。

之后果然不出张松所料,在公司继续加大对曲彤的追寻时,冯宝宝的资料在一夜之间被爆料的到处都是。

各种网站上,还有异人的专属网站。各大门派都收到了一份关于冯宝宝长生的资料,包括全真和正一派天师府,甚至连落败的全性成员也收到了几份。

普通人对此到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二十一世纪的无神论时代,搞出一个八九十年代流行的骗术,糊弄谁呢

随后这份资料被举报的举报,删除的删除,其中公司也出了很多力。东北的临时工二状第一时间大举清除网络上关于冯宝宝的资料,不过还是被好多人保存下来。

但是那些人是看到冯宝宝空灵的气质和美丽的外表,还专门打听这妹子是哪的人。

异人世界也没引起太多的波折,主要是没有一个领头人出现,其他对冯宝宝心动的异人就如同一盘散沙。

“哼,这混蛋拜山原来是为了这个,长生”

全真教的赵世志太师爷看过冯宝宝的资料后冷哼一下,随后将其扔到一旁问到现掌教

“你想掺和这件事”

全真掌教是赵世志的师侄,听到师叔这么问连忙摇头回答到

“未曾想过,只是有人想故意挑起咱们全真和这位的斗争,师叔,这个人”

“这个人和咱们有什么关系,以前怎么做,以后就怎么做。因为一点小事还能乱了手脚吗”

“我知道了,师叔”

全真掌教点头后便把这件事丢到一旁,不再理会。所有门派中,可能就全真是最难挑拨的,他们戒律十分之严,就算是外门弟子也要求颇多。陆玲珑当初就是受不了全真戒律,所以后来才被陆瑾送到张松那里。

少林的方丈看到这些资料后,让一位弟子跑了一趟灵隐寺,给解空送了过去,就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解空前段时间刚刚来过少林,告诉现任方丈当年来少林强抢绝技的人出现了。不过那人能一掌打伤宝闻,三招内打伤那如虎,所以建议少林的师兄不要犯了嗔戒找上门去。

正一派由于老天师提前派弟子前去各个分支说明情况,和天师府关系近的直接闭门不动,和天师府关系远的又被张松教训过了一顿,贪欲都被张松强横的实力压下去了。

其他人不是重伤就是不敢动,对这份情报有心而无力。

不过他们至少确认了一点,就是上面所说,冯宝宝这个人活了八十多年相貌不变,恐怕是真的,不然张松前段时间拜山的行为根本解释不清。

曲彤这一行为,就像是石子丢进了大海中,掀起一点水花就没后续了。

“社长。”

房屋内,开门走进来一位身穿休闲服的中年男,对屋内的曲彤几人汇报到

“没有动作,大势力不想动,小势力不敢动。网络上的消息已经全部被清除,我们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毫无用处。”

此时的曲彤毫无原先在曜星社时的波澜不惊,多日来的藏躲早已让她身心有些疲惫。是她轻敌了,低估了张松的实力,导致人没杀死,还把自己暴露了出来。

“他们找到这里了吗”

“暂时还没,不过照这么找下去,迟早会找到这里。公司有吕良的配合,正在不断搜捕出咱们暗中的人手。”

休闲服中年男迟疑了一下后继续说道

“吕家并不想咱们继续联系他们了,这次他们顾忌我的能力,下次再去他们可能会翻脸动手了。”

“吕良没想到吕家还能觉醒一个,当初就该把有这个迹象的吕家小辈全部清除掉。”

曲彤摇摇头有些后悔的说道

她现在是有些无处发力,公司在全力的对付她,现在还跟着她的只有几个手下和马仙洪了。还有一个合伙的刀疤男,曲彤对他的身份有个怀疑,但是此人能力太过神秘,让她有些无处下手。

若是再给她一点时间,未必会像今天这么狼狈。但是谁能想到,在秦岭时她对冯宝宝下手竟然被反暗算了,当时她感觉冯宝宝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

曲彤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已经暴露,随后便是头疼欲裂。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自己安排在秦岭的行动被人黄雀在后了。

之后便是不得不先下手段铲除张松,但是又一次失误反而暴露了自己在公司的布下的手脚,导致现在像个老鼠一样东躲西藏。

“你刚才说那个臭道士拜山伤了很多人”

曲彤沉思了很久后突然抬头问道,休闲中年男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回答到

“是的,他可能是为了震慑,所有下了重手,外面仅有的一点眼线传来的情报,被重伤的有唐门”

曜星社作为新闻信息收集的组织存在了多年,肯定不会被公司一次性全部摧毁,或多或少会残留一些死忠在外躲藏。

中年男还没说完,便被曲彤伸手打断道

“带我出去一趟,这可能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只要有那个老道士在一天,我就永远得不到冯宝宝身上的秘密。对了,顺便再给陆家寄一个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