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楚岚捂着嘴,强忍着不让自己吐出来,但是窗外的场面太过渗人,仅仅看了一会后张楚岚便没胆子继续看下去。

缩回头来深深喘息了一会,张楚岚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刚才那一幕对他的冲击力实在是太大了,数十名异人宿老,被愤怒的张松一掌拍死。

张楚岚刚才悄悄摸了出去,把挂在墙上的疑似马仙洪的男子抬了进来。让冯宝宝给检查后包扎了一下,活还活着,就是想要好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全身没一块好地方,至少要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吧,这还是异人较好的身体底子,不然换个普通人,刚才那一下就是肉泥了。

“四哥收集的这些资料是一点用都没有了”

徐四为保万一,还发了一堆来找麻烦的异人资料,都是公司报备过的。刚才张楚岚还想在一旁当个帮手大声提醒张松,谁知道还没等他说话,这些人就被一掌打死了一多半。

张楚岚拽了拽冯宝宝的衣角,低声开口问道

“道爷以前也这么狠吗“

冯宝宝歪头想了一下后回答到:“不晓得,反正我跟着他后,就没见过他动手杀人了。“

张楚岚听完本来还想多打听一点张松的事情,不过他突然想到,这边发生的事还是要通知一下四哥,于是连忙打了一通电话过去,让他来处理这边的事。

他只是一个公司小员工,对于这种事实在无能为力。

就在张楚岚通知徐四的时候,别墅外的战斗已经快要结束,这些来找麻烦的异人都是被曲彤控制的傀儡,甚至很多人连自我意识都没有,脑中只有杀掉张松这一个想法。

对于这些人,张松想也不想的一个都没放过。而且这些人合作的念头都没有,看到死了这么多同伴还是想疯子一般毫无章法的冲上来。不到十分钟,这些人已经全部命丧此处。

其中两人让张松有些熟悉,炁和术法都极像王霭和王并爷孙俩人,不过面容和身材不像,应该是被曲彤易容过。

这些被控制的异人死完后,张松来到躺在一旁的曲彤身旁。伸手一点,指尖出浮现一道符咒,随后瞬间化为链锁捆住曲彤全身上下,连同体内的经脉和炁都被一同禁止住。

被符咒封禁后,张松又出手废了曲彤的四肢,这才将她带进别墅。

刚才不怪张松那么愤怒,实在是千钧一发之际,要不是张楚岚反应极快出手逼退曲彤,那么张松可能又要伤及灵魂。

这双全手对灵魂来说太过诡异了,而且它不像拘灵遣将那样对灵拥有绝对的控制力;而是对他人灵魂的同化改造,刚才曲彤用出蓝色发光的手在接触张松的额头时,他瞬间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在不断转变成另一种颜色,若是张楚岚再慢上那么一点点,张松就要分割自己的神魂来对付曲彤了。

这种情况上一次发生还是在六十多年前,他莽撞的神魂附体探索冯宝宝时得到的教训。

那次让他修养了数年,这次要是被曲彤得手了,又是一次重伤。

拖着曲彤进入别墅后,张松看到刚才用法器控制他的男人已经被简单的包扎了一下。随后张楚岚和冯宝宝靠了过来,看着被打的如此可怜的曲彤,张楚岚开口问道

“道爷,这就是那窥视宝儿姐的幕后之人吗“

“八九不离十了,那种专门针对神魂的绝技,除了这家伙也只有吕家传承下来了“

张松说到这里时皱眉的想到,还有一个吕家,万一以后他们家族中觉醒了一个会双全手的人,又对宝宝的长生不老起了兴趣,到时候出来兴风作浪该怎么办

张楚岚见张松说到吕家后,眼神越来越不对劲,连忙开口打岔问道

“道爷,我已经通知四哥来处理这里的事了。之后该怎么做,要审一下这个女人吗”

“嗯,顺便叫徐四喊个医生过来,就在这里,我亲自看着她。”

张松随口回答到,不过又突然想起来刚才张楚岚的提醒,于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到

“张楚岚,刚才你干的不错,不过你是怎么看出这两个人是假的”

曲彤和马仙洪身上应该有遮掩气息的高级法器,连张松都没察觉,这小子是怎么做到的。

张楚岚嘿嘿一笑,直接递给张松一个手机,上面有陆玲珑发来的消息。张松一看,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曲彤肯定是知道陆玲珑发给张松的消息内容,所以计划提前假装陆瑾偷袭他,若不是张楚岚发现异状导致他们不得不突然下手,等他们找好时机突然偷袭,张松还真得被他们重创。

奈何老天都不帮她,张松收起手机后,徐四也火急火燎的带着人赶来。不过一帮公司的员工赶来后看到此地的场景,全都喉咙滚动,被吓得有些害怕。

这种情况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随后在徐四的指挥下,迅速开始善后。

随后徐四带着医生进如别墅,看到一男一女两个身受重伤的人,猜到这两人肯定和幕后之人有关,于是开口问道

“道爷,要救这两个人吗”

张松回答到:“女的不救”

徐四一愣,随后张楚岚告诉他这女人就是曲彤,男的可能是马仙洪,顺便又讲了一下曲彤的阴谋诡计,以及自己用杰出过人的智慧和无人能比的出色反应,在最关键时刻救下了张松的事迹。

张松嘴角一抽,不过张楚岚说的三分之一是真的,也就懒得理他了。

张楚岚吹完牛后问向张松,如果要审问的话用不用叫吕良过来。张松沉吟了一会后拒绝了,让张楚岚转告吕良,承诺有效。

之后徐四让医师和公司的员工将人抬走治疗,顺便查下他是不是马仙洪,等事情安排的差不多后,别墅内只剩下他们四人,张松差不多已经可以对曲彤用手段了。

拘灵遣将中有一种炼魂的手段,这种手段和吞灵类似。风家可能会觉得有伤天和所以没怎么用过,但是王并用过不止一两次了,只是缺少一个强大的灵。

张松上前一步,来到昏迷的曲彤身旁,指尖缠绕这黑色的炁,随后一指点在曲彤的印堂。

黑色的炁在一瞬间包裹住曲彤,随后曲彤的灵魂慢慢被黑色的炁拉出来。

之后曲彤的灵魂慢慢换一种气息,徐四和张楚岚可能没察觉到,冯宝宝最为清楚。曲彤的灵魂正在不断散发着张松的气息,照这么下去,不出一会,曲彤本身的灵性就会被炼个干净

曲彤的灵魂猛地睁开眼发出一声无声的尖叫,震得徐四和张楚岚都捂耳后退,不过让他们感到奇怪的是,曲彤灵魂的目光有点奇怪,看着怎么那么像道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