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离去与恢复

近代以来,异人界有两次人数众多的厮杀记录导致异人的人数锐减。

第一次发生在一九四四年,当时不仅要对付东瀛异人,国内异人也在相互厮杀斗争。祸根在于三十六人结义,众多势力追杀三十六贼抢夺八奇技。

第二次就是在现代,反派全性大闹龙虎山,惹怒第六十五代天师张之维,导致天师下山;有名有姓的全性好手被逐个消灭,最后再锡林郭勒草原一举覆灭全性剩余高手,若不是全性代掌门主动现身,草原上的全性好手无一存活。

其二是因为异人界谣传,有一人身怀长生不老的秘密,众多门派的异人宿老起了贪心,最后再青山观观主拜山警告后依旧贪欲不除,齐聚华北欲求长生之密;最后被无可奈何的青山观观主忍痛下了重手,三十多人无一生还。

发生在哪都通华北分部的事情,后续事情本来是由公司封锁处理,但是有一个员工直接在网上披露了这场厮杀的伤亡人数,虽然公司在发现后严肃处理了他,但是事情却大肆宣传了出去。

再加上有心之人特别关注了一下青山观张松,搜集了有关他所有的情报,最后直接放在异人的网站上,这才让所有人都哗然一惊。

如果说老天师张之维是全性杀手的话,张松可以说是正道克星了。虽然他在龙虎山时对全性动过手,但是其他异人更多的还是关注他对正派异人宿老动手的事迹。

三十几个死在张松手下的异人,他们身后的门派在得知这件事后都没有任何表示。主要是真的怕了,明明被拜山的时候吊起来打了一遍,谁知道那些前辈还不长记性,凑上去让人家一掌拍死了。

曲彤这件事只有公司的高层和几位十佬清楚,还有临时工和一些其他的员工,都严格保证过此事绝不外泄。

事后张松带着曲彤的尸体去了一趟哪都通总部,亲自和赵方旭谈了半天。赵方旭也不想异人界乱起来,现在许多人还只是猜测长生不老,都引出了这么大的乱子。要是真的证实了冯宝宝身上的秘密,不止异人界,可能连普通人都会牵扯进来。所以赵方旭决定硬气一回,全力遮掩此事,同时消除公司内不同的声音。

和赵方旭达成共识后,张松顺便见了下吕良。说起来曲彤之所以选择鱼死网破拼一把,还要多亏吕良用明魂术抓了不少潜藏的耀星社成员,吕良的明魂术加上张松制作的寻人符,这两种方法逼得曲彤不得不四处躲藏,最后选择拼一把。

张松让吕良最好尽快用掉这个人情,不然以后可能没什么机会了。谁知道吕良当时便说了出来,他想要张松的帮助,帮他查清楚是谁杀害了吕欢。

张松听到这个熟悉的姓名后愣了一下,随后挥手放出分身,让它用双全手抽出一团记忆,交给吕良。

吕良在得到端木瑛当年的记忆后,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既有为自己得以洗刷冤屈的轻松,也有对端木瑛的仇恨。但是端木瑛已经被张松杀死,连灵魂都被炼化。吕良就算想报仇都找不到目标,他看过记忆后默然了片刻,随后深深的鞠了一躬,便准备离开。

不过张松在吕良临走前喊住了他,直言告诉了他吕家明魂术的由来,并且说明他担心吕家后人再次出现一个掌控双全手同时又对冯宝宝起异心的。所以张松要在吕家所有人的脑袋中下一个禁制,这个禁制之针对冯宝宝的信息,一旦有吕家人对冯宝宝产生了异心,那么禁制就会发作,摧毁他的灵魂。

而且这个禁制专门针对双全手,就算觉醒了双全手也无法破除这个禁制。

吕良思考了一瞬间后就答应下来,他对冯宝宝也不感兴趣,而且面对这位爷,吕良实在没有说不的底气。

给吕良下了禁制后,张松又找到徐四,让他打听一下其他吕家人都躲在哪里。这举动吓得徐四以为这位爷又要上门废人,于是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的对张松劝说道,随后知道张松是为了防止再有人对冯宝宝起歹心,去给吕家人下禁制后,亲自带张松找吕家去了。

不过有一件事始终让张松放在心上,端木瑛还有个合作者,据她分析,那人用的绝技应当是当年三十六人之一谷畸亭的大罗洞观,不过只是端木瑛的猜测。而且端木瑛曾经多次想对那人出手,不过那人使用的术法端木瑛都没摸清楚,而且每次现身都不是同一人,所以一直没找到机会。

现在端木瑛被灭了,只剩下那人也是独木难支。不过留着这个祸害始终是个麻烦,张松已经叮嘱徐三和徐四,让他们全力追查这个人。

从首都离开前,张松还去见了一个人,也算是个喜欢搞事的祸害,只不过这人好像在追查当年无根生的事情。不过这么让他查下去总有一天会查到冯宝宝,于是张松去警告他了一番顺便给他下了个禁制。

这老小子影响力可一点都不小,黑衣宰相,全性元老

不过张松不在乎他教导出来的弟子,如果敢跳,就赏他一掌。

回去前,张松还绕路去了一趟陆家,和陆瑾好好聊了一下。不过陆瑾这倔老头还真让张松生气,明明告诉他无根生很有可能已经死了,陆瑾还是要亲眼看见,不然他死也不相信。劝不住陆瑾的张松只好离开,走之前传给玲珑了一些修炼内丹术的经验,好歹也是他的记名弟子,也算是青山观的人。

一周后,张松将所有的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于是返回华北分部去找冯宝宝她们,然后一起回青山观。

张松对赵方旭做出了和处理天师张之维一样的决定,这件事公司帮忙处理后续,代价就是张松永远不下青山。

华北分部,张松嘴角抽动的看着眼前几乎肉眼可见变胖了的陈朵,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修道之人当忌辛荤之物,本观虽然没这说法,但是你是怎么在这不到一月的时间吃胖的”

陈朵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过低头的时候偷瞄了冯宝宝几眼。

看到这张松便不用问了,肯定是冯宝宝带着陈朵,身边又没人跟着,于是两人狂吃。

“宝宝,来”

张松笑着对冯宝宝挥挥手,让她靠近点。随后等冯宝宝木木的走过来后,张松一个弹指嘣到冯宝宝的脑门上,随后看着冯宝宝捂头呼痛的样子大声笑了起来。

“回去吧”

一行人回到青山观后先是打扫了一遍,出去这么长时间,观内早生灰了。张楚岚这娃不想上学,于是挠着头一路蹭了过来,徐三过几天就到,他去接他老头子了。

徐翔好久没来青山观,这次听到幕后黑手被解决后,怎么也要来一趟,于是徐三去接人了。

张松先是把药园收拾了一遍,毕竟他走了以后,青山观应该不会有人亲自种药了。于是他直接把所有的药用来酿酒,足足二十坛子在这件事上冯宝宝尤为积极,忙前忙后的,最后埋酒时还睁着滴溜溜的大眼睛,想要把埋酒的位置都记下来。

做完这一切,张松将冯宝宝叫到屋内,随后其他人在屋外等候。

这个时刻冯宝宝已经等了很久,将近八十年之久,今日终于能找回自己的记忆

张松招出分身,之后分身本体一同出手,以双全手为主,慢慢化解冯宝宝脑中的禁制。

因为怕伤到冯宝宝,所以张松的速度一直很慢,时间一直从中午来到傍晚,屋外众人都则一直在外等候,包括坐在轮椅上的徐翔。

等众人都有些担心着急的时候,张松才推门出来,脸上没有表情,让人看不出是成功还是失败。

“道长”

“等冯宝宝醒了再来告诉我”

说完,张松便离开了。

刚才张松不只是解开禁制,同时还将自己一身所怀的术法,修道经验传给冯宝宝。包括通天箓,拘灵遣将,双全手和六库仙贼,还有他和他师父研究出来的金丹之法。

张松早已决定,帮冯宝宝找回记忆后就不在压制修为。

这几日来张松的内丹上已经金光点点,体轻欲升,仿佛随时会腾空而去。

“差不多了。”

张松看着眼前的参王轻声道,随后将其分成小块,吞入腹中。

刚入腹中,张松便感觉到体内之炁极度活跃起来,体内金丹在他的控制下快速的旋转起来,在旋转的过程中不断变得更加纯粹、圆满光净。

轰隆隆

突然,青山观的天空乌云阵阵,雷鸣电闪。整片山头的空气都压抑起来,让人不由对这天象变化生出畏惧之情。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天变了”

徐三连忙护住老爹说到,他怀疑是道爷弄得,这青山观中也只有道爷能做到这种事了。

屋内的张松也清楚外界的天象变化,不过他此时正在关键时候,无心顾及其他了。

参王给他提供了磅礴巨量的精气,让他不仅节省了大量的时间,而且用六库仙贼炼化剩余的精气后还使张松容貌年轻了起来。

咔咔

张松的身体内不断传来异响,这是他在利用参王的精气来提升他的身体机能。容貌也在一步步的恢复至青年。

体内又传来一道响声,随后张松睁开眼眸,此时他双目光晕流转,仿佛能看破这天地之间的种种变化。

神魂也随着金丹初成变得如同实质一般,一旦闭目,神魂可以无限探索周围,百里之内任何变化,皆在脑中浮现。

张松以神魂观测,青山观的众人都因天象变化感到有些慌张,唯有陈朵还是那么淡定自若。

躺在床上的冯宝宝好像快要醒来,眉梢紧皱,仿佛做了噩梦想要挣脱一般。

“醒了吗”

张松心中刚刚想到,外界的天象便陡然一变

轰隆隆

数道雷霆直接劈向张松所在房屋,这片天地好像也在排斥张松一样,不断压迫他

至此,张松不再抵抗这天地的排斥,整个人瞬间腾空而去,最后迎着雷霆突然消失不见

随后雷霆轰碎了几间房屋后,声势小了许多,天空中的乌云也慢慢的散去了。

青山观的众人这才回过神来,相互看了许久后,才慢慢开口问道

“刚才那是道爷吧”

“额,应该是吧,我好想还听见道爷和我告别了,你们听到了吗”

“恩,确实是道长,他羽化了”

徐翔缓缓开口说道,他们真是极其之幸运,竟然见证了道长羽化成仙之景。

“你们都在这里做什么”

突然,背后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众人回头一看;看到冯宝宝站在门口问道,只是和平常有些不一样,平时的冯宝宝呆愣愣的,这时的宝宝好像更加灵性一点。

“阿无你没事了”

“狗娃子,我能有什么事老张呢”

冯宝宝走出来后,左看右看没有看见张松,于是转头问向徐翔。她回想了起了很多事情,有她哥哥无根生的、怀义大哥和其他好多事情,这些事情她都想告诉老张。可是冯宝宝刚才隐隐约约感觉到张松在和她告别,所以她一出来就在寻找张松的身影。

“道长他”

徐翔张了张口不知道该不该说,这时候徐三和张楚岚突然打断徐翔的话

“宝儿姐宝宝,你真的没事了”

徐三和张楚岚相当惊讶,这好像是他们第一次见到冯宝宝这么冷静的时候,真的恢复记忆了吗。

冯宝宝身形一闪,瞬间来到徐三和张楚岚身前,狠狠的敲了两人的脑瓜一下。随后再也忍不住那副冷静的面容,嘴角上扬,露出一副略微有些俏皮的笑容。

“你们两个,以后给我叫姑奶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