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听说了吗,青云门附近发生灭村惨案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切,那是你消息落伍了我告诉你,这件事发生的地方离咱们还不远,就在附近”

“什么就在附近,老哥,你要好好的和我说说。小二,来壶好酒”

“行吧,看在你这么懂事的份上,那老哥我就和你好好聊聊。这光喝酒容易醉啊,没有下酒菜可讲不长。”

“小二,再来两个下酒菜”

“好嘞,老弟这么上道,那我就和你好好说说,不过你可不要告诉别人。”

这人见赚了一壶酒和两个小菜,也不再吊他人胃口,喝了口水润润喉开始讲了起来

“事情就发生在咱们河阳城不远的地方,往西北走五十里左右,有个草庙村,那个村子离青云门很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魔道妖人摸了过去,大概是想在那里埋伏青云门的仙人。”

说到这里,男子慢慢抿了口酒,见旁边不止这一位听众被吊起胃口,略带满足的继续开口说道

“谁知道那魔道妖人没有等到青云门的仙人,便把怒气撒到了草庙村所有村民的头上足足上千人啊,听说就活了两个娃娃,而这两个娃娃,也是被一位路过的仙长救下来的。”

说道这里,旁边聚集的听众哗然一片议论纷纷。

“上千人啊,魔门的人还真是残忍啊”

“谁说不是呢,在青云门附近都这么猖狂,青云门的神仙早晚要他们好看”

“不过草庙村有这么多人吗”

“你管他有多少人,你又不是草庙村的”

“我虽然不是,但我和他们村的人打过交道”

“好了接下来才是重要的,当时在草庙村的不止那魔门妖人,还有一位天音寺的神僧。这位大师见到魔道妖人屠村能放过他吗,肯定出手阻拦啊但是佛高一尺,魔高一丈,天音寺的神僧终究不是魔门妖人的对手,一番激烈无比的交手后,神僧终究是略述一筹,被那魔门妖人杀害了。”

“嚯”

“这位大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

讲书男子骄傲的摇头说到

“我是一路上跟着天音寺的神僧们一同过来的,现在神僧估计已经到了青云门了。”

众人听完后更加确信这件事的真假了,随后他们有开始担心讨论起来,万一跑商的时候碰到魔门妖人该怎么办

在一旁默默用餐的张松听完这人所讲的事情后,心中不由思索起来。

让他替普智背这个黑锅,张松肯定不乐意,但是唯一能证明草庙村惨案是普智所为,只有双全手可以证明了,而且还必须有张小凡的参与。

毕竟有了那晚他和普智的对话,这段记忆才更加真实,不会被天音寺的人辩解成张松泼脏水之类的。

这段时间张松几乎闭门不出,终于将体内的炁转换成法力,现在的张松已经可以击败全胜时期的普智了。

其实以张松诸多的术法来看,他对上天音寺的和尚最为轻松,大梵般若注重锤炼自身,讲究寂灭入法。不如青云门的人动不动就引动天地之力加持,术法杀伤力大。

张松也只是研究了一下大梵般若中的固本培元之法,其他的没有深入研究,佛家和道家的理念相反,一个掌控不好就会和自身功法冲突。

不过现在,张松应该了解一下天音寺来青云门的事情。

张松暗中放出分身,直接附在旁边那说书人身上,拿到记忆后瞬间回来传给张松。

天音寺这次来青云门的有普泓和普空,和法字辈的五名和尚。具体的情况这人也不太清楚,只是感觉这几名天音寺的大师都很生气,尤其是那普空。

现在想来天音寺的和尚应该已经到青云门中了。

张松本想直接去寻找滴血洞拿天书,但是突然一大盆污水泼到他身上,要是不做点什么,张松怕是会念头不通达。

随后张松喊过小二结账,走出酒楼前往行商汇聚的地方,以双全手在众多走南闯北的商旅脑中种下普智苍松斗法和普智杀人的画面,至于普智收张小凡为徒的记忆,被张松挑了出来,张小凡他另有安排。

更何况这些商旅还会像散播病毒一般,找到他们认为合适的人后就会触发脑中的双全手,将普智的记忆再次传播出去。

张松在每个人脑中留下的法力只够传递三次,这上百名商旅贩徒不断传递普智杀人的记忆,再加上口口相传的情况,足以在数月之内传遍整个中原。

随后张松又前往青云山附近,找了几个和青云山交易柴火的农户人家,同样将普智的记忆留在了他们脑中,只不过这是完整的记忆,包括普智收徒传授张小凡大梵般若时的场景。

张松给这几位樵夫下了暗示,找机会见到张小凡,并且要旁边无人的时候。那时双全手才会发作,张松怕这几人在山林中发生意外,还传了一点法力在几人身上,省的人没见到就先去世了。

做完这些,张松才找人打听了一下死灵渊的方向,准备前往那里寻找天书。

张松离开后,整个河阳城突然热论起关于草庙村其他版本的故事。

原来根本没有什么魔教妖人,屠戮草庙村的正是那普智和尚;而且还有青云门的人冒充魔道,想抢夺普智和尚的噬血珠。结果二人在草庙村旁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斗法,最后还是普智和尚略胜一筹,将青云门的人赶走,只不过他也被重伤,随后又被噬血珠的戾气入体导致魔性大发,杀了草庙村所有人。

这个故事在众人眼中本就十分荒诞可笑,但是所说者众多,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此事绝对假不了。慢慢的,事情也就传开了,最后更是整个河阳城都在谈论普智和尚灭村一事。

现在河阳城内的酒馆已经随处可见这样一场景,几桌客人在随意吃喝,聊着聊着就说到草庙村一事

“这大和尚是怎么一回事怎么来青云门附近杀人”

“谁知道呢,越来越乱了看看那帮人说的,连青云门的仙长冒充魔道都能说的出来,我呸”

反驳这酒客是极度崇拜青云门的人,就算现在人人都在说这件事,他也不相信青云门的仙长会冒充魔道妖人,顶多那和尚杀人倒是有可能。

“可是现在人人都这么说,好说的有根有据的。你想想,连魔教法宝噬血珠都出来了,越听越像真的”

旁边一人叹了口气说到

“这怎么能再青云门山下发生这种事呢,天音寺的和尚也太过分了吧。”

“就是,他们还好意思找上门来,依我看,就应该让青云门的神仙好好教训教训他们,也为那草庙村的村民出口气”

邻桌的一人认同到,听他的话,也是个青云门的信徒。

事情越传越广,短短时间,已经开始从河阳城向四周传去。而且各路修道之人也听闻此事,起初他们还不相信,天音寺的大师怎么会在青云门下大开杀戒。

但是不管怎么问,四面八方赶来的商旅都是这个说法,好像亲身所见一般。连天音寺的念珠和噬血珠都说的如此逼真,这让他们不得不产生怀疑,这件事怕不是真的吧

于是他们都派出了人手,前去青云门附近查探消息。有的是担心两派起争执,有的是纯属想看个热闹,但是不管怀着什么样的心思,各路修士都开始向青云山汇聚。

连西北之极的魔教都收到了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