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公公的官轿在距离季魁大军五百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八侍从振臂高举,将轿子高高举过头顶。

轿帘卷起,轿厢居然向两侧张开,形成一面高大的背景墙。轿顶扩展呈华盖遮挡住雨水,轿底延伸出带有三级台阶的平台。

呵,墨家机关啊。

公输孟启心中暗叹:

做得很不错,可惜马上就要毁于“岱严关”前啦。

刘公公威严地立于平台之上,手持圣旨,朗声道:

“季魁可在,出列接旨。”

盾阵徐徐展开,季魁下马,立刀,整衣甩袖,上前跪倒。

“纪国大将军季魁在此”

“祝吾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刘公公仔细瞅了瞅季魁,展开圣旨开始宣读:

奉天承运纪王诏曰:

罪臣季魁,枉负圣意,贪赃枉法假造银钱,扰乱军纪配饷。

滥用军权,屠戮同袍。

令割去一切军职,押解回京。

元帅之职由高长剑暂理。

钦此。

“季魁交出令符印信,接旨吧。”

季魁猛然抬头,问:

“刘公公。这高长剑是何方人物,末将从未听说。”

刘公公怒目一瞪,叱道:

“季魁此乃纪王圣旨,你敢不遵想造反吗”

“嘿嘿公公高高在上,季魁为纪国征战无数还未曾听过这样的圣旨,只怕这天色昏暗公公看不清楚,信口胡诌的吧。”

“大胆季魁谋反与我拿”

“下”字尚未出口,季魁身后的狮鬃黄骠骢已嘶叫冲出,冲到季魁身边稍稍停顿又加速前冲。

后面早有将军将青龙偃月刀抛向前方,大吼道:

季帅接刀

季魁弹身而起抓住青龙偃月刀,飞奔向前。

大喝道:

“众将士阉党勾结外敌陷我三军于不义,假传圣旨,欲夺军权祸害纪国。是可忍,孰不可忍”

“今日季魁要杀阉人,清君侧。”

“杀”

刀杆点地,季魁人已高高弹起,飞落到马背上。

人与马的配合妙之毫巅。

他站立马背,提刀催马,距离刘公公已不到百步。

身后纪军蜂拥而出,如潮水般奔涌向前,一浪高过一浪。

刘公公长袍鼓胀,怒作白虎啸:

昂唔

“尔等安敢造次,欲犯上作乱乎”

季魁已于马背跃起,青龙偃月刀高高举起,凌空劈下。

“先劈了你这阉狗,再灭公输,四海八方,唯我敢当”

气势如虹,斩向刘公公。

平心而论刘公公并不完全算是高公公同党,只不过同为宦臣就难免被视为一丘之貉。

季魁与刘公公也少有交集,更谈不上有任何的个人恩怨,如果换作另外一种场景,或许他还能勉强接受这道圣旨。

“贪赃枉法假造银钱,扰乱军纪配饷。滥用军权,屠戮同袍”

这些罪名虽然条条都是死罪,但季魁不怕对薄公堂。

唯有:

“元帅之职由高长剑暂理。”

他不能接受。

“高长剑”是谁他从未听说,只是当他听见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悸动,一阵绞痛。

或许就是季胜的灵魂在向父亲示警吧:

他就是斩落孩儿头颅的凶手

季魁当然不会把纪军交到这样的人手里。

此情此境他任何的分辨都是抗旨,那就抗旨吧

争取绝境逢生,绝不任人宰割

刘公公早就知道此次出京宣旨是件棘手的事情,作为纪王的亲信宦臣他尽量避免和高公公走到一起去。

奈何纪王无能,任由高公公把持朝政。

而特殊的身份终究让他被归为高公公同类:

阉党。

这一点难以辩驳。

相比起高公公,他其实更偏向于季魁。

他内心的想法是:

尽量让季魁活着回到纪京去,把“假银钱”事件查个水落石出。

这可是件大事情。

不管最终的结果是谁的问题,他都可以从中获取更多的权利。

如果能够借此扳倒高公公那他就是纪国第一。

但“岱严关”的丢失让他改变了主意。

因为“岱严关”的丢失让季魁彻底失去了与高公公对抗的本钱。

数十万重兵把守的“天下第一雄关”却被几百几千敌人轻易的夺了去,闹出这等笑话的人绝不可能得到纪方的支持。

如果这个人曾经还是“无敌战神”那就更不可饶恕。

没办法如果场上选手实力太过悬殊,裁判也会偏心的。

刘公公不是裁判,他更要为自己的利益偏心。

“元帅之职由高长剑暂理。”

是他无奈的选择。

纪王的圣旨在继任者这一栏原本就是空白。

如果他有能力匹敌高公公,他完全可以报上龙二的名字。

总之,不能是真空。

权力的真空会造成更大的混乱,真空的环境无人能够存活。

季魁气势如虹的青龙偃月刀下也无人能够存活。

刘公公不等青龙偃月刀落下,双掌已拍出凌厉的掌风迎击青龙偃月刀刀芒。

掌风刀芒相击声震如雷,四周的雨点也化作利器溅射攻击。

刘公公长袖舒卷,卷起万千“雨点”射向季魁。

八侍从支撑着官轿不退,不动,不摇,每个人足下入土三分。

季魁一斩而落,落在狮鬃黄骠骢背上避开“雨点”,大刀顺势横扫千军腰斩八侍从。

刘公公未言退,八侍从绝不后退。

程大左手托轿,右手空出。

他曾赤手空拳一掌劈死南山猛虎。

但不敢以手抵挡青龙偃月刀的锋芒,右手迅疾地从轿杠中抽出一条熟铜棍迎锋而上。

“啪”

熟铜棍一劈两半,程大虎口震裂,断棍飞向唐三。

唐三剑不出鞘,对准断棍奋力一挡,“咔嚓”手臂竟然震得脱臼。

可见季魁的威猛。

刘公公居高临下,双掌拍向季魁头顶,同时呼喊。

“落轿。”

季魁听得头顶掌风,侧身滑落马背,单足勾住马镫,整个身体已在狮鬃黄骠骢的右侧,青龙偃月刀旋回继续横斩唐三,程大。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季魁不愿和刘公公缠斗,他要先斩掉刘公公的八爪。

至少是一爪。

季魁侧滑避开刘公公双掌攻击,刘公公双掌并未收回,力道全落在狮鬃黄骠骢上。狮鬃黄骠骢中掌毙亡,垂死挣扎马蹄踢向程大,龙二。

狮鬃黄骠骢和季魁相伴多年极通人性,临死也要助他攻击刘公公的八爪。

程大右手仍以半截熟铜棍搭档青龙偃月刀,飞起右脚与狮鬃黄骠骢并脚对踢。

这就是力量与力量的较量,没有任何的投机取巧。

“啪,咔嚓”熟铜棍再断,青龙偃月刀攻势不减继续横斩。

狮鬃黄骠骢右前腿断,程大脚趾骨折。

刘公公长袖挽住青龙偃月刀,不然程大,唐三都有可能被一刀两断。

龙二拔腰刀劈砍季魁,狮鬃黄骠骢的左前腿已被冲上来的“长身剑”以阴阳剑斩断。

青龙偃月刀刀刃已被刘公公长袖卷住,季魁大喝一声,果断弃刀。

唐三的飞刀后发先至比龙二的劈砍还要凌厉。

季魁推出青龙偃月刀刀杆磕飞两把飞刀,拔出轩辕剑斩断龙二腰刀,借势再退两步。

唐三的第三把飞刀削掉了季魁头盔顶上的红缨。

起落之间,后面的大军已潮涌而至。

箭矢,投枪,铺天盖地飞向官轿。

“公公速退进入营寨”

公输孟启高喊。

运用“黑装置”转换出防御盾连同身后的“长身剑”一起屏蔽起来。

“长身剑”则将黑白阴阳剑交到右手,左手搂住他飞速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