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公输孟启沉浸在新婚燕尔的欢乐之中时,强大的纪国又开始延续他的战争机器。

铁浮屠。

墨家机关大师墨月的杰作。

据说深受公输孟启“七里坡”阴阳五行阵移动“山丘”的启发。

选用纪国强壮且承重力最好的马为载体,将骑兵与战马皆包裹在层层铁甲之中,远远望去有如高塔浮屠。

一匹战马加一名骑士合成重装骑兵,一万重装骑兵就是一道钢铁洪流。

足以碾压一切障碍。

重装骑兵铁浮屠是以牺牲机动性为代价增强防御力,专门针对公输军团机关灵巧,攻击多变的战术,一力降十会,后发制人层层推进步步为营。

为击败公输军团,高公公甚至自降身份拜访纪方高层,全力配合支持重组纪军。

拜上将军拓跋光为统帅。

制定出以铁浮屠为战术核心;以“齐门关”为战略支撑;采取稳守缓进的策略,联络虞国向岱国出兵,向公输军团施压。

为表明决心,高公公驱逐了所有与珍珠相关的行业,包括送走小珠子朱灼。派遣心腹太监为军中监军,职责明确:

只监管人事,不干涉军事。

上将军拓跋光出身游牧部落,年三十有七,身高八尺,使百斤狼牙棒。作战勇猛无匹,性格执拗不讲情面。

常自称“光杆将军”,还有个称谓叫作“棒打连营”。

曾在夏历1102年岳国、凉国、宋国,三国联合伐纪的“山阳关”战场上连续冲杀三个时辰,累死五匹战马,连破三国二十一座营寨,三十七名将领命丧他的棒下,士卒死亡更是不计其数。

纪国任命拓跋光为帅目的很明确:

就是最大程度的发挥铁浮屠的威力

一力降十会,以野蛮对精巧。

军情急报:

“齐门关”出现纪军重装骑兵铁浮屠

虞国大将军伍起帅兵五万攻打石虎关

面对军情急报公输孟启对纪军的铁浮屠倒不畏惧,他只是不清楚“光杆将军”拓跋光的根底,还有虞国的反复。

之前纪军突袭岱京城时岱国就向虞国求援,据说都快发兵啦。

而且他大婚之日虞礼侯吴槎还相赠美女祝贺,可转瞬间就无缘无故地加入纪国联盟,发兵岱国西南“石虎关”。

这翻脸比翻书还快。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可无论怎么说岱国和虞国唇齿相依,而且战斗力均不如纪国,应该联合起来共对纪国才更符合双方的利益啊。

如今虞国出兵“石虎关”,而北边的“齐门关”与西南的“石虎关”相距千里,如何策应才是关键。

公输军团现在虽有近两万兵力,可九成九都是纪军降卒构成,这要拉上战场两线作战绝对会有巨大的隐患。

毕竟“黑装置”也不能将他公输孟启一个复制成两个人来。

兵马未动情报先明。

这大婚难道真是大昏,连“影子”都昏睡了吗。

敌军都已布置好了战场才传来急报。

传公输军团将军议事

众将刚刚到齐尚未落座,公输孟启劈头盖脸就责问道:

“近日本帅大婚,想必诸位也是钟鸣鼎食醉生梦死了吧。”

没等众将反应过来,他继续连珠发炮:

“纪国虞国结盟攻岱之前可有音信现在虞国大将军伍起都已兵临石虎关城下了”

“纪军新任主帅拓跋光的底细如何诸位谁来告诉本帅”

“纪国现在军政齐心,军方居然接受宦臣为监军。那么齐门关纪军的监军又是何人”

“如此总总,为何本帅未得到清晰、准确的情报”

一通训斥搞得众将惶然无措。

罗二蛋也是新婚离家又近,最近确实常往家跑,已被吓出满头的汗来。

最紧张的其实是许洪福。

他本来就负责“影子”的工作,现在又喝得酒酣耳热,满脸越发涨得通红,想要回答却不知如何说起。

巫念并不清楚“影子”的运作,她甚至不知道“影子”的存在,当下很是为许洪福抱不平。

“元帅近日大婚,大家共同为你庆贺吃些酒肉也是正常。”

“怎么就误事啦”

“这纪虞联盟要对付岱国肯定不会大张旗鼓告诉我们。”

“这伍起的兵马说不定就是之前准备救援岱京城的。幸好他们没有继续打着援军旗号,否则石虎关岂不是要被虞军诓骗了去。”

“至于纪国本就和我们敌对,消息封锁自然严密,又岂是轻易能够得到的。”

她这番辩解无异于火上浇油。

公输孟启怒斥巫念:

“上将军休得无理取闹此等皆是军机要情,自然是各负其责,你既不知就无要妄言。”

巫念何曾受过如此责骂

好你个公输孟启当真是因熟而失礼,得到了就不再珍惜。

不但在感情上利用我,连做事上也欺瞒于我。

军机要情,各负其责敢情这些我都蒙在鼓里。

哼,你还有什么藏着掖着的

怒火中烧,女人伶牙俐齿的本事就显现了出来,字字带火,句句带刺:

“厉害了嘛,公输元帅,如今更是堂堂正正的驸马爷,这目中哪里还有旁人。”

“我等纵然做得再多再好也是枉然,稍有不顺心就大发雷霆。”

“当这公输军团的人是你公输家的工匠门徒吗”

“若真是你公输家的工匠门徒我看你倒是器重得很,时时刻刻放在心上,惦记着报仇雪恨。”

“全然是胜过我们这些呼来唤去的奴才。我等”

“上将军请勿再言。”

“此事错在许洪福贪杯误事,这搜集整理情报本是末将职责所在。”

“贻误军情自当受军规处罚。”

“请元帅处罚末将懈怠之罪。”

许洪福已跪地请罪。

公输孟启既然没告知巫念“影子”的事情,他自然不会泄露半分。

“噫许大哥你这是”

“你们公输军团议事我是否不方便参加。”

三殿下田石本和许洪福在一起饮酒,突然军中传令太守府议事,许洪福急急赶去。

田石更衣后赶到太守府却见到许洪福一脸惶恐的跪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