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输孟启把玩着手中夜光杯,望着当中雄雄篝火偶尔爆出个火花,四周早已漆黑,此刻的渤皋大泽静谧而神秘。

所有的人都沉醉在美食与美酒之中,早已忘掉雀的报复和厉蚁的攻击。

“今夜美酒太少,美味不少。”

“要不大家都来讲述下各自的趣事,也在这浩如烟海的渤皋大泽中留下我公输军团的故事。”

“亢褚良你是今夜主角,你先来。”

“好既然元帅点到我亢褚良,那末将就先说。”

“我,我再抿一口。”

亢褚良咂咂嘴,似乎意犹未尽。

“属下今生最有趣的事便是今晚斩杀这头神牛。”

“此牛正如上将军所说:乃是上古神兽夔牛,不单脑中有神元珠,其皮毛,骨肉,经络皆与平常的牛不同。”

“这应该还是头夔牛神兽的幼崽,当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连元帅的大船也敢撞。”

“可见神兽也没那么神奇,畜生还是畜生。”

公输孟启听他这话,眉头微微蹙了下,鼻子痒痒的想打喷嚏还打不出来,不禁用手揉了几下。

亢褚良讲得正起劲,也没注意到公输元帅的表情,继续说道:

“不过那畜生也还蛮通灵性,我一遍安魂咒念完,它就乖乖地闭上眼睛,算是安详的死去。”

听到“安魂咒”公输孟启不由得瞧了瞧巫念,正好碰上她思索的目光,二人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一种超出认知灵念从脑子里一闪而过。

没等他俩抓住那灵念的尾巴,已听见孙樵在发问:

“亢将军,你确定这只是头幼崽,那会不会有大牛或是牛群存在”

亢褚良一愣,说:

“幼崽是肯定的。至于是否有大牛或牛群这个我就不确定啦。”

“照理说牛应该是群居动物”

“夔牛神兽不是群居的。最多是家族式的。”

巫念的回答让所有人心中一宽,皆寻思:

若是在这里喝着牛杂汤,吃着烤夔牛,猛然冲出一大群夔牛来那岂不是要亡命逃窜。

有了巫念的定心丸,亢褚良也就更兴奋啦。

“想我庖丁刀亢褚良也算小有名气,凭借以无厚入有间的庖丁刀法也斩杀过蛮牛无数,勉强还能观其形,触其皮,摸其骨,判断如何下刀,如何游刃。”

“但若是没有元帅为我打造的神器,今晚还真的奈何不得这神牛。”

“其皮肉筋骨之间似有先天罡气保护,即便在斩首剖服之后,我用平常刀具一试,即便是幼崽娇嫩的里脊割起来也如同钝刀卡骨,根本不能入其中。”

“所以啊元帅的神器比神兽厉害”

说着,他用指甲拨动匣中刀具,弹出“铮铮”的龙吟之声。

“我说完了。”

他“咕嘟咕嘟”又喝下碗牛杂汤,很是满足。

虽然亢褚良对公输神器的夸赞并不算是拍马屁,可话题扯到这上边那心得体会就多了去。

“梁上飞”石步干瘦的身子活像个大马猴,以轻功见长的他一下蹦到空地中央,就像江湖上杂耍卖艺的,先冲公输孟启深鞠一躬,又转着圈子对所有人挨个拱拱手,说道:

“嘿要说元帅打造器物的精妙,那各位就一定要瞧瞧我的这条飞索灵爪。”

他掀开外衣就见腰上缠着捆小指粗细的绳索,肚脐处有个形状大小如同手掌的金属手掌紧握着绳索。

他右手取下金属手掌,左手轻轻拉动下面的绳索,金属手掌就像真的手掌般活动起来:

握拳,开掌,弹指相当灵活。

右臂奋力一挥,“咻”金属手掌直冲夜空牵引着腰间的绳索上窜。

直到窜上去二三十丈,石步才捏着绳索一抖,柔软的绳索瞬间变得如大理石柱般坚挺,而他整个人便顺着绳索向上窜去,转瞬即到二三十丈高。

唯有一条细细的绳索立在地上。

将他曾做“梁上君子”的行径暴露无遗。

“夜枭”倪友亮一看来了精神。

“兄弟等我”

他用嘴叼着夜光杯,展开双臂连连扇动双臂下的皮膜,人已像蝙蝠一样腾空飞起飞向半空中的石步。

这份本事也绝不在“梁上飞”之下。

与公输孟启同行的十人中孙樵年纪最大,已近五旬。

对武林中逸闻趣事也知道得多,见倪友亮这平地飞升之术大为惊讶。

问道:

“元帅,属下早听说这夜枭原有件百鸟衣宝贝,可从高处跃下御风翱翔数里。而今竟然能原地高飞应该也是出自元帅的妙手吧。”

公输孟启笑道:

“你们就别只顾显摆本帅的手艺,还是多展露下自己的本事才是有趣嘛。”

他这话显然是默认了孙樵的猜测。

普天之下能够打造出如此神器的除了他公输孟启,不会再有第二人。

孙樵也觉得自己的问题有点多余,他马上转口道:

“也是。刚才属下与李木匠在清理那灌木丛时就发现了个奇趣之物”

“龙血藤。”

“哦老孙,这龙血藤有何奇趣”

曲通追问道。

石步与倪友亮也飘落下来,凑近了孙樵。

孙樵不紧不慢地把口中牛肉嚼烂咽下,又喝了口汤才说道:

“传说这龙血藤乃是神龙在历劫后重新飞升时掉落的龙须入土所化,而且必须是在一刻钟之内落入戊土之中,同时得癸水浇灌方可生根长成。”

巫念忽然插话问道:

“你说的龙血藤可是与那鸡血藤类似”

“大不同,大不相同”

孙樵头摇得像拨浪鼓。

“那鸡血藤顶多是药物,而这龙血藤可是神物。”

“若能于辰时初起,斩龙血藤吮吸其藤中精血,可通达奇经八脉打通任督,伐毛洗髓令四肢百骸强健重生。”

“功力修为提升一甲子以上。”

“大家觉得如何”

如何

这里十二个人有十一个都修习武功,能够提升一甲子的功力修为,那份诱惑绝对比鲜美的牛杂汤,美味的夔牛肉,精致的葡萄酒,大上十倍、百倍。

看众人尽皆垂涎三尺,李木匠又补充道:

“还不止呢,吸龙血三口,可令一般外伤不药而愈,吸龙血七口可令百毒不侵。”

“哇这等神物待我挖回岱国栽种,让公输军团每人吸上几口岂非天下无敌。”

曲通跳起来就要去铲“龙血藤”。

“不可”

孙樵把他死死拽住。大声吼道:

“万万不可龙血藤离土即枯。”

“你这样做只会害死神物”

公输孟启摩挲着权杖说道:

“若是再造一艘大泽之舟将此神物连带泥土一同搬走不知可否”

巫念摇头。

“恐怕不行。”

“但凡神物皆生于特殊的环境之中,不单单只是泥土就能养育而成的。”

曲通也冷静下来,点点头道:

“大泽之中的岩石,土质的确有异于泽外的。末将已经发现三种,都按元帅的吩咐取了样本放到船舱的暗格中。”

公输孟启回应曲通一个赞许的眼神。又转回“龙血藤”的话题,说道:

“那就待明日辰时大家都多吸几口也不枉这大泽之行。出去之后个个龙精虎猛都是大将军之才。”

巫念撇撇嘴。

“就是这个元帅不太长进,纵有诸多精妙武学相授却始终一技无成。”

公输孟启闻言顿觉喉咙被牛肉塞住说不出话来,嘿嘿讪笑。

“话不能这么说,其实我们每个人能有今天的能耐,背后都是元帅倾力的付出。”

“大家瞧瞧我现在的千羽飘经元帅妙手已打造成水火不侵的神器。”

“洛水淼淼”沈织柔抛出三丈“千羽飘”,竟是缓缓地向着中间的大堆篝火飘去。

“大家皆知我沈织柔的千羽飘只能在水上飘,今夜就为你们在火上舞。”

说话间,轻薄如蝉翼的“千羽飘”已飘到火堆上。

羽绒织就的“千羽飘”遇上火苗居然毫无损伤,反而被升腾的热气托起向上飞舞,而沈织柔柔软的身体也似轻如无物,踏着“千羽飘”款款而上,凌空起舞于跳跃的火焰之巅。

“翩翩飞鸿兮,飘洛水,熊熊烈火兮,起大泽”

婉转歌声伴着曼妙的舞姿在热烈的火焰中飘飞,让众人看得听得如痴如醉。

酣睡的武项也被老婆的歌声唤醒,见此情景满脸的粗犷都化作了敬仰。

“老婆,你都十多年不曾歌舞了,待老武为你擂鼓助威。”

他左看右看,来到“大泽之舟”旁边,抡起汤钵大的拳头擂在船身之上,声如鸣鼓。

“咚,咚咚”节奏顿挫,夫妇俩竟是心有灵犀,琴瑟和鸣。

“洛水盈盈兮,飞鱼凫,大泽深深兮,腾龙蛇,凌波微步兮,水淼淼,愿谢君赏兮,火焱焱”

众人都禁不住和着节拍轻轻吟唱,夜光杯也不知不觉间干了。

倪友亮有些恋恋不舍地把杯子高高倒悬,希望能再滴下一滴来。

酒没有滴下来,远处仿佛有座山峦正移动过来。

山怎么会动,难道是被沈织柔的火焰舞舞花了眼。

“你们看那是山还是什么,好像在动”

祁弘随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

“火眼豹”在夜里不如“夜枭”明锐。

但他和马大毛都是山野猎户出身,熟知动物习性:

在这申酉相交之时也是昼行动物与夜行动物交替之际,此时间山林中虽最为安静,但夜行动物马上就要开始活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