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五章 分道扬镳

在公输军团众将佩戴银质“双头马”徽章的欢呼声中,二殿下田恒盯着公输军团的徽章双目放光,趁此机会也开口说到:

“贤弟,你这公输军团的徽章好生气派。是否也能给二位哥哥都发一枚呢”

“这”

公输孟启略微迟疑:

尽管他已是錾金公,驸马爷,论理和二殿下的身份地位是差不多的,但田恒毕竟是王室血脉,亲疏远近其中差别还是挺大的。

这徽章可不好派发啊。

“这样吧,二殿下若是喜欢,臣先献上一枚金质友情双头马徽章给殿下。”

“至于大哥嘛,我希望他能担当起机关学院的事务,不参与军事。到时再另设计徽章标识。”

“也好。”

二殿下高兴地接过公输孟启呈上的金质“双头马”友情徽章。

“不知二殿下对接下来的行程作何打算”

“我还是先回岱京向父王报平安,看父王也何安排。”

公输孟启点头,继续说:

“那就烦请殿下代臣向陛下问安。”

“前方传来消息,岳国,凉国联军已攻陷山阳关,但两国联军未继续向纪国进发,似乎反有进攻元夏帝国的意图。”

“臣以为元夏帝国虽然没落,但目前还是有存在的意义。臣希望能斡旋其中,暂时保元夏平安。”

“好”

二殿下伸手拍拍他的肩头。微笑道:

“若是父王没什么重要安排我便来军中找你,也跟你好好学习下机关术。”

公输世祯也跟着道:

“三弟,我也想回岱京城。离家数月母亲大人定是牵挂吧。”

“好的。大哥。你确实该回家看看,先把伤养好。”

“曲通,石步,孙樵,李木匠你等四人护送二殿下和我大哥回岱京城。”

“你们的家眷也在岱京吧,本帅准你们三天假期回家探望亲属。”

众人分作两拨,二殿下急着赶回岱京,便同公输世祯带着曲通等四人先行告辞离去。

待六人走远,巫念侧耳细听风声,忽道:

“东南湿气浓,西北有冷风。今夜多半会有暴雨,要不要通知他们找个客栈先住下。”

公输孟启微笑摆手,从怀中掏出“玉竹筚篥”。

武项认得这绿林信物,忙问:

“元帅,今夜你打算住山寨吗”

“不是,本帅只是知道这附近是否有绿林山寨。”

“如果方便就向绿林朋友借两匹马。”

“有啊。这里是青峰寨的地界,俺和他们的大当家有过交往。”

“哦,那好待会就由你来搭话。”

说完,公输孟启吹响了“玉竹筚篥”。

武项哈哈笑道:

“借马应该没问题。只要不问他借银子就行。”

话音未落,已有尖锐哨音回应,而后是马蹄声响。

一个粗犷的声音吼道:

“兄弟是东岭二道沟青峰山青峰寨二当家开山斧于尚,不知兄弟是道上哪位朋友”

武项扯开喉咙回答:

“兄弟是洛水河畔牛头山寨双手鼎武项,今路过宝地,天色已晚,人也累了。想找贵山寨借两匹马。”

马蹄声止,五人五马停在三十步外。

当先一名黑衣汉子胯下大青马,马鞍旁挂着把七尺长的开山斧。应该就是“开山斧”于尚。

武项上前拱手搭话:

“兄弟就是于尚吧。我便是”

“哈哈哈”于尚大笑。

“早听大哥说起过你,果然是你这蛮牛,长得比我还壮实。那位便是尊夫人吧。”

说完翻身下马,指着沈织柔。

沈织柔也拱手回答:

“洛水淼淼沈织柔见过二当家。”

“客气,客气了啊。我等都是绿林汉子哪这么多嗦。只是瞧你们这么多人只要两匹马够吗”

“够啦。多谢二当家。”

“我这也有柄斧子,想二当家的是使这个可能趁手。”

沈织柔将一柄短斧递了过去。

于尚接过感觉斧子竟很是沉重,往旁边树干一斧砍去,“哧”轻轻的一下,海碗口粗的树干立马断作两段。

“哇就这斧子,便是一百匹马也换得到”

“好兄弟,我们只要两匹。”

沈织柔坚持道。

于尚也是爽快。

“好那就谢谢嫂子你们都下马,把最好的那匹牵过来。”

他指着身后四人说道,然后摘下大青马上的开山斧。

“嫂子,兄弟这大青马脚力还算不错,就送给你夫妇吧。”

武项接住缰绳,和于尚击掌三下。

“诸位当真不到山寨坐坐,让青峰寨尽尽地主之谊。”

“不啦。我等还有其他事情。哥现在是公输军团的人了,有军务在身。”

于尚也瞧出来其他的人皆不是绿林中人,就不再勉强。

“那就多谢嫂子赠送宝物兄弟先回山寨将此宝物给老大瞧瞧。告辞”

他回身抢过山寨喽的马,打马飞奔而去,剩下四名喽只得两人共骑离开。

可见他对沈织柔赠送的短斧是无比的喜欢。

“现在还得劳烦沈姐姐将这马车给二殿下他们送去。”

公输孟启已用转化魔法弄好一辆马车交给沈织柔。

沈织柔也不多问将两匹马套上马车,驾车即向二殿下离去的大路追去。

沈织柔不问并不表示巫念不问:

“你这是唱的哪出呢,故弄玄虚还搞这般复杂”

公输孟启摩挲着权杖,轻声道:

“你注意到了吗,二殿下对公输军团可是很上心的。”

“你是说”

巫念好像有点明白,但又不怎么明白。

“走吧,我们先去东岭镇。”

公输孟启拉着巫念骑上机关逾辉,另外再转化了五匹机关马给到武项,祁弘,马大毛,亢褚良,倪友亮五人,一起向东岭镇走去。

半个时辰后,五人到达东岭镇,沈织柔也已将马车交给二殿下一行回到镇上等他们。

“元帅,这东岭镇也太小了吧,才十来户人家。我就没见到家像样的客栈。”

沈织柔早将东岭镇扫了个遍。

“那就不在镇上停留,另找地方扎营便是。”

公输孟启倒也干脆。

武项立马嚷道:

“就是赶紧找地儿歇息,俺老武的肚子饿得可是不行呢。”

沈织柔飘落他身后,夫妇俩同骑了一匹机关马。就听见他腹中雷鸣,伸手在他腿上拧了把。

“不争气的东西,你就不能先垫点干粮。”

“我,我这两天大吃大喝的,俺早将干粮丢啦。”

武项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手伸向背后。

沈织柔刚要掏出背囊中的干粮却被公输孟启伸来的权杖拦住。

“本帅曾三令五申此次行军中必须带足干粮。现在行军尚未结束,本帅也未改军令,望二位将军不要违抗”

“是遵命”

沈织柔垂下双手。

“遵命”

武项勒紧腰带,催马跟上。

忍不住又问道:

“元帅,这机关马跑得跟真马一般,吃的是啥”

公输孟启一愣,没想到这问题首先由他个大老粗提了出来。随即道:

“机关马腹中装有巨大的发条机簧,本帅交给你们时皆是拧紧了机簧的,行走奔跑中消耗的都是发条机簧中蓄积的能量。”

“正常情况下能行进约五十里,若机簧能量耗尽可拧紧补充。”

“那要是有力量持续补充,机关马岂不是可以一直跑不停,都不会累的吧。”

马大毛问道。

公输孟启点头承认:

“是的。这就是机关器物与生灵物种的区别。”

亢褚良一拍脑袋,仿佛灵光闪现。

“对嘛。就是说,我若连续杀百头牛,人累得要死,刀却没事。”

众人哈哈大笑,公输孟启拍手说就是这个道理。

如果能够有持续不断的动力输入,公输孟启就可以建立一支机械军团。那将是多么强悍的力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