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点点已经吃好了她放下碗筷,用清水漱漱口擦干净嘴角的水珠,认真地说道:

“其实咱们都知道元昊心存芥蒂,但也要努力去争取。三西联军的钢铁洪流是很凶悍的,两个月的时间占领了咱们的东月盟国,击溃了村上树的海外舰队。一旦他们登陆夏港突破大、小安山防线也只是时间问题。”

“假如,我是说假如这期间陛下尚未完全康复,单凭公输军团是很难抵挡从西部高原滚滚而下的钢铁洪流的。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这个道理元昊会明白的。”

“没人比你更适合去做这个劝导工作啦。你说是吧,长公主阁下。”

“可我还要上朝,一大堆政务”

望着田点点期盼的眼神,元春说不下去了。

她知道这不过是她想推脱的借口。一定推脱吗她也有公输家的血统,狐仙阿朱留存在她身上的帝国复兴圣火尚未点燃。

“帝后嫂嫂说得对,咱们要努力去争取。我立刻回宫给元昊写信放出机关鸟,也绝不耽误明日早朝,所以工作同步进行。”

“对同步进行。”

说话的是巫念。

一觉睡醒的她看起来精神饱满,只是吃像也很夸张。三个人的分量点点和元春不过才吃了三分之一,剩下的三下五除二全被她风卷残云搞成光盘行动。

连旁边的宫女都看不下去了。“娘娘,你慢点别噎着。要不奴婢再去给你准备点”

“不用。待会本宫还要和陛下去碧湖轩吃午饭呢。已答应他的。”

嗯田点点瞬间石化。

咦“碧湖轩”不是在岱京城吗朱有珠的产业。和陛下吃午饭又是什么操作

元春也一脸的呆滞。

“嗯,我得和公输孟启那家伙同步,不能称本宫也不用叫他陛下啦。”

巫念站起来用手把头发向两边抓了抓,再托起脸庞嘟嘟嘴,扮起三年前的少女时代。

诶田点点和元春看得心里发毛,感觉女人的形象瞬间就被她全毁了。

“巫念,你是不是有点,有点那个啥”田点点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

“精神分裂呗。那家伙就是这么说的,再加上句胡言乱语。”

田点点和元春自然知道“那家伙”是公输孟启,要换做旁人早被拔牙,拔舌,大嘴巴子侍候。

两人脸上更是无辜,无助加痛苦的表情。

“别只顾着看我,你们俩的表情一样难看死啦元春,该同步就去同步。点点,跟我去乾元殿后殿,在我进入那家伙梦境后用金针封闭我当下的神识。不然真要被他搞得精神分裂。”

巫念几乎是用河东狮吼的语气下达命令的。

田点点和元春面对面做个鬼脸,同声嘀咕出一个相同的词“泼妇。”

很像她三年前的风格,表明神经分裂得还不算严重。

但施用金针封闭神识绝对是件相当严肃并且危险的事。

巫念要对整个后殿的防御做最后确认:

严如碧:“帝后嫂嫂,后殿的机关已经按你的要求又增加了五道。在你进入陛下的梦境期间我会亲自值守,保证连一声咳嗽都传不进去”

沈织柔:“帝后放心,在你进入陛下的梦境期间末将会亲自镇守,负责后殿百米之内的所有空域,保证连一只蚊子都飞不进去”

曲通:“帝后放心,在你进入陛下的梦境期间末将会亲自镇守,负责后殿百米之内的所有地下土层岩层,保证连一只蚂蚁都爬不出来”

胡往:“帝后放心,在你进入陛下的梦境期间末将会亲自带领禁军镇守乾元殿,除了特别治疗小组的人,保证谁也进不去国师也不行”

田点点:“放心吧姐,别的不敢说,巫家用针的手法你知道的,我比你还厉害。被母妃逼着练了十多年呢,保证不会错”

后殿之中,酉时末17:00。

夕阳的余晖透过纱窗又把后殿变成朦胧的世界。

和午后不同的是多了个田点点,公输孟启依旧睡得很舒服,脸色还是红润,只是嘴角微微下撇,仿佛遭受委屈的样子。

这家伙还在等“碧湖轩”的午饭吧。

巫念调整好坐姿,开始盘膝打坐吐纳凝神,一颗鸽子蛋大的神元珠紧贴在她头顶百会穴上,漾出道道红色光晕。

田点点的目光锁定在神元珠上,按照巫念的说法待她的神识进入公输孟启的梦境后神元珠就会掉落。这时点点立刻出手,用金针封闭她的百会,神庭,印堂,本神,太阳,通天,承灵,七道穴位,将她当下的神识封闭。

巫家的金针绝对是纯金打造,三寸长9厘米的金针和松针差不多粗细、柔软,没有特殊的手法根本刺不进头颅之中。

田点点左手三根,右手四根早准备妥当就等神元珠掉落

“等等。”

她忽然想到个严重的问题赶紧让巫念暂停下来。

“姐,照你的说法,若无意外四个时辰后再把神元珠放在百会穴将你叫醒。但如果那时陛下刚好处在战场上的紧要关头,你倒是说走就走,把他扔那会不会让他抓狂,如果用脑过度会不会加深病情”

田点点突然提出的问题,还真把巫念给难住了,之前确实没考虑过这个问题。

“那你上次是怎么做的呢”

启发性的问题很容易引导出正确的结果。

上次“嘭”

“我给了他一下,然后斩断了神识。”这场景巫念记忆犹新。

“哦行,姐你准备好吧,我知道该怎么做啦。”

田点点信心十足。

“你知道啦”

巫念有些不太相信,尤其是她的眼神飘忽不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嗯”

田点点咬紧嘴唇,握起拳头,做出认真而努力的样子。

让人一下子就想起“沙滩上握拳的励志小男孩”。

“你是不是要给我们俩一人来上一下,然后再斩断神识。”

巫念瞪大双眼把她那点小心思彻底看穿。

“嘻嘻这是为了你们俩的安全,神识混淆容易分裂不是。”

田点点笑得很邪恶,估计她那一下不会很轻,应该也不会很重。

巫念无奈地坐回坐垫上,再次盘膝打坐调理呼吸,心里一直默默念叨:一定要去“碧湖居”多吃点安慰我受伤的心。多吃点安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