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四章 夔牛破鼓

路仍然冲在二位师尊前面,向洞口放声道:

“仙尊驾临,公输孟启出来相迎。”

公输孟启知道他是担心夔牛皮鼓再次敲响,故作姿态高声叫嚣。随即回应:

“公输孟启在此恭候仙尊大驾。”

领着众人穿过松林来到洞口前。

虽说金石,火龙二位仙尊以及路已从“贼猴子”口中得知公输孟启乃是位少年英才,但“贼猴子”也是道听途说并未见过,所以说得也很含糊。

而今三人亲眼所见只能怀疑自己的眼睛了:

神采飞扬溢余表,轩昂气势秀于内,手把权杖气定神怡似握有天地之灵,步履沉稳踏出八方乾坤。

“火龙仙尊”捋捋白须,炯炯双目几乎要穿透他的全身。

“你便是公输军团的元帅,小小年纪不知何以服众。”

公输孟启也早把三人瞧了个仔细:

路昨夜已经见过,唯一的区别就是少了许多高傲,多了几分委顿。

另外两人则都是须发洁白,仙风道骨的老者。

二人的服饰则完全不一样,一个全身如火通红自然就是“火龙仙尊”;一个全身金光灿灿当是“金石仙尊”。

而今听得“火龙仙尊”如此问话,当即躬身施礼道:

“晚辈公输孟启拜见火龙仙尊。”

“仙尊所问晚辈实感惭愧,只因纪军南侵,公输家男丁尽上战场,在战事中伤亡殆尽,不得以孟启才担当起家族重任。”

“组建起公输军团只为对抗纪军强虏,侥幸赢得几场战斗。”

“至于孟启本事的才能却是有限得很。”

“我看你这小子本事大得很呢,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胆子,敢到三仙洞闹事,还把我俩老家伙都震出洞来。”

“就算是公输图那小儿当年见了本尊也得毕恭毕敬礼让三分,不敢有任何造次。”

“金石仙尊”忿忿道。

众人听他出言讥讽,皆怒从胸起欲一拥而上。

公输孟启权杖高举止住众人,作揖赔笑道:

“金石仙尊严重了。”

“论辈分仙尊确是高于祖上,然家祖父已在岱严关的战事中亡故,望仙尊尊重逝者勿再出言相讽。”

“晚辈更是诚意拜访,再三恳请过路兄。”

“至于那三声破鼓,不过是晚辈叩响仙尊洞府的敲门声而已,井底蛙鸣倒是让仙尊见笑了。”

其实所有人都看得出“三仙洞”三人都已遭受重创,公输孟启却故作谦虚,反而把二位仙尊捧得高高的。

两个老家伙,不怕你们不出来,既然已经出来了,那便是攥在我公输孟启手里边。

好好合作,我尊你们是百岁仙尊;不好好合作,呵呵,千岁、万岁也唬不住我。

“哦。公输元帅果然是谦虚得很啊,可否让我等见识下你的夔牛神鼓是如何作井底蛙鸣的。”

“火龙仙尊”倒是直截了当。

“仙尊要见,自是无妨。亢将军把夔牛皮鼓给仙尊瞧瞧,不妥之处还望仙尊多多指点。”

亢褚良依言将夔牛皮鼓递给“火龙仙尊”。

“火龙仙尊”瞧那夔牛皮鼓呈喇叭状,青铜所制。扬声口径不过尺余,蒙皮端更是只有五寸口径,鼓腔长两尺中间有一把手方便抓持。

极像现代的手持扬声器,和小商贩们拿在手中高声叫嚣的电喇叭一样。

“这这就是夔牛皮鼓”

“火龙仙尊”显然难以置信,就是这么个小玩意儿的声音能穿透到洞府深处还重创了自己。

“仙尊若是不信,可敲响试试。”

“不过请仙尊将扬声口对向洞中无人处,戴上防护耳罩后再敲击。”

“还请仙尊勿用内力,否则洞府周边十里范围之内的飞禽走兽虫蛇鱼虾,诸多生灵都会遭遇灭顶之灾。”

说话间,公输军团和青峰寨的人皆已把耳罩戴上。

公输孟启将六个耳罩及一根夔牛小腿骨递给“火龙仙尊”。

“火龙仙尊”见众人皆戴好耳罩,一个念头打心中闪过,要不要回敬公输军团三声鼓响。

不过看着公输孟启自信满满的笑容,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

公输孟启敢把夔牛皮鼓交给对方自然是做好应对准备的,如果“火龙仙尊”真要把扬声口转向公输军团,受伤的只会是“三仙洞”的人。

“咚”

“火龙仙尊”提起骨还是用了一分内力,敲击之下鼓声便在“三仙洞”中四处回响,“轰隆隆”洞中岩石纷纷碎裂崩塌,尘土飞扬。

“火龙莫要再敲”

“金石仙尊”大喊道。

双掌飞快地摁在洞壁上,内力吐出止住洞口崩塌之势。

“火龙仙尊”见状自是不敢再敲,将扬声口调转向公输孟启,脸色已变得极为阴沉。

“公输小儿,你这是诱骗本尊毁了自己的洞府吗”

“看来本尊也该让你来尝试一声。”

公输孟启双手紧握权杖深深一躬,不卑不亢地说道:

“晚辈之前已提醒过仙尊勿用内力,是仙尊妄加内力才造成如此后果,绝非是晚辈的意思。”

“而且现在小腿骨鼓槌已经被仙尊内力震裂,即便是要再敲已是不能。这夔牛皮鼓必须用夔牛腿骨才能敲响。”

“仙尊若是不信,请随意。”

“狡诈小儿休想诓骗本尊”

“火龙仙尊”大怒,手持小腿骨就敲了下去,奈何那小腿骨受力之下瞬间化为齑粉。

“火龙仙尊”并不停手,握指成拳,重重地击打在夔牛皮鼓上。

心里道:

这便是块铜板本尊也要敲击出洪钟的声响来。

“啵,啵。”

皮鼓发出败革之声,尚不如小儿击掌来得响亮。

公输军团及青峰寨的人在公输孟启带领下都微笑着取下了耳罩,看着“火龙仙尊”尴尬地持着夔牛皮鼓发愣。

更可气的是那青铜的鼓腔也似乎经不起他的重击,化作粉末“簌簌”落下。

“金石仙尊”抬手抄起散落的青铜粉末在指间拈了拈。厉声喝道:

“你这青铜器物已近百年,受力即毁。为何忽悠儿说夔牛皮鼓是今日才制,分明是别有用心。说你究竟”

“不愧是金石仙尊”

公输孟启拍手称赞打断他的追问。

“触手即知这青铜的百年历史。可是仙尊,晚辈今日以百年青铜为腔,以夔牛神兽之皮现场制作神鼓又有何不妥”

“怎的算是忽悠欺骗”

“公输小儿休要逞口舌之利”

“二位师尊皆修炼成仙自不屑与尔诡辩。有本事胜过本尊者再说”

“火焰尊者”路终于忍不住冲上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