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六章 星星之火

公输孟启是本着学习的目的和路切磋的,当然不会要他性命。

在下落的火星距离路头顶不足半尺的时候,透明的保护罩自他脚下破土而出护住他全身。

火星落到保护罩上纷纷爆炸开来,发出噼里啪啦的爆裂声,所幸全部火星溅落地面,又将地面烧灼成焦土一片。

兔起鹘落间胜负虽分,生死尤惊。

青峰寨的三位当家的全都看傻了眼,路的星星之火他们固然是招架不住,而公输孟启的反击更是让人匪夷所思。

非但路招架不住,恐怕是二位仙尊也难以应付。

丁当响见他以权杖使出了两招棍法,虽是简单却卓见成效,防守做得恰到好处,攻击更是出人意料,真不知那权杖之中隐藏了多少凌厉的手段。

古朝风觉得公输孟启用权杖马口吞吐火星与操控“九芯葫芦”的手法如出一辙,却又比自己高明了许多。

于尚未能瞧出其中精妙变化,但见路落败心里就很是高兴,只盼着早些夺回短斧。

火龙,金石二位仙尊皆已放弃对路的救援,正准备向公输孟启发难,却瞧见他救下了路,加上刚才也已见识过他的身手,知道就算此时动手也很难有胜算,反而是有损二人的百年声威。

现在既然胜负已分,路也没事,且忍耐着看他接下去会如何处之。

公输孟启见众人一个个神情虽异可全都呆呆地望着他,似乎直到此刻仍然不相信各自的眼睛。

不相信他一个毫无功夫的人能在几个回合间就击败了“火焰尊者”,而且用的还是对手的星星之火。

甚至包括火龙,金石二位仙尊也没瞧出其中端倪。

还是路直截了当,挥掌推开保护罩。

满脸沮丧地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二位师尊,你们说过的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传人。”

“可,可他”

“公输孟启怎么也会星星之火”

“而且操控能力还在,还在我之上。”

他本想说还在师尊之上,可当着众人面前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来。

火龙,金石二位仙尊心中自然明白他想要说什么。

其实就算“火龙仙尊”本人也不可能在同时弹出九点星星之火,因为集聚内力压缩一颗火星至少需要十年以上的功力修为。

路已算天资非凡,修习了近三十年已能操控三点星星之火。

而“火龙仙尊”则是修炼百年之后才能做到弹出八点火星,毕竟每增加一颗火星不只是单纯的功力叠加,而是需要功力倍增才行。

更别说再以一化百的这般手法,简直连想都没想过,纵然是千年修为也难以达成,完全超出内力掌控的范围。

事出平常即为妖,难道这公输孟启真的就是个妖物。

或者用的是妖术。

二位仙尊也在渤皋大泽遇到过神怪物种,就只能是往这方面去想。

“咳咳。”

公输孟启轻咳两声,把三根权杖收拢还原。

此番较量也算得上是他吸吮龙血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单独与人交手。

之前在渤皋大泽虽然也曾斩过黑袍怪人左手,但那次有武项等三人帮助,一切是按照他预先设计的步骤进行的。

而此番则完全是见招拆招,学习揣摩路的星星之火后发起的反击。

权杖与“黑装置”的配合运用是愈发默契了,使出的转换魔法不但能转化物质,而且已经能控制部分能量的转换。

这也是公输孟启之前没想到的。

居然一击制胜,对控火之术也略窥门径。

此时听得路言语之中的抱怨,不禁微笑道:

“路兄可是误会二位仙尊啦,公输孟启的星星之火乃是得自路兄的教诲。”

“当在下以权杖马口接住路兄的火星相互吞吐之时,如同来回颠簸烫手的山芋。便是在揣摩这火星的构成和操控。”

“而后采用火上浇油的方式乃是将路兄的星星之火中蕴含的内力释放开来,以便更加清楚地了解其构成原理。”

“而后模仿弹出几粒。”

“其实路兄内力操控之下星星之火威力巨大,而在下所弹出的不过徒具形骸,攻击力断然无法与路兄的相比。”

“不过是仗着数量众多出其不意,如此侥幸胜得而已。”

“金石仙尊”沉吟半晌,忽然开口道:

“你能在交手互搏之际瞬间揣摩还弹出星星之火那也确实不简单。”

“你说是凭借手中权杖之功,那可否让本尊瞧瞧这权杖玄机,本尊很是好奇是和物质能经受得起火龙的星星之火反复烧灼。”

“仙尊请便。”

公输孟启早有准备,将从不离手的权杖递了过去。

“晚辈既是诚心向二位仙尊学习交流,焉有藏私之理。”

“金石仙尊”接过权杖同火龙仙尊细心地研究起来。

而路则俯身查看替他遮挡无数火星的保护罩。

他发现这保护罩的材质类似水晶,但比水晶更为纯净密实,强度肯定更高。

也能耐受高温。

若是他以内力推动星星之火,集中一点不知道能否将其烧蚀穿透。

但留下痕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看来公输孟启所言不虚,那漫天下落的火星确实没有内力引导,否则这保护罩纵然能护住他性命,也早烧蚀出斑斑痕迹。

当然这只是路出于对“星星之火”自信的想法,他无法想象“星空蛋”保护罩的神奇。

可地面的焦土同样也证实了另一个事实:

那就是公输孟启的火星有着和他的“星星之火”一样的高温威力。

那可是他的纯阳内力集聚压缩而成的,消金融铁只需片刻之功。

公输孟启显然没有这份内力,那他又是如何做到的呢

金石和火龙也已把权杖检查了好几遍,除了几个简单的机关变化竟再也找不到任何特殊的装置。

犹其是两个马口,虽是纯金打造,但绝对承受不起星星之火的反复高温,除非他还另有手段。

“公输元帅,你这权杖似乎还不足以对抗劣徒的星星之火吧。应该还有其他隐藏的手段,此等做法又怎能说得上坦诚呢”

金石不满地把权杖递还公输孟启。

“公输孟启不敢欺瞒二位仙尊,晚辈确实运用了星灵的灵力参与到权杖之中才能应对令徒的星星之火。”

“就好像令徒的内力一样,那星灵的灵力蕴含在晚辈的身体之内,数量虽是极少作用却是很大。”

“只是那星灵极难提炼,这正是晚辈想与二位仙尊合作的原因。”

“晚辈目前尚不能提炼星灵,若是能从炼丹控火之术中参悟出星灵的提炼方式,定能让二位仙尊百尺竿头更进百步,飞升成仙也是指日可待。”

公输孟启之所以不提“黑装置”,而谎称是星灵灵力蕴含在他身体内也是为防备万一。

若让人明确知道了“黑装置”的作用,无疑是说此地无银三百两。

让心怀叵测的人发动针对性的突袭,绝对是将自己置身于危墙之下。

当今大陆知道星灵属性的就只有他和玛雅,保持星灵的神秘感则可以为他赢得主动。

果然,二位仙尊大为心动:

原来这小子是服用了具有灵力的特殊丹药啊难怪这么厉害。

“星灵”是什么神奇的仙丹,当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

人都是这样,喜欢从自己熟悉的领域去分析问题,二位仙尊也不例外。

“金石仙尊”立即追问道:

“公输元帅所说的星灵究竟是何神奇之物,不妨仔细说来听听。不是本尊自夸,整个大陆还没本尊不认识的物质。”

金石的话也不算是夸张,他穷尽一生都在收罗各种物质,了解其属性用来炼制丹药。

也深知物质间属性搭配种类稍有不同或是分量些许差异,都会造成最终炼成的东西千差万别。

有的可能在炼制的过程中就消失,突变,甚至爆炸都是经常发生的。

火药不也是在炼丹的过程中发明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