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的火冲发出的巨大爆炸声也让山脚下的巫念惊疑不定。

“这是怎么回事呀武将军,你快上去看看。莫不是青峰寨的人和三仙洞的人起了冲突。”

武项见夫人也给了他个同意的眼神,立马飞身向山上冲去。

人未到,嘴上早吼开了:

“元帅莫慌,俺老武来也丁大当家,休要冲动,万事好商量”

公输孟启听他语气倒是着急得很,向丁当响使个眼色。

“大当家的,还是你来回答吧。”

丁当响苦笑,扯开喉咙朝山下吼道:

“你这蛮牛,乱嚷嚷啥,有嫂子陪着还闲得无聊啊。要不今晚咱们去岱安镇干上一票,说不定还能遇到美娇娘哟”

“呸你个穷得叮当响连饭都吃不饱的家伙,几时还起了色心。”

“俺老武现在可是官兵,你敢打劫俺就绑了你去见,见,见元帅去。”

这次轮到公输孟启摸着鼻子苦笑了。

这俩口无遮拦家伙,真的是什么话都说得出来。

丁当响瞅瞅公输孟启,打趣道:

“公输元帅,你不会真要抓俺吧。公输军团是官军,青峰寨可是山贼。”

“大当家的说哪里话,二位哥哥玩笑逗乐可别拿小弟开涮。”

公输孟启笑道:

“小弟也知道青峰寨有自己的营生是以贩盐为主业,不干那杀人越货的勾当。”

“贩卖私盐可也是重罪呢。若是哪天岱王令公输军团讨伐青峰寨,不知元帅会作何处之”

丁当响似笑非笑,半真半假地问道。

“绝无可能”

公输孟启回答得斩钉截铁。

“公输军团的事还得公输孟启说了算。”

此言一出,不单青峰山寨的人,连公输军团的人都是心中一震。

手握重兵,不屈王权,公输元帅小小年纪还有多少逆天的想法。

饶是丁当响见多识广此时也无言以对,难道他真的是年少轻狂,可怎么看怎么都不像啊。

这公输孟启的坑是越来越不知深浅了。

见丁当响沉默不语,公输孟启知道他仍心存顾虑。

随即道:

“大当家的无需多虑,刚才小弟已经说了,日后青峰寨和三仙洞将成为公输军团提炼星灵的基地。”

“所以大当家的如有需要但请直言,小弟定会极力而为。”

“多谢公输元帅,青峰寨虽是穷得叮当响然混口饭吃还是的。”

“至于能否担当起护卫公输军团基地的重任,还请元帅斟酌,丁某等山野粗人可比不上三仙洞里的仙尊。”

丁当响还是不愿把青峰寨带进公输军团的坑里。

公输孟启也不介意,瞧着他手中提的齐眉棍道:

“大当家的,不知你的齐眉棍比路的火冲如何”

“唉哟比不得,比不得”

“那可是公输元帅打造的神器,一下能轰掉半个山头。我这烧火棍子怎么能比。”

丁当响连连摆手,这次说的可是大实话。

“小弟既然能为路打造火冲,同样也能为大当家的改造齐眉棍,威力不相上下。不知大当家的可否愿意。”

丁当响一愣,止住了脚步。

路的火冲绝对可以说威力无比,是任何习武之人都渴望的神器,可自己并不会集聚火星之术,即使得到火冲也未必就能发挥得出其威力来。

武项冲到半山腰,见众人皆往山下走唯独丁当响杵在那发愣。

“嘿穷得叮当响的家伙,你杵在那干嘛,也不领众兄弟上山寨吃顿便饭。俺老武早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丁当响尚未开口,公输孟启已笑道:

“大当家的,小弟今晚必须赶回岱严关,这便饭也就不打扰了。”

“这是小弟为大当家改造的齐眉棍,还望大当家的笑纳。”

抬手将一条棍子抛了过去。

“小弟知道大当家的功夫路子和路不一样,所以其中的机关处置也不同。”

“小弟以钢珠代替路的火星,大当家倾注内力把钢珠压入小孔,旋转一个刻度即可将蓄满的内力密闭在一个独立的管道中,棍子旋转一周可装入十八颗钢珠。”

“一共可装下九十颗钢珠。”

“钢珠与火星不同,火星受温度限制加注后必须在三分钟内发射,不然就会因温度过高烧毁火冲。”

“而钢珠可在平时蓄力装填满,需用之时再发射。”

“也不影响齐眉棍的正常使用。”

“小弟还为大当家的特别配置了十八颗空心钢珠,空心中亦可加注内力,发射后出去能形成二次爆发,威力更是非同小可。”

“借用路的火冲之名,小弟把这称之为连珠冲。”

“当然这仅是设计的理想状态,实际使用中能否完全实现还望大当家的实践琢磨,不妥之处请告诉小弟。”

“小弟再加以改进。”

“此次真心感谢青峰寨对我等的帮助今日就此别过,三位当家后会有期。”

“啊这就走啦,俺老武是真饿了。”

武项心有不甘,可公输孟启脚步不停已越过他而去。

“走吧,武将军。下次有机会本帅定让你同三位当家痛饮三日,说不定真能吃得青峰寨叮当响呢。”

哈哈哈

青峰寨三位当家的相互对视片刻,随即也跟着大笑起来。齐声道:

“恭送公输元帅谢元帅馈赠神兵利器”

“砰砰砰”丁当响朝天射出三颗钢珠,真的是迅如闪电高如云霄。

“啪啪啪”古朝风拍出三朵火花,疾如流星绚如云霞。

“叮叮叮”于尚把双斧撞响,响声在群山回荡。

众人下到山脚巫念当先便冲了上来,拉着公输孟启就问:

“怎么搞得惊天动地的,你没事吧。”

“放心吧,老婆。是青峰寨的兄弟在为我们送行呢。”

公输孟启拍了拍她的手心。问:

“养马师已将马匹送到了吧”

“嗯,就在林中。”

“我们这就要急着赶回岱严关吗也不知朱有珠何事催得如此紧急。”

巫念心疼公输孟启本希望他多休息会再出发,毕竟与“三仙洞”的人交手不是件轻松的事情。

“到岱严关不就知道了。朱老板也是个谨慎的人,不会随便添乱的。

“倒是我们因青峰山的变故耽搁了时间,让接应的养马师都等久了。”

一出渤皋大泽公输孟启就放出机关鸟通知养马师送马匹到东岭接应,没想到因发现“三仙洞”而耽搁了一天时间。

所以他决定立刻启程尽快赶到“岱严关”。

此去“岱严关”还有近四百里,马不停蹄地赶路也需两个多时辰。

“众将听令火速赶往岱严关。到了之后让亢将军做顿大餐慰劳大家。”

公输孟启一声令下,跨着逾辉当先冲出。

众人策马紧随其后。

武项勒勒腰带暗自道:

俺老武腹中的油水厚着呢,还怕挺不过两时辰。

“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