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田点点的宽容

朱有珠见到公输孟启如见再生父母一般,简直就是感激涕零,大大方方付了餐费、小费,屁颠屁颠地跟着众人向帅府去。

田点点得报元帅回府,心里七分欣喜两分气恼还有一分幽怨,便带着这十分心情堵在大厅等候。

越是临近家门公输孟启的心情也越是复杂,他知道岱王早就颁布圣旨宣布他和巫念的婚事,并册封巫念为一品诰命夫人。

那七公主田点点会怎么想呢

他几次暗瞅巫念,见她脸上也是神情闪烁,心底定然亦是忐忑不安。

这一切怎瞒得过沈织柔的眼睛,眼见帅府大门在望,当即停下脚步拦下诸将。

“元帅,已经到家了。”

“这元帅的家事我等也不便参与,还是去军营歇息的好。”

众将顿时会意,纷纷拱手告辞。

巫念说什么也不肯放沈织柔走,最终拉着她与公输孟启还有朱有珠一起进入帅府之中。

朱有珠其实也不想掺和到公输孟启的家事中来,可是有事相求又不得不来。

当初提出选择田点点可是朱有珠的主意,公输孟启自然是要拉他做挡箭牌。

而朱有珠妻妾成群应付起女人来肯定多有心得。

然而田点点的反应似乎有点出人意料,见着巫念比见到小别重逢的公输孟启还要高兴,扑到她怀中紧紧抱着。

“姐,你终于来啦,这下就好了,咱姐妹俩可以一起对付公输孟启这小混蛋。”

瞧她还有些扭捏干脆附到她耳边轻声细语:

“好姐姐,我知道其实你们俩早就心有彼此。姐为了这小混蛋一直在默默付出,甘当他身后影子,在这方面点点可万不及姐姐,所以姐姐才是真正名副其实的公输夫人。”

“公主,我”

巫念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哎呀我就知道所有的人都会拿我公主的身份说事,包括公输孟启这小混蛋还不是看上我的身份才向父王提亲的。”

“你说,是也不是”

田点点挥手屏退所有下人,然后转向公输孟启质问道。

“还有你这狡诈奸商。就是公输孟启在岱京城消灭季胜三万纪军那夜。”

“4月16日夜。”

“本公主追随你们而去,结果被你们冷落了一整晚。”

“不过你这奸商却一直在暗地里观察本公主对公输孟启的神情。”

“说真的,那时本公主对他确实非常崇拜心生暗恋,只是这份情愫被你们利用却很是不甘”

“哼”

一声重哼令公输孟启和朱有珠同时腿肚子打颤,对视之后只得“嘿嘿”干笑。

田点点已扶着巫念坐了下来。继续道:

“你们也别老站着傻笑,要坐便坐。毕竟这是你公输军团的帅府,你公输孟启才是正主。”

“本公主虽是身在帝王之家,然这帝王家的女儿多半都是权利的牺牲品”

公输孟启话到嘴边却被朱有珠眼神制止。

朱有珠知道田点点话已经说到这份上还是让她把话说完,把心里的怨愤全都发泄出来才好。

最委屈的就是沈织柔了,像个丫鬟似的陪在巫念身边,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而且还得装作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田点点见他欲言又止反而笑了,笑得很是满足。

语气也变得缓和起来。

“公输孟启你可别争辩,田点点也是知书达理的人,正是这段时间夫君让点点主事影子,同时也让点点明白了诸多事理。”

“要想立足于乱世,必须靠权谋,必须斗心机。否则连存活都成问题。”

“点点现在是更加崇敬夫君,夫君是个有胆有识胸襟,韬略冠绝天下的男儿”

“于此波诡云谲的乱世,点点能嫁得这样的夫君实属荣幸,也愿意竭尽全力辅佐夫君。”

“点点打小就被母妃逼着闭关修炼,闭关的时间累积起来都超过十年。十年练金针,观察之入微的本事这世间怕是少有人及。”

“点点今晚说的这些话就是要让夫君知道:点点和巫念姐姐一样,既有能力也心甘情愿”

“成为你公输孟启生命中的影子”

听闻此言朱有珠不禁深有同感:

当今之世群雄逐鹿风云变幻,诸侯帝王随时如过眼云烟,唯实力才能铸就安稳根基。他朱家虽是富甲天下,一样要豢养“死士”,巴结权贵,依靠金钱财富换得身家平安。

而今公输军团无疑是当今天下最强,朱家尚且无时无刻希望傍着这颗大树,更何况柔弱女子。

尤其是王侯之家的女子,历来都是权谋交易的牺牲品。能嫁得公输孟启这般英豪,能保一生平安,绝对算得上是有了幸福的基础,否则何来相夫教子,何来白头偕老。

为了这幸福的基础而努力付出,自然会全力以赴。

朱有珠是朱有珠的想法。

可公输孟启还是觉得有愧于二位夫人,当即向二人深鞠一躬。长叹道:

“难得二位夫人都如此贤明,为夫实在是心中惭愧。”

“常言道少年夫妻老来伴。而今我等虽还是少年,然公输孟启在此对天盟誓,我与二位夫人皆同为一体,生死相依不离不弃若”

“你也别作什么山盟海誓了知道你也不是那薄情寡义之人。”

“我与姐姐同样对你情深义重,今后无论什么事都不许瞒着我们。”

“纵然王室与公输军团会有纷争纠葛,我们也当自己是公输家的人,始终是支持你的。”

“你说呢姐。”

田点点握紧巫念双手,真诚地望着她。

巫念则盯着公输孟启,幽幽道:

“我还用说吗,为了他,现在巫家早就不把我当巫家的人。”

公输孟启闻言是无言以对。

田点点缓缓点头。

“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我猜朱老板急着找夫君也是要谈二殿下的事吧。”

“二殿下也给我来信了,信中暗示要我注意夫君,随时将夫君的意图动向告诉给他。”

“你们说,我是不是也将成为王室与公输军团角逐相争的一颗棋子。”

“曾记得夫君说过为国为家不余力,国家为我手中器那么夫君打算如何以国为器,如何处置公输军团与岱国的关系”

“不管夫君如何决定,点点都相信你,支持你”

公输孟启一愣:

他是早瞧出了二殿下的心思,只是没想到他会这么积极地就打起田点点的主意。

而田点点显然是不愿看到这样的纷争发生。

“夫人请放心公输军团出自岱国,公输孟启绝对不会图谋岱国”

“若岱国王室确实不容公输军团,那么公输军团自会向外发展。”

“夫人可将为夫这话告诉二殿下,我想二殿下是明白人,不会过于为难公输军团的。”

朱有珠却有些按奈不住了,着急道:

“明面上二殿下自然不敢向公输军团发难,可却在暗地里动用国家手段打压公输军团。”

“殿下几次试探拉拢于我,被我婉拒后已经开始通过调整税收策略来打压朱家产业了。”

“其目的自然是针对公输军团而来。”

他见公输孟启和田点点已挑明二殿下的话题,说话也不再顾忌。

“二殿下心思缜密,手段更是高明。这样的对手才最容易被忽视,稍有不慎即有可能”

公输孟启抿了口茶,饶有兴趣地道:“那朱老板还是说点实际的吧,也好让本帅品味下二舅哥的真功夫。”

巫念也正准备端起茶杯,忽然听他称二殿下为二舅哥心里一乐,差点就把茶杯碰倒,和田点点一起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