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一章 腹背受敌

西风口的爆炸声让布莱顿队长勒住了战马,因为维克多子爵停止了前进,还半举右臂打出停止的手势。

“公输军团是吓破胆了吧,我们还没有追击呢,他们就是炸塌了峡谷。估计那几辆载着伤兵的脚踏车都没能通过吧。”

布莱顿小声嘀咕道。

公输军团的人吓破胆了吗

维克多可不这么想,他举起望远镜仔细观察山峰上积雪的变化:

虽然夜是那么的黑,但如果出现大规模的雪崩的话,还是会反射出些许的微光。

可群山之间没有翻腾的微光涌现,大规模的雪崩也就没有出现。

这是严谨的科学逻辑。

作为皇家科学院的副院长,维克多选择相信科学。

就像他相信自己最终会成为皇家科学院的院长一样坚信。

当今时代各种学术学说都在爆发,魔法、法术、巫术、科学、神学都展现出各自强大的生命力。

存在即合理。

世界就应该丰富多彩。

但他相信科学必将最后胜出。

可眼下的情况似乎不太合乎科学逻辑,崖壁上的爆炸虽然炸塌部分冰雪,阻塞了西风口。

却未引发其他山峰的积雪变化。

难道是公输军团的火药威力不够

亦或是小安山的积雪太稳固

维克多的心里隐隐感到迷惑和不安。

就在这时黑暗中传来:

“咕咕咻。”

“咕咕咻。”

像夜枭般的怪叫声。

西月国师梅德韦看了看蹙眉思索的爵士,得到一个明确的首肯后做出回应:

“咕咕咻。”

“咕咕咻。”

“啊太好啦,果然是师。”

“小的是凉国太子殿下的人,来接应师。”

黑暗中有人正循声而来,西洲话说得比较生硬。

“幸好你们神机妙算,没走西风口大道。公输军团那帮兔崽子害怕联军追击,抢先炸塌峡谷逃跑了。”

“呃师你们在哪儿哟”

来人被带到了维克多一行跟前。

一个身体结实的小个子,却生了对大大的招风耳。

“你是马归途”

梅德韦问。

“是的。师。你们隐藏得可真好。”

“那是当然,院长爵士要求我们要像黑夜里的黑暗,白天里的空气。”

弗莱切在一旁得意的说。

他希望院长的称呼能让维克多更开心。

“带路。”

维克多低沉而威严的下令。

看不到面罩下的他是否有开心的反应。

4月19日卯时。

公元帝国帝都乾元殿。

前元夏帝国太子,现卫国国君元昊早早的就赶到大殿,长公主元春特地为他在群臣队列之前加了张椅子,共同参与帝国的早朝。

元昊对这里的一切都是无比的熟悉,只是在帝君的龙椅前主持朝政人换作了元春。

朝臣们对元昊同样是熟悉的,对他的出现并未感到任何的惊讶。

因为这些天让帝国震惊的事太多啦。

元春公主面色平静地站到龙案前,拿起最新收到的战报向群臣宣读:

据西路集团军耿晨将军传回的最新战报:

夏港已在18日辰时陷落。

重步兵参谋郭重光将军在银岛阵亡。

长枪兵参谋金瑞将军在夏港阵亡。

耿晨将军双腿重伤,需回帝都救治。

西路集团军正全部后撤,预计子时前可撤退至西风口。

西路集团军的人员损失已经上万。

准确的数字要到西风口后才能统计出来。

“长身剑”将军的北路集团军已在西风口布防,将会采取更加灵活的方式阻击“三西联军”。

“这就是西线的最新战况。”

“本宫不管诸位大人是否通过其他渠道得到一些额外的消息,但帝国只认可前线将领的战报。”

“是将士们用鲜血和生命书写的战报。”

“帝国不会向诸位大人及帝国百姓,粉饰,隐瞒任何战况,但也决不允许任何人造谣生事,歪曲前线战况。”

“许大人,你执掌廷尉这事可得多用心啦。”

“喏臣许洪福谨遵懿旨。”

许洪福声若洪钟回应长公主。

元春又拿起一份战报继续宣读:

“还有一个已经得到证实的坏消息:从恒西国波士港和从西月国直布港出发的两支舰队已在东升海南边的泥煤岛汇合,组成联合舰队正向公元大陆东南而来。”

“联合舰队共有三艘铁甲战列舰,六艘铁甲护航舰,四艘铁甲运输补给舰和十二艘风帆战舰。”

“泥煤岛距离大陆东南的“玛雅岛”有五千公里。估计联合舰队会在十天左右到达“玛雅岛”。”

“帝国将面临腹背受敌”

元昊忽然感到背上凉飕飕的,元春下面的话他已没勇气继续听下去。他不明白元春为何能如此镇定从容的把这些糟糕透顶的消息全抖落出来。

她哪儿来的底气

就在元昊刚刚进入大殿之时,他还曾对帝君的龙椅有过一丝熟悉的爱慕,现在看来那绝对是个烧烤架。

难怪公输孟启宁可昏迷在床也不上朝。

当这个突兀的想法从脑子里闪过时,元昊自己也吓了一跳。随即明白这只是他的心理映射。

也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假如他现在是帝国帝君,在这样重重危机的重压下,他一定会选择逃避。

恰巧昏迷的公输孟启成了他选择逃避方式的最佳说辞。

难道公输孟启也会是这样吗

断然不会

没有人会愚蠢到让天雷把自己劈晕,劈傻,来逃避坐龙椅的责任。

修仙之人倒是有天雷渡劫的说法,但公输孟启不会修仙之术。他不会莽撞地将自己置于危险之中。

据说他接引雷电的实验也是为了寻求某种科技上的突破,以追赶西洲的领先科技。

如果他所谓的突破是强行渡劫,那渡劫失败就意味着元神俱灭,永远都不会醒来。

甚至可能已经薨殁,二位帝后在刻意隐瞒

想到此处元昊再也忍不住了,噌的站起身来。

可尚未等他开口,元春已抢先发话:

“卫王这般激动可是有了破敌良策”

“我你”

情急之下元昊竟混乱了称谓。

元春虽然是他的妹妹,可她现在身为帝国长公主,身份自然比他要高。尽管他是诸侯王,那也理应称臣,而不是以“你我”相称。

“长公主殿下,小王想知道陛下的近况如何。”

元昊终于捋清关系,却也急出一身的汗水。

看他有些狼狈的样子,元春莞尔笑道:

“多谢卫王关心。”

“在帝后的悉心引导下,陛下恢复极快,近两日已能提笔挥毫。”

“左常侍,你把陛下写的字拿给卫王瞧瞧。”

“也请卫王发表下高见。”

关于公输孟启近两日写的两个字元昊其实是知道的,可他始终不大相信。

接过颜还彦递来的两张纸,上面白纸黑字的的确确是公输孟启的笔迹:

一个是“心”的旁边多出两点的“念”字;一个是笔力遒劲的“岱”字。

“卫王”

“卫王,请问卫王如何理解评价”

元昊拿着两张纸发呆,元春连叫两声才让他回过神来。

元昊将纸张交还给颜还彦,抬头仰望雄伟的乾元大殿,良久方叹息道:

“唉”

“不是小王信不过陛下,而是说服不了自己的内心啊”

他低头向元春浅浅地鞠躬道:

“小王还是想亲眼见见陛下。不知”

“想见陛下的可不只卫王一人呢,满朝文武尽皆望眼欲穿了吧。”

沈织柔从后边转了出来,朗声道:

“就在刚才二位帝后和安神医商量后决定一会就让陛下到大殿与诸位大人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