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章 “岱京三虎”

“玛雅岛”东港。

夏日的午后风轻云淡,天空的蓝,大海的蓝,皆不如眼前的蓝浓重。

东桑雇佣军团副统领武田校带领着五百雇佣军敲锣打鼓热热闹闹地迎接玛雅家主归来,但所有人都察觉到一种潜在的怒意,气氛明显的不和谐。

玛雅家主出现在神龟船上。

几近三米的身姿挺拔得有如蓝色的标杆,蓝色的紧身衣把她纤细的身体包裹得更像一支细长锐利的标枪直刺苍穹。

银色的长发透出凌厉杀气,飘洒在风中的发梢闪烁着森然的蓝芒,刺得海风发出“嗖嗖”的撕裂声。

深蓝的竖瞳无需怒视已如千年玄冰高悬头顶,让人从心底里寒颤。

睫毛与眉梢之巅的黛蓝波动犹如大海翻腾的怒潮,扑面袭来。

玛雅家主的威严在第一次与东桑人的粮食交易中就已经得到体现,一顿暴揍打残了拥有东桑王室背景的“日满金”商行负责人。并将“日满金”的人和船只逐出“玛雅岛”之外。

“日满金”事件还间接导致了东桑帝国政权的更替。

东桑人对这位高贵美丽的女神有一种深入骨髓的敬畏感。

就像她胸前佩戴的蓝宝石双头马徽章,晶莹闪亮,每一分光芒都透着高雅神圣。

那是属于神的圣光。

“呵呵呵”

武田校干笑两声强堆起满面笑容向玛雅深鞠一躬道:

“恭迎家主回岛。”

见玛雅冷冷的没有回应,他只得厚起脸皮望着“岱京三虎”献媚。

“原来三位高人都护卫在神圣的家主身边。若是三位皆在岛上不但凡有一位留在岛上,雇佣军团的夺岛演习都难以成功。”

虽然“岱京三虎”并未搭话,武田校仍在喋喋不休的说:

“三位高人此刻应该都准备好了”

他说得很慢,眼珠子却转得很快。

“灵窍安神丸”的效果很好,大岛骏豁然明白武田校的意思,他大声叫道:

“家主”

玛雅已昂首阔步踏上“玛雅岛”。

她很高腿很长步幅自然很大,神龟船与码头之间一米多宽的间隙轻轻松松地就跨了过去。

而玛雅身后的大岛骏还在船上,“岱京三虎”更在大岛骏身后。

一道巨大的水柱从神龟船与码头之间的间隙冲天而起

荡开神龟船,劈向玛雅。

大岛骏惊叫“家主”的时候是他豁然明白了武田校话里的意思:

三位高人此刻应该都准备好了。

说的可不是“岱京三虎”,应该是指来自西洲的三人。

可惜大岛骏的反应还是慢了半拍。

玛雅已经上岸,而他和“岱京三虎”还留在神龟船上。

而且冲天而起的水柱把神龟船荡开很远,大岛骏一个踉跄险些栽到海里,此刻脸色煞白的趴在船舷上。

他看见冲天而起的水柱高达十几丈,像条恶龙露出狰狞的龙爪向玛雅抓去

天啊保佑玛雅女神吧,她纤细的身体怎经得起这狠毒的龙爪。

大岛骏心胆具碎紧闭双眼不敢再看那恐怖的画面。

连身旁掠过的风声也没有感觉到。

大岛骏能听出武田校话里的含义,“岱京三虎”当然也能听出来,早已做好准备蓄势待发。

在水柱冲天而起的时候,三虎也飞掠而出。

“插翅虎”燕九飞得最高也最快,手中六尺镔铁棍横扫千军,别说是水柱就算是根铁柱也会被他扫作两段。

可水柱中的恶龙又伸出一只龙爪,迎着“插翅虎”的镔铁棍抓来。

“看你还有几条爪子,来抓老子的玄铁刀试试”

大吼声中,“花面虎”武钢已化作一团寒光闪闪的刀影砸进水柱。

水柱中竟然又伸出两只龙爪,向寒光闪闪的刀影合抱而去。

“呵再来”

老大“笑面虎”蔡奇的吼声都带着笑意,不过他的双掌带着的可是要命的掌风。

这一次没有龙爪出现,而是一条长长的龙尾扫向“笑面虎”的双掌。

西洲的恶龙只有四爪。

现在,四只龙爪一条龙尾都从水柱中伸出,肥硕的恶龙也就窜了出来

右前爪抓向玛雅,左前爪迎着燕九的镔铁棍,两只后爪合抱武钢,一条龙尾扫向蔡奇。

那恶龙以一对四看样子是很有把握。

玛雅是恶龙的首要目标,也是最先遭受攻击的,更是所有人中最薄弱的一个。尽管这样,她也要反击:

绑缚在左臂上的“黑装置”转化出一面盾牌挽起,右手顺势拂过左臂抽出一支长矛,一片片晶蓝的鳞片仿佛雨后春笋般生长出来,覆盖在紧身衣上形成闪耀的铠甲。

玛雅将长矛高高举起,用她那充满弹性的声线发出高亢嘹亮的长音:

“战斗吧勇士们为了玛雅为了胜利”

她的盾牌没有去抵挡龙爪,但却赋予她无比坚强的防御,没有任何力量能够伤害她;她的长矛也没有刺向恶龙,但却拥有无比强大的攻击,能够击败世上所有对手;她的声音就是她最强大的武器,可以召唤勇士,可以震慑对手。

伸向玛雅的龙爪就被震慑得缓了缓,恶龙发现玛雅的模样竟然是西洲传说中的智慧与战争女神:

身披坚执锐,圣光闪耀,左手挽盾,右手持矛

恶龙也敬畏智慧与战争女神。

它变得委顿而迟缓,差点就匍匐在女神脚下。

“岱京三虎”却变得勇猛无比:

“”

“插翅虎”的镔铁棍扫中恶龙左前爪,发出金铁交加的巨响。不等撞击的反作用力弹回,燕九已拧动镔铁棍变成双节棍,借着反弹之力拉出镔铁棍中长长的铁锁链向龙爪缠绕上去,狠狠勒紧龙爪向下猛拽。

即使他的身体不如恶龙强壮,即使他的力量没有恶龙强大,“插翅虎”也要拼命拖拽,让恶龙远离玛雅。

保护公输家主是他们的使命。

在“插翅虎”拼命地拖拽下,恶龙的半边身体从水柱里拽了出来。

“叮叮当当”

“花面虎”的“疯魔刀法”挥洒得淋漓尽致,既然恶龙伸出双爪合抱,他也将玄铁刀一分两把左劈右砍,火星飞溅中无数的鳞甲片爪被斩落一地。只是“花面虎”身上又多出了五六道爪痕。

伤痕就是“花面虎”的荣耀,他已经嗅到恶龙的血腥。

当然也有他自己的鲜血。

纵然是流尽自己的鲜血,也不能让公输家主受一丁点的伤。

受伤之后的“疯魔刀法”更加凶狠。

“笑面虎”面带笑容话带笑意,拍出的双掌也带着笑声。只是这笑声非常的刺耳,就像是金属的摩擦声:

哗啦啦啦。

铁砂掌仿佛真的已练成铁掌。

还真是铁掌,是公输孟启亲手打造的铁掌。

一个真正的铁砂掌高手是不屑使用武器的,因为他的一双铁掌就是最好的武器。这是蔡奇在“岱严关”之战前的观点。

但当“特战队”在“岱严关”内大显身手时,蔡奇才发现一百零一人就自己没装备公输神器。

连同属外家刚猛掌力的“大开碑手”许洪福都戴上了龙牙刃爪、虎头拳刺,看着那寒光闪烁的刃爪、拳刺,蔡奇完全没有了和许洪福较量的勇气。别说斗上三四百个回合,恐怕三四个回合就要遍体鳞伤。

于是他向公输元帅提出了申请。

得到公输元帅的铁掌后,蔡奇做过仔细对比,现在的一双铁掌胜过以前的三双肉掌。

“砰哧”

“笑面虎”的铁掌拍中龙尾,拍得血花四射,那恶龙“嗷”的痛嚎,浑身抽搐猛地摆动着尾巴从水柱里蹦了出来。

失去恶龙驾驭的水柱立马溃散从十几丈高跌落下来。

玛雅伸出长矛一挑,将四散的流水凝冻成一根高高的冰柱踩在脚下,海蓝的冰柱将玛雅托举到空中,就像参天的大理石罗马柱上塑立着的智慧与战争女神雕像。

“轰”

失去水柱的恶龙重重地摔落地面,砸得尘土飞扬。

“嗷”

恶龙再次嚎叫,不再和“插翅虎”对抗,反而借着拖拽之势向他撞去。

“挡住它别让这畜生逃回海里,它用的是水系魔法。没有水源就注定要失败”

玛雅站得高看得远,已察觉到恶龙的用意。

她虽然不是法师,但她有个法力高强的崇拜者巫丞尊。而今回岛将面对西洲使臣,巫丞尊自然会对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因为公输孟启首次环球航行时巫丞尊也曾同行,还和西洲法师交过手,对西洲法术有一定了解。

“家主放心,这畜生跑不了末将先剁光它的脚爪,再剁烂他的脚掌。”

“花面虎”看似被恶龙踏在脚下,但恶龙自己清楚,它是在玄铁双刀的刀光上跳舞。

“哈哈哈,就是。家主瞧好啦,末将可是揪住了它的尾巴。想跑,除非它是小壁虎。”

恶龙当然不是小壁虎。

它的长度超过十二米,头不算太大呈钝形三角状,尾部和躯干部分差不多长有五六米,这可不是能轻易断尾逃生的。从刚才摔落时砸出的动静估算,它的体重也应该在十吨以上。

玛雅很快得出结论,这是头变异的沧龙。

属于六七千万年前的古生物物种,海洋世界的顶级掠食者。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难以想象它是怎样被魔法复活的,还产生了变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