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一章 寒冷的夏港

元昊接到帝都发出的机关鸟:

玛雅同意为他“种”一个孩子。

这令元昊欣喜若狂

公输孟启,我的孩子将和你的孩子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未来的帝国,未来的大陆是属于孩子的。

无论如何,我元昊将为孩子扫除入侵者,留下一片自由的土地。

昏迷的公输孟启给了他超越的机会。

元昊加快速度向凉国都城西京进发,他要去见凉国太子马迅。

虽然马归途是颗重要棋子,但太子马迅是他的主子,而且这样才配得上元昊的身份。

卫王元昊沿大江逆流而上,西行出徐国即进入凉国境内,却道听途说得到一个略感意外的消息:

“三西联军”在西风口遭遇小安山山神发出雪山之怒,损兵折将过万不敢再往前行。

元昊不大相信这个消息,因为他知道“三西联军”陆军总共才三万多人,如果在西风口就损失上万,那公输军团就可以直接翻盘了。

事实确如元昊所料,“三西联军”的确是在西风口遭遇雪崩,即雪山之怒。但损失没那么夸张。

而且联军遭遇的雪崩并非是像传闻说的:小安山的山神发出了雪山之怒。

西风口的雪崩乃是公输军团引发的。

是帝国利用自然之力发起的反击。

4月18日下午,“三西联军”总司令莱特亲王率领联军的三万陆军在夏港登陆。

“亲王殿下,这该死的鬼天气倒是帮了公输军团的忙。咱们还是在夏港扎营吧,等雨停了再前进。”

参谋长齐格勒是来自丹佛的南方人,那里现在正是阳光明媚的夏天,可以在港湾里钓鳟鱼。

他很不习惯这雨夹雪带来的严寒,裹紧斗篷缩着脖子,看上去比平时矮了好几寸。还不停地跺脚抖动身子来加快血液循环以对抗寒冷的天气。

莱特亲王当然也不喜欢在这么寒冷的天气下行军,天色是那么的昏暗。

和伦特的天气差不多:寒冷,潮湿,晦暗。

但如果是在伦特,仆人早就把壁炉烧得旺旺的,他可以坐在温暖的沙发里顺便翻开一本蒸汽房子的。

那是一本带有幻想色彩的,不过很能跟上时代的步伐。

冒着蒸汽的钢铁狮子,把蒸汽机安放在狮子的身体里

这不正是对陆军最先进的“钢铁堡垒”的描写吗。

只是莱特不明白皇家科学院的设计者们为何会给“钢铁堡垒”取名“铁柜”,难道仅仅是为了保险。

没有创意,没有军威。陆军就该重新命名,“钢铁狮子”就很不错

嘿,威廉别在客厅里逗狗,你都碰到我的胳膊了,差点把书碰掉还有咖啡。

莱特还想到小儿子威廉在客厅里和那条很不安分并且容易冲动的柯基犬阿尔卑斯打闹的情景。

没想到碰他胳膊的是齐格勒。

“是的。糟糕的天气。”

莱特亲王表现得很不高兴,这主要是参谋长破坏了他对家的想象,只好把怨气撒在天气上。

难不成他要责怪自己的参谋长。

何况参谋长的建议是正确的,在夏港扎营既稳妥又安全,至少是在费伦的舰炮射程以内。

作为一名传统的陆军将领,莱特亲王对费伦的傲慢极为不满,但那混蛋的战舰确实威猛。

等我们的“铁柜”驰骋起来将会更威风,它可以碾压公元大陆的每一寸土地。为陆军赢得无上荣耀。

那才是真正的王者。

“确实需要一个威风的名字。你说是吧”

莱特亲王想到哪儿说到哪儿,一下把齐格勒搞懵啦。

难道糟糕的天气还要威风的名字

“西北风”可好

参谋长还没来得及回答,传令兵已跑了过来,问:

“亲王殿下,士兵们已经差不多都下船了。将军们想确认下下一步的行动。”

“哦,对。下一步的行动”

莱特亲王回过神来,看看瑟瑟发抖的传令兵和几乎把头缩到肚子里的参谋长还有远处三三两两挤在一起搓手跺脚的的士兵。

所有人都被这寒冷的天气折腾得够呛,刚踏上公元大陆的兴奋劲已被寒风刮走,被冷雨浇灭。

早知道就多在费伦的战舰上多呆一晚,尽管船上空间狭小空气浑浊,但至少是暖和的。

“嗯,赶紧扎营吧。就地扎营”

“是”

传令兵得到准确的命令就想赶紧传达下去,然后找个背风的地儿避一避。

士兵的军服准是照南方的天气做的,薄得像纸片。西月国的士兵更可怜,他们的军服用的是锡纽扣被冻得一碰就碎。然后像尿布一样被刮得东一块西一块。

“马上把司令部弄好通知团以上军官到司令部开会”

莱特亲王调头补充道,北风真的很大把他后面的话都吹没啦,也不知传令兵听清没。

“走吧,殿下。我看司令部快弄好啦,里面或许暖和些。”

参谋长望见士兵们在司令部的营帐外立旗帜,可风太大已吹倒了好几次,看来小伙子们打算放弃了。

“嗯。”

莱特点点头,同时继续刚才的话题:

“铁柜应该有一个更威风的名字。”

嗨这下齐格勒算是听明白了。

不过他觉得“铁柜”这名字没什么不好,至少士兵们觉得它很安全。如果一定要威风

“铁甲怎么样”

参谋长的脑子还是转得很快。

“嗯,有点陆军的气息了,还可以再威猛些。”

亲王赞许地拍拍参谋长的肩头,立马把手缩了回去。

幸亏带着羊皮手套,感觉像是把手伸进了冰窟里。

等向装备部提出更改名称的时候,也让他们多准备些手套。但愿装备部的吝啬鬼们不会猜测我们是戴着手套去雪山上打猎。

也该让他们来欣赏欣赏夏港的夏天。

“喂,你们怎么还不把军旗立起来”

亲王嚷了一嗓子,飞快地钻进了营帐。

身后的参谋长则对小伙子们做了个尽快的手势。也钻进了营帐里面。

昏暗的云团似乎裹着夜幕滚落下来,还带着雪花

就是雪花。夹杂在雨里的雪花。

古朝风看到的可不是雪花,而是大团大团的雪球。

“长身剑”个冷血的混蛋,绝不肯多给一秒的时间。

最后一辆步战车瞬间被雪球砸中,士兵们被掩埋在积雪下。

“快爬起来爬出”

古朝风挣扎着喊到一半,嘴里已塞满积雪。他双臂挥舞像个大狗熊似的拼命地扒雪,很快扒出个口子。

喘出口粗气,他环顾四周皑皑白雪,似乎还有人在雪里蠕动。

“妈的。”

古朝风低声骂道,飞身扑过去,很快扒拉出四五个人来。一回头又有动静,又是一个猛子扎进雪堆里。反复几次,终于扒拉出来十五六个人。

“快跑往峡谷里面跑”

他低吼着,随即补充道:

“脱掉盔甲。拼命地跑让身子暖和起来。”

“将军。旗帜”

一名士兵刚要迈步,忽然想了起来,指着远处一簇红缨说道。

那是个凹坑积雪应该很深,只露出了旗杆顶部的红缨。

在雪光的映照下看得分明。

“你们快跑。我去拿。”

古朝风深吸口气,往雪地上一躺滑了过去,终于抓到旗杆用力一拽居然没能拽起来。

他扒开积雪:

旗杆被一名士兵紧紧抱着,只是那名士兵已没了呼吸。

古朝风轻轻地掰开士兵拿起旗帜,用积雪将士兵的尸体掩埋好后才向峡谷里面飞奔。

千米长的峡谷古朝风眨眼就飞奔而出,立马就闻到肉汤的香气。

十五六个士兵裹着厚厚的羊毛毯子分坐在两辆步战车上,手里端着热腾腾的肉汤。

“古将军,西路集团军已经后撤,他们都是勇敢的将士。请您随他们一起走吧。西风口就交给我们啦。”

说话的是一名北路集团军的千夫长。

“长身剑那个混蛋呢他也后撤呢”

“没有。上将军还守在阵地上。帝后大将军的命令是让西路集团军撤回许都驻地休整”

“我知道帝后的命令。”

古朝风有些窝火,随即想到这火只能冲“长身剑”撒。当即把手中西路集团军的旗帜交到步战车上的士兵手中。说道:

“带上旗帜,你们是英勇的西路集团军先撤吧。我得找上将军去。”

说完他接过碗肉汤“咕噜咕噜”灌下去,然后浑身冒着热气向落日峰上冲去。

他知道“长身剑”的指挥部设在东侧的半山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