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三章 韦妙韦肖

“你们是公输军团的吧,朱老板的朋友”

“他们是公输军团的,肯定是朱老板的朋友你没看见珠珠商行的暗号啊”

二人尚未完全脱离危险,趴在马背上也不消停。

关键是“旭日弓”此时还分不出谁是韦妙,谁是韦肖。遂问道:

“你们谁是韦”

“我是韦妙。”

“我是韦肖。”

“哦,你们都别闹了没听见追兵还在后面吗。末将旭日弓奉陈国国君之命前探查台城。唉,还是晚了一步,未联络上韦庄就”

“唉”韦妙重重地叹了口气。

“唉”韦肖长长地叹了口气。

“不好”

韦妙猛地大叫:

“今晚是安宝福巡河。”

韦肖接口道:

“确实不妙,安宝福这厮是头倔驴,和咱哥俩不对付。”

“所以二位还是不要闹腾的好。”

“旭日弓”压低声音,因为前方河岸边已有火光摇晃,一对人马正迎面而来。

“就是你为什么要说不妙。”

韦妙压着嗓子责备:“你应该说不好。”

韦肖不解。

“为什么,我平时都说不妙,随时提醒自己别和你搞混了。”

“平时说,今晚不能说今晚我运气不好”

“哦”

韦肖好像明白了,即使不明白他也不敢出声了。

“旭日弓”手握两支赤阳箭分别抵在二人的后脑勺,只有这样才能让他们安静下来。

斥侯们也都勒马静立,训练有素的战马四蹄落地,出气也都是轻呼轻吸。

“旭日弓”打出手语,斥侯们拉弓搭箭屏住呼吸凝视前方,等候号令。

率队巡河的正是安宝福,看见韦庄火光冲天杀声震地就带着百人巡河对赶了过来,恰好把一行人堵在中间。

不过夜色笼罩,巡河队并没发现“旭日弓”一行。

但见巡河队进入射程,“旭日弓”的赤阳箭离弦飞射,闪动的红芒就是攻击的号令,所有斥侯箭如雨下,同时催动战马跟着他向前猛冲。

安宝福正策马疾驰,冷不丁的听得弓弦声响,本能的侧身伏倒躲过致命一箭。他的坐骑可就没那么幸运,射人也射马是“旭日弓”的原则,赤阳箭直接射穿了马脖子,那马噗通倒地把安宝福压倒在地。

百人巡河队瞬间被打蒙,“旭日弓”率领众人冲杀而过,同时向天空射出一支响箭划出一道红芒,洛河对岸已有快船飞驰而来。

“去两人帮助二位韦大人上船,其余人调头回射追兵。相互掩射驭马退行,宁舍战马保全自身。”

“旭日弓”已率先调转马头,跃上马背左右开弓赤阳箭犹如一道道红色闪电,让纪军追兵纷纷落马鲜血四溅。

望云骓本就久经战阵,再加上罗二蛋的精心调教,既能退行还能摇头躲避来矢,即便躲不开时“旭日弓”也会用脚帮它踢开,他的脚可是假肢,不畏箭矢。

接应的快船还未靠岸,船上的火力支援已经展开,阵阵箭雨不亚于上百名弓弩手齐射。纪军人数虽多却根本不敢靠近,只能眼睁睁看着斥侯们登船离去。

“旭日弓”清点人数,无一人遗漏,仅有五人中箭受伤也不太严重,损失了八匹战马。

要是罗二蛋在肯定会心疼得叫唤。

现在韦妙韦肖兄弟开始呼天抢地叫唤了,因为“旭日弓”在为他俩拔箭疗伤,因为纪军本就擅长骑射,禁军更是纪军中的精英,二人所中的箭几乎都深透入骨。

还好“旭日弓”以弓箭成名,对于箭伤治疗自然擅长。

相比之下韦肖中了六箭伤得更重,尤其腿肚子上那箭把尺骨都震裂了,待“旭日弓”拔箭时疼得他直哆嗦。

韦妙不禁皱眉道:

“你就不能咬牙忍住。看你这样我都怕让他给我拔箭了。”

“旭日弓”撇了他一眼。

“人家都说孪生兄弟心意相通,你这当兄长的咋不体谅下弟弟。我看待会给你拔的时候你未必就挺得住。”

“就是旭日将军待会给他拔时重重下手。额你怎么知道我是弟弟的。”

“额,对呀,凭什么他就一定是弟弟呢”

韦妙问。

“旭日弓”觉得二人还真是搞笑。

“那你们告诉我,韦妙韦肖谁是兄长”

“当然是我”

韦妙道。

“就是从娘肚子里早出来两分钟,全靠我在后面推的。”

韦肖很不服气。

看来二人在娘胎里都没安生过。

“那就对了啊”

“不对不对。我是问你是怎么分辨出我们兄弟的。”

“不对不对。我是问你是怎么分辨出我们兄弟的。”

这次兄弟俩绝对心意相通,连语气也一模一样。

“旭日弓”已经包扎,上药,处理完韦肖的伤口,伸个懒腰放松下。

“这有何难,刚才你们俩不是已自我介绍的吗。”

“刚才我们是自我介绍,可已经过去这么久,又是黑暗又是战乱的你不可能还记得。”

“刚才我们是自我介绍,可已经过去这么久,又是黑暗又是战乱的你不可能还记得。”

两人又一次异口同声。敢情兄弟俩生怕别人能把他俩清楚的分辨出来似的。

“旭日弓”都差点笑喷。

“二位兄弟,韦妙中了四箭,韦肖中了六箭这无异于插标卖首。如果这样都分不清我旭日弓也别混公输军团了。”

“不行干嘛他中六箭,我才四箭。旭日将军你再给我来两箭,我当哥的可不能输给他。”

韦妙嚷嚷道。

这次韦肖无语,额头上的汗珠子啪啪地掉。

“旭日弓”也楞了半晌,对这个奇葩的要求实在不好拒绝,抽出两支赤阳箭在韦妙眼前晃悠道:

“大哥你是大哥。你确定让我再来两箭看好了,这可是公输元帅,陈国国君亲制的赤阳箭。中者如同烈火灼烧,伤口至少得三九二十七日方能愈合,而且日后再见到赤阳箭浑身就会五内俱焚般的疼痛。你”

韦妙的额头也啪啪掉汗珠子,终于认怂。

“这赤阳箭太珍贵,浪费在我身上可惜了,就普通的狼牙箭吧。”

“哎呀,对不起韦大人,末将用这赤阳箭习惯了。一会我扎浅点,拔下来还可以再用的不浪费。”

“旭日弓”说着双手猛地插下迅速拔出。

“啊”

韦妙惨叫。

“噗哧”韦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很明显,“旭日弓”不过就是拔箭的手法快了点,赤阳箭可是插在韦妙身下的木板上的,丝毫没碰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