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〇章 重建家园

前去寻找白老头的亲兵在帐外报告:

“回陛下,白老头带到。”

“进来吧”

话音未落就见一白发老翁浑身战抖着爬了进来,一边爬一边磕头。

“老头该死,老头该死不知道不合神君口味,老头就想献给神君大鲤鱼。老头”

“额老爷子,你这是干什么。本王绝无责怪,你炖的鲤鱼鲜美之极,本王很喜欢的。快快请起,赐座”

公输孟启听他语句凌乱惶恐,显然是误会自己找他的意思了。

韦妙韦肖兄弟一左一右把老头扶起来。

“啊好吃啊”

白老头一脸蒙圈“”

“好吃”三人同声。

“咚。”

白老头一屁股坐到地上,依旧埋着头念叨。

“好吃就好,好吃就好。老头只会炖鱼,炖鱼。今个儿抓了条金色大鲤鱼炖了给神君”

见韦妙韦肖还想把他扶上凳子,连连摆手双脚蹬地蜷缩着身子往后退。

“使不得,使不得老头泥里来水里滚身上脏得很。不能坐,不能坐。”

见老头如此紧张,公输孟启也不再坚持。

“好吧,白老爷子,你别紧张。你炖的鱼本王也吃了,实在是人间美味。本王就想和你随便聊聊天,可好。”

“好,好好。”

白老头伸手抹了把满是沙土的脸,稍稍安定下来。

“老爷子是世代居住在这此吧,迷离津也算是个有名的地,陈宋之间的交通要道,怎么突然间将十室九空,几十里地都罕见人烟了呢”

“唉”白老头唉声长叹。

“都是纪军害的啊他们把田里的庄稼毁了,把渔具渔船烧了,还把年轻男子都抓走了。”

“哦即便如此,可据本王所知就在几天前这里也还有两三百人的。”

“他们逃难去江都了。”

“逃难江都”

“唉,没法子啊没有吃的,饿死的人太多了。听说江都有什么军团的在发粮,能走得动的都去了。”

公输孟启听完沉思不语,发粮赈济原是救急之策绝非长久之计,尤其像这样平民百姓四散流离不能安居乐业对陈国的恢复更是雪上加霜。

白老头见公输孟启良久不语,以为又是自己说错话了,悄悄抬头张望。

“神君,是不是老头说错错了。”

“没有。白老爷子,本王想请你帮个忙。”

公输孟启起身向老头走过去。

“尽你所能去告诉更多乡邻,本王公输孟启郑重承诺:十日之内将赈济粮食发到所有郡县。请乡亲们回归故里,公输军团的士卒们会帮助他们一起修整沟渠,灌溉田地,自力更生重建家园。”

“神,神君,是,是要老头帮,帮乡亲重建家园。”

公输孟启知道他听清楚了自己的话,只是一时间难以相信。现在再多解释反而会令他迷糊,挥挥手让亲兵送他回去。

白老头刚走,季殊、季子就抱着竹简进来。

叔侄俩奉命在军中讲解立国论的相关篇章,每日均讲至戌时末士卒歇息才归,正好听到公输孟启的承诺。

季殊赞道:

“陛下雄才伟略,陈国百姓可是大有福祉。”

公输孟启微微一笑。

“少卿辛苦了。本王也给少卿一个承诺,半月之后二位就不用抱负沉重的竹简了,纵有十部立国论也轻松携带。”

“陛下是要赐微臣锦帛吗,那很昂贵的。”

季子笑言。

“嘘”

公输孟启用食指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天机不可泄露,明君自有神机。”

季殊也笑了。

“陛下神机臣等鲁钝实难明白。不过陛下,陈国疆域四郡八县南北长有千余里,东西宽有余五百多里,若再加上宋地大名、大梁更是千里之远,即使手中有粮恐也难运至各郡各县,何况司空大人在岱国买粮并不是很顺利。”

“陛下乃神明之君一言九鼎”

季殊没把话说完,但意思很明显他是提醒公输孟启:

诺不轻许,轻诺必寡信。

公输孟启一怔,随即冲季殊竖起大拇指赞道:

“少卿所言极是本王年少轻狂易失言,还望卿等多多提醒时时告诫。”

季殊,季子闻言郑重叩拜。

“自古先有明君方有贤臣。今陛下圣明,臣自不敢苟且,为国为民直言劝谏是臣本分。”

这话说得不卑不亢让人心生敬佩,韦氏兄弟就同时感慨。

“自古英雄出少年神君年少,贤臣年少,我们兄弟老矣。”

公输孟启伸开双臂一左一右搭上韦氏兄弟的肩头。

“二位正当壮年,哪儿来那么多感慨。既然答应做本王的哼哈二将,就踏踏实实干事,少在那伤春悲秋的。”

韦妙:“额,微臣很感伤吗微臣伤已经好呢,陛下有事尽管吩咐。”

韦肖:“对微臣谨遵陛下吩咐”

“好”

公输孟启重重地拍了拍二人肩膀。

“本王命二位暂任户部长史,负责彻查陈国四郡八县及大名,大梁共十四郡县的人口,田地情况,务必在八日之内制定出详细的赈济重建计划上报。”

“你二人可自军中选拔二百士卒,马匹若干以供用度。本王也会将前期所有相关情报转交给你们。二位长史以为如何”

韦妙:“请陛下放心,这鱼已经吃了,保证有头有尾”

韦肖:“陛下请放心,鱼微臣也吃了,保证有头有尾”

这任务和吃鱼有关系吗还有头有尾的季殊叔侄搞不懂三人打什么哑谜。

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公输孟启已经决定要把赈济重建工作于十日内在所有郡县展开。

说干就干,当晚公输孟启就把十四个郡县所有的人口,田地情报转交给了韦氏兄弟。

这些情报来自于“影子”和军团斥侯,可由于当时针对的乃是作战需要而现在是搞民生建设,性质上完全不同,所以仅能作为参考,加上白老头所说的逃难因素,变数还是相当大的。

必须实地调查确认。

好在韦氏兄弟原就是掌管府库的,对于数据调查自有一套。

兄弟俩立马分工,韦妙负责东南的洛南、汝东、湖山、江南四郡及双河、柳河、江东三县。

韦肖负责西北的大名、大梁两郡及汾河、洛北、泾西、峡口、汝西五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