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六章 骚动的江都

翌日卯时。

中央集团军点卯完毕,公输孟启正准备下达命令,刚拿起令旗就听见

“急报”

声音未落,“怒十三”陆能归电射入营,将一只机关鸟塞到他手中。

陆能归作为统领斥侯的游击将军亲自递送情报,甚至不惜打断公输孟启调度发令,可见这份情报的紧急重要。

情报是亢褚良发的:

今晨有百姓以陛下回归故里的号令为由要求发放粮食以返乡。

然末将未得陛下发粮指令,故不同意发粮。

现有骚乱迹象,疑似有人暗中蛊惑,已准备镇压。

请陛下速决

粮食紧张,亢褚良在江都发粮赈济是按公输孟启的要求严格进行的,根据灾民人数合理地设置多个赈济点,每日早晚按人头实际到现场领取当次口粮。

伤病严重,行动艰难的由士卒协助到赈济点附近集中,便于赈济和治疗。

可公输孟启没想到现在居然有人暗中蛊惑百姓,利用他的号令打他的时间差。

如果真的因此而引发江都大规模的骚乱,岂不是让陈国百姓认为新晋国君出尔反尔言而无信,自己如何还能威服万民

公输孟启顺手把情报交给了身旁的季殊,季子传阅。他的脑子也已飞速转动起来,立即下达命令:

令:陆能归火速向江都及江都附近百里范围之内的斥侯下令,严密监视、查探各赈济点的情况,第一时间直接把情报向亢褚良汇报,再报给本王。

陆能归再率五组斥侯快马加鞭赶往江都,在江都外围一百至一百五十里区间布控,若有可疑之人立即抓捕,能够传书的飞鸽之类亦尽量射杀。

令:“旭日弓”率两个甲级大队轻骑兵疾速奔赴江都,若无异动于江都城外三十里驻扎,随时支援亢褚良。

公输孟启下完两道命令,转头看了看季殊,季子。

“二位少卿,本王已做了应急调动,江都城内该如何处置”

“隔离。”

“隔离”

“对隔离。蛊惑,煽动会像瘟疫一样,首要的处理就是隔离。陛下的应急调动做得相当好了,只要把蛊惑煽动的人隔离出来,骚乱自然就会平息。”

季殊说得很认真。

“高”

公输孟启立刻亲笔书写命令:

亢褚良及胡氏兄弟,本王确实于前日口谕号令百姓返乡,现距本王承诺的郡县发粮时间尚有八天。

将军可将此号令公告江都全城,让百姓稍安勿躁。

本王今晚必到江都。

欲返乡百姓先在赈济点登记造册,明日午后开始发放返乡路途中的口粮。

据此分辨其是否是真心返乡的人,分别管理、严加监控。

为保证命令送达,公输孟启一口气放出了五只机关鸟。

处理完江都的突发骚乱,公输孟启继续下令:

令:赵良率十个工兵大队,一个重步大队,留驻“迷离津”。继续观测“龙门桥”,记录相关数据。将两岸挖沙取土后遗留的大坑改造成港口,码头,以便船只停靠,维修。

令:季殊,季子,清点二十艘快船,安排一个弓弩大队,三个工兵大队上船,随本王从水路向江都进发。

令:赖义率中央集团军余部走陆路向江都进发。

命令下达完毕,中央集团军有条不紊地迅速行动起来,半个时辰后公输孟启的船队已离开“迷离津”,扬帆破浪向江都疾进。

公输孟启挺立船头仰首长空,衣袂被风吹得猎猎作响,权杖在船舷上敲打着节拍,引吭高歌:

“行路难,知路难,王侯路,今谁在长风破浪正当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季殊,季子在两旁相陪,见他情绪高昂还兴致勃勃地吟诗高唱,心情完全不受江都骚乱的影响。

季子钦佩地对季殊道:

“我曾听说祖父当年以八千人镇守汾阳,被十万宋军围攻箭如雨下,祖父则在城楼上与人对弈,依旧谈笑自若。今日亲眼得见陛下气概,更不遑多让。”

公输孟启闻言回头道:

“季帅气概威震山河,本王自愧不如。若没有二位少卿的隔离策略,说不定本王真的是愁眉苦脸忧心忡忡呢。”

季子摇头道:

“那可未必,陛下早成竹在胸,不过是借叔父之口印证下吧。”

季殊也摇头。

“好侄儿,你还是年轻。须知有些事看破不说破。陛下的神机岂是我等凡夫俗子能及的。”

说完,三人一起开怀大笑。

对于江都,公输孟启的确早有伏笔,自他启动“西行计划”同意接受帝国封赏之时,就已经派出“岱京三虎”,“笑面虎”蔡奇、“花面虎”武钢、“插翅虎”燕九,“鸳鸯刀”陈峰、陈立兄弟,“人肉包子”张庆,等数十名“影子”精锐潜入江都。

这些人都是从岱京保卫战就开始跟随他的老江湖,也曾作为“特战队”乔装进入“岱严关”令纪军防不胜防,让季魁也大伤脑筋。

有这样的一拨人在江都潜伏着,小小几处骚乱还翻不了天。

公输孟启甚至觉得骚乱有可能就是偶发事件,而亢褚良则是因为粮食太紧张把问题想得复杂了。

事实也正如公输孟启所料,原本“影子”在江都已发现了有关于“傩门”的一些蛛丝马迹,为避免打草惊蛇公输孟启让“影子”紧盯不放,按兵不动。

骚乱则是太傅姜虹灵机一动的独断之举,“傩门”既不知道,也没参与。

所以城中骚乱突起,令“傩门”“影子”这些隐秘高手事先都未能察觉。

姜虹之所以未通知元昊就擅自行动其实就是为了抢时间,打公输孟启的时间差让他措手不及。

姜虹仔细计算过时间:

如果飞鸽传书元昊再等其回书,来去往返至少得七八个时辰。要知道元昊现在可是在曹国,距离江都有千里之遥。

而公输孟启在“迷离津”与江都的直线距离仅两百多里,以公输军团的实力若得到骚乱消息,定会立即赶赴江都,最多只需五六个时辰。

所有姜虹不能等,虽然没元昊的命令他调动不了“傩门”,但他可以利用从帝都带来的陈国旧臣散步消息引发骚乱。

而且他还有一步棋,可以阻止,拖延公输军团,让其在天黑之前进不了江都。

只要天一黑,他将孤注一掷用尽各种手段把江都搅乱,搞得陈国人心涣散,让公输孟启无法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