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九章 一箭九发的赤阳箭

公输孟启见沈游龙期期艾艾的就是不做答复,也懒得再纠缠,直接将他的身影锁定在“千里镜”中。

六百米公输孟启最后底线。

“额,这样啊其实距离不是问题,问题是本座还是无法确定你国君的身份。听说公输国君的权杖变化多端具有神灵之力,不知可否扔过来瞧瞧。”

“呃这个似乎有点为难,还是可以考虑考虑呗。还有公输军团的徽章,可就是隔着几百米距离也看不清吧”

沈游龙东拉西扯喋喋不休。

眼看六百米的距离马上就到,沈游龙见公输孟启已不和他搭话,只得自找台阶。

“既然阁下吹响了玉竹筚篥咱们就照江湖规矩,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国君,总得拿出点真章来。否则即使本座想相信你,下马的弟兄们也难信服不是。”

公输孟启只管瞄准,就是不搭理他。

公输孟启越是不搭理,沈游龙反倒越是心虚。

他知道这是真的遇上硬茬了,尴尬地笑道:

“嘿嘿,不管几百米,只要你能有一箭射中本座手中的铁锁链,本座就奉你为陈国国君,立刻率游龙寨的弟兄撤出陈国,永不进入”

哗啦啦啦

沈游龙双手提着猩红的铁锁链傲立船头,俨然一派铁索横江的气势。那猩红斑驳的铁链就像条狡猾的赤链蛇,不时地吐出火红的信子。

沈游龙大话说得当当响,其实心里打着小九九。

公输孟启能在千米之外射断他的旗杆,那么现在射中他的铁链也完全是可能的。但旗杆是死的,铁链可是活的,尤其在他的手中那是非常的灵活。

公输孟启立刻用行动来回应他。

“六百米距离齐射楼船”

在本王面前耍滑头,臭显摆

本王就把你射成刺猬,铁索横江,横江底去吧

一千名弓弩手,两百张床弩,射出两百支巨箭直奔一个目标:

沈游龙。

你他妈的这是国君风范吗

一千零一人对一人一千名弓弩手加上公输孟启共同对付沈游龙。

两百支巨箭聚集在一起呜呜呼号着,如同张开血盆大口的怪兽,露出两百颗尖牙利齿扑向楼船船头的沈游龙。

此刻的沈游龙就算真是条游龙也是首尾难顾,无法逃出生天。

一丈八尺的铁链舞得像风车般高速旋转,护住全身往后退却,已不知道有多少支箭射中铁链。

擒贼先擒王,射人也射船。丈八铁链虽然护住了他的身体,却护不住整个船头,“轰隆”一声巨响,十几米高的船头竟然被一百九十九支巨箭瞬间给轰得粉碎,剩下个残缺的大洞。

楼船失去平衡,先是往后一仰,然后随着江水猛灌,一头向前栽倒。

“混账你他妈的还有没有江湖道义”

沈游龙鹞子翻身,飞落楼船顶上,话还没骂完,脚也没站稳,第两百支巨箭才姗姗来迟。

这一箭是公输孟启亲自装填发射的:

赤阳箭。

炽烈的箭簇,火红的箭杆,喷焰的箭尾,在空中撕裂出一道炽亮的划痕。

连中天的烈日也吓得躲进云层里。

“你这屡次挑衅本王的贼寇,没有资格和本王讲什么道义别说射中你的铁链,就是射断也是轻而易举的。这是本王的赤阳箭,一箭九发,看你那横行到几时。”

一箭九发的赤阳箭,沈游龙闻所未闻。

单看那箭的来势就知道难以躲避,只得抡起铁链硬抗。

“砰”第一箭,七尺巨箭炸裂,炸起火焰尺许,首层剥落,露出内置六尺五寸箭杆。

拇指粗的铁链被划出深达三分的印痕,勉强抗住。

六尺五寸箭杆来势更猛,直插前胸。沈游龙大吼一声。

“开”双手绷紧铁链挡向箭头。

“砰”第二箭,六尺五寸箭杆炸裂,炸起赤焰两尺有余,次层剥落,露出内置六尺箭杆。规则的椭圆链环被炸得七拱八翘,几欲断裂。

六尺箭杆如霹雳闪电,钻向胸口。沈游龙的八卦无极罡全力爆发,丈八铁链收缩成团,双掌托住链团拼命抵挡。

“砰”第三箭,六尺箭杆炸裂,炸起三尺烈焰,三层剥落,露出内置五尺五寸箭杆。

铁链崩裂成无数的链环,四散飞出。

公输孟启亲自装填发射的一箭九发赤阳箭和“旭日弓”的一箭九发赤阳箭可大不相同:

“旭日弓”九发就是九支箭同时射出。

而公输孟启的一箭九发只有一支箭。但却借鉴了路的火冲原理,融入动能能量。

说一箭九重更为准确。

九重箭层层相套,箭内置箭。每炸开一层直径缩小半分,箭杆长度便缩短五寸,威力却增加一倍。

若是到第九层,威力就是初始值的十倍。

可惜才到第三箭,沈游龙赖以成名的横江铁索就被炸成废铁渣子,根本无法抵御后面的六箭了。

眼看沈游龙的身体就要被赤阳箭洞穿,命丧当场。

二当家“过江龙”沈滔背着五六个盾牌飞身扑了上来。

早在巨箭轰掉船头之时,沈滔就逃入舱中。

听公输孟启说到赤阳箭是一箭九发便估计老大够呛,没想到瞬间的三声炸响就将沈游龙逼入绝境,完全无法摆脱赤阳箭的追杀。

沈滔来不及多想,把能抓到手的盾牌都背到背上,向老大扑了过去。他祈盼那一叠盾牌能将赤阳箭的攻击方向顶偏,扑倒老大避开绝杀。

公输孟启亲自装填的赤阳九重箭岂是那么容易被顶开的。

五六个盾牌仿佛豆腐一般被五尺五寸长的箭杆轻松穿过,去势未减半分,直没入沈滔体内。纵然“过江龙”一身钢筋铁骨,加上八卦无极罡护体也难以抵挡,顷刻间穿透。

“砰”第四箭炸响在沈滔体内,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身体炸裂前将老大推开。

赤阳箭箭长仅剩五尺,从沈游龙头顶飞掠而过,炽烈的高温立刻把他的头发点燃。

而沈滔炸裂的身体已成碳化的碎片,飞溅在他身上,脸上,犹如燃烧的炭块,让他浑身包裹在烈火之中,如坠入炼狱。

五尺长的赤阳箭穿过残存的楼船。

“砰”第五箭炸响,二十多米高的楼船炸成碎片。

剩余的四尺五寸箭射入江中,“砰砰砰砰”连续的爆炸在江中响起,周边百米之内的快船震得都几乎散架。

沈游龙还真是命大,落入江中的他抱着块破木板呼天惨地痛嚎。

“他妈的有这么狠吗老子不过是拿人钱财替人阻击”

“姜虹,你他妈的害死老子啦公输孟启老子要和你拼个鱼死网破老四凿船快凿沉船”

江面上被炸死的鱼倒是不少,可就是没见着网破。

“三爪蛟”江浪已经潜到公输孟启的座船船底,开始凿船。

然而公输孟启的座船居然覆盖着铁甲,根本凿不动,反而引发了机关,箭矢如雨将“三爪蛟”射成个海胆。

江浪拼着最后一口气浮出水面,听见沈游龙的痛嚎,勉强挤出几个字来:

“老大,我尽力了捞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