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二章 夜听如声

倪友亮已经走远,机关鸟也传不来消息。

公输孟启的机关鸟却可以飞越千里万里,飞抵“玛雅岛”。不是因为他放出的机关鸟特殊,而是他为确保和玛雅的联系,设有多个中继点。

就像当初全程接力,给高公公送珠子一样。

当玛雅决定将“蓝色计划”的实施地点定在“玛雅岛”而不是滨城的时候,公输孟启没有反对,唯一的要求就是信息传递绝不能中断

两人费尽心思也无法保证机关鸟能在海上持续飞行超过两百里后,玛雅想到只能在海上去寻找中继点。

滨城距离“玛雅岛”有三百五十里,近海的岛礁还是挺多的,只要在其中选出一个合适的岛礁就能建立中继点。

“鸟屿”常年露出海平面约一百平米,最位时还有近二十平米露出海面。距离“玛雅岛”一百六十里,距离滨城最南端海岸中继点也是一百六十里。

“鸟屿”就这样被玛雅选中,当然名字也是她取的。

唯一的问题就是每周都要往“鸟屿”运送淡水,食物等补给。

公输孟启传来的消息令她颇为吃惊,星灵居然会有损耗

卡罗德可从未提及。

经过仔细测量后她确定公输孟启说的正确。玛雅的“黑装置”星灵减少了零点六微阿,虽然数量极少,却是个很不幸的开始。

因为没有补充,坐食山空的不可逆消耗是难以承受的,毕竟他们俩手里的星灵都少得可怜。

没有办法,在星灵矿石炼化之前尽可能少用“黑装置”呗。还是去散散步吧,让自己放松放松。

十四的月亮虽然看上去差不多是圆了,可终究是差了些。

玛雅赤足踏在柔软的沙滩上。她还是爱着这个以她的名字命名的海岛,还是沙滩散步能让她轻松。

夜色如水,夜听如笙,如我所念,如我随行

玛雅轻轻吟唱,公输孟启,小屁孩你能感应到吗小屁孩都快当父亲了,“岱严关”有两位夫人呢。

那公输家主究竟算什么角色呢

“夜色如水,夜听如声,如我所念,如我随行”

婉转悠长的歌声,如幽谷黄鹂,似林中百灵。

“玛雅”

公输孟启不禁叫出声来,随即醒悟,绝不可能那这声音是

难道自己太思念玛雅竟出现了幻听。

不对,公输孟启闭上眼睛屏住气息,排除一切干扰。

不是玛雅,和玛雅的声音还是有丝毫的差别。怎么有种熟悉的感觉

入城之时,花船

“何方奇人,能有如此婉转歌喉可否现身相见,一睹尊容。在下公输孟启,陈国国君。”

公输孟启向前方茂密的芦苇荡朗声道。

柳江,右江都有支流流入江都城,城中水道如蛛网遍布。

公输军团扎营之地原是王城旧址,王城中曾也是重重楼台,次第水榭,有沟渠千转百相连相通。而今楼台尽毁,水榭残断,只剩蒌蒿满地,芦苇丛生。

歌声就是从芦苇荡里传出来的。

公输孟启跑到水泽边缘,脚下已无实地尽是密密的芦苇。

遇林莫入,四周皆是陌生。

“呵呵,是神君啊。我是白老头,这就出来拜见神君。”

但闻人语响,倒是像白老头的声音,可并不见人影。

哗哗

船桨划水的声音。

一叶小舟打芦苇丛中探出半个船身,船头昏暗的灯笼洒出如豆的微光。白老头放下船撸,站起身来冲公输孟启拱手作揖。

“神君在上,小老儿给您作揖呢。”

水面上笼着淡淡的雾气,如烟如尘,似散还聚。

借着月光,除去那一头白发,勉强能看见白老头模糊的身形。

白老头,可歌声总不可能是白老头吟唱的吧

公输孟启正疑惑不解,一缕婉转清音飘出小舟,如珠玑碰弹入耳,轻叩耳蜗,在脑海里萦绕成声。若闭目凝神内视,似乎可看见玉色的文字。

听音成字,闻声如痴

“不知陛下驾临,请恕民女身有不便,不能迎接陛下。”

“陛下。”

“啊。”

公输孟启楞了老半天,知道听见这一声呼唤才回过神来。“你既不便,那本王这就上船”

“嗨谁让你上船来者”

轻声的呵斥怎阻止得了公输国君,权杖飞涨八尺支撑着他来了个撑杆跳,跳落船头。

小舟立即剧烈摇晃起来,白老头连忙抓起船撸来回摆动控制平衡。小舟随之飘向苇花深处,笼罩在雾气之中。

“风可以进,雨可以进,国君不可以进难道陛下要恃强”声音又高冷八度,一样的清脆,如鸣佩玉。

公输孟启微微迟疑,仍以权杖挑开船篷下垂着的青幔门帘。

船舱仅宽三尺,相当窄束。可船篷顶上竟挂着七颗夜明珠,似北斗七星,大的如鸡蛋,小的如鸽卵。颗颗明珠散发着柔和的珠光,让舱中充满温馨光明。

一颗夜明珠能值一座城,七颗夜明珠可敌一个国。饶是公输孟启见多识广也是暗暗一惊。

再看那披衣半躺的美人儿,顿时觉得莫说七颗,七十七颗,七百七十七颗也是值得。

三尺船舱皆做卧榻,卧榻之上铺开白狐裘。

美人儿年近双十,身披浅绿薄罗纱衣,侧身半躺似已困倦慵懒,玉容清丽未施脂粉,仅以焦柳枝儿淡扫娥眉。额前的刘海随着柳眉优雅的弧线修剪成两弯对称的新月,弯弯的新月把鼻梁儿的立体感显现得恰如其分,连脸颊也多出几分月色的留白。

云鬓微乱垂下几缕青丝秀发,衬托得脸蛋儿更白,娇人儿更柔。明眸中虽含着薄嗔微怒瞪向孟浪的闯入者,眼底却深藏着挥不去的愁绪,在长长的睫毛尖上挑出淡淡寂寥。

皓齿紧咬,恨不得再骂是几句,抿抿朱唇未发声,直把梨涡恼得胭脂红。

应该是怕惊醒身旁熟睡的婴儿吧。

强忍住怒气,酥胸起伏不停

“这本王,本王莽撞,确实不知船中竟有婴儿。”公输孟启连忙拱手致歉。

美人儿也不理会他,纤纤玉掌轻轻抚拍身前幼子。

白狐裘上粉妆玉琢的婴儿本睡得很香,或许是被公输孟启跳上船的震动惊吓到了,手儿脚儿一起动弹起来。在美人儿的抚慰,轻拍后又渐渐睡去。

公输孟启躬下身子压低声音,再次道歉:

“实在是对不住,吓到姑娘和小家伙呢。不知姑娘”

美人儿调头横了她一眼,仍是不语。

白老头终于将小船儿摆平,气喘吁吁地回神君。

“她就是我外孙女儿,白涛。我就是来找她的。唉,老啦,就这两下累得不行神君,小老儿打个盹”

喘息片刻间就传来了呼噜声:

呼噜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