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六章 制定法令

季殊高声赞叹:

“妙精妙绝伦陛下高瞻远瞩着眼长远。陛下收下的不是白涛母子,收服的乃是陈国民心啊”

“臣拜服神君”

他是真佩服。

一边鼓掌一边偷偷冲季子眨眼:

大侄子。谈情说爱谈到如此高度的叔可是闻所未闻啊,咱叔侄要是不加快脚步跟上,那天下美女全都成了陈王妃呢。

公输孟启招手让众人安静下来。

“这件事无论谈血统也好,说传承也罢,终归就是政治手腕。一个国家的稳固最终还是要落实到民众基础。”

“二位少卿在立国论中言到,国民是国家的最大资源。本王认同。而妇孺则是资源的本源。今陈国历经战乱,男丁被掳,妇孺被凌,所剩人口已不及战前三成。若再不加以保护,本王真的就成孤家寡人呢。众卿觉得呢”

这是重点这事关键

朱有珠妻妾成群,儿子二十一个,女儿十二双。他认为这才是朱家最大的财富。当即符合:

“陛下圣明依臣看来,现在偌大的陈宋,除了江都聚集有七八万老弱妇孺。六郡八县之地尽是良田荒芜,鸡犬不闻,廖无人烟。如此状况,国民生计堪忧,经济发展堪忧啊”

“正是陛下。”亢褚良等军中将领对生计可比政治感受真切。

“现在陈国的百姓别说是交税供养国家,军队,连自己都养不活,反倒是要靠赈济度日。长此以往恐怕神君陛下也难以支撑。”

“亢将军这话很实在本王极为赞同。可人口不是庄稼,能够从地里种出来。每个孩子,无论男女都是母亲生养,心头血,身上肉。”

“在本王入城之时就有位母亲声嘶力竭地叫喊我们每天都吃不饱我小女儿饿死了二儿子饿死了大儿子也这呐喊声想必众卿也是听到的。这就是本王的子民啊本王却没保护好他们”

公输孟启声泪俱下,几欲痛哭。

“如果没有母亲,哪来孩子没有孩子,何来人口子民众,众卿可知本王的心痛呼”

“陛下臣等无能臣等惭愧陛下切勿过度悲伤,开启神智,救百姓于水火,助万民脱苦海。”

“众卿家啊这可不是本王一己之力能为的。须众卿家齐心合力啊”

“此等为国为民之事只要陛下一声令下,臣等万死不辞”

“是吗”公输孟启擦擦眼泪,似乎看到了希望。

“苍天在上神君在前若有虚言”

“停本王与众卿家共同盟誓。”公输孟启大声喝道:

“天地神明共鉴,今陈国国君与众位文臣武将同心,只为庇佑我陈国百姓,特立律法以保护妇女幼子。”

提笔挥毫,陈王法令:

妇孺保护法

一,划分田亩,设立“女田”。所有陈国女子凡年满十五者,皆可于当地官府申领“女田”十亩。直至终老,方由当地官府收回。

二,“女田”不征税赋,品质优于当地田地平均品质。可出租不可转让,收益归“女田”所有人。

三,女子年满十五岁即可婚嫁。年至二十岁仍未婚嫁者,当地官媒催之。二十五岁后仍未婚嫁,每岁收回“女田”一亩。

四,丧偶孀妇守节一年即可再论婚嫁。

五,女子有孕,经官府弄婆验证后发放母子双份口粮补贴。直至产后一年,共计三年。

六,欺凌妇孺者,杖刑。奸女者,宫刑。伤害孕妇者,极刑。

七,凡妇女有孕者无论所犯罪责大小,均不得使用刑罚,待其生产后论处。

八,年十五岁以下者皆为幼子。凡伤害幼子者以伤害成人同等刑罚之三倍以上加倍处罚。

“众卿家,这便是本王草拟的妇孺保护法纲要。请众卿修改完善吧。”

众人看完他一字一句地写完妇孺保护法,心里顿时打翻了五味瓶,每个人的滋味都不一样。

姜虹年岁已高,他自己也不至于作奸犯科。但对第四条却是难以接受,从一而终,终生孝节乃是女子的起码妇道。

朱有珠算了一下账,若照此法令执行,陈国田地,税赋的损失可是个惊人数字。司空怕是真要搞空啊。

季殊,季子心里咯噔一下,要是早娶了媳妇就好啦,能多分十亩地呢。这以后嘛,媳妇的身价涨了。

一众武将感应最为强烈。

“陛下。若执行此法令,末将怕只有将士卒们关在船舱里啦。军中士卒多是粗人,殴打婆娘都顺手了”沈洪首先提出申辩。

公输孟启面色一肃,板着脸打断他的话。

“沈将军此话差矣你那粗鲁的族妹夫可曾敢向你族妹动手不错,世俗之中,多是男强女弱,打骂也很寻常。可谁人不是母亲所生不能善待女人就是侮辱自己的母亲”

“况且若此法令推行下去对军中士卒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嗯陛下的意思送女人到军中”胡来有些糊涂。

“送你个头”公输孟启的权杖“笃”的敲了下他的头。

“诸位将军,你们好好想想,士卒们之所以习惯随意打骂女人还不是觉得女人无能,需要依靠男人养活。”

“法令执行之后女人终身都有田地,那就是财富,可以和男人分庭抗礼。你觉得你会打一个有财富的老婆吗”

“也是啊不过那今后女人岂不是很难娶到,本来就狼多肉少,女人再有了田地财产身价倍增呢。”

“嗯,现在陈国百姓不过七八万,就算全是女的也不够啊公输军团有十五六万爷们吧。”胡去跟着搅和。

权杖又落到胡去头上“啵”了下。

“你们兄弟咋不开窍呢。若是陈国施行此法令,那得有多少其他国家的姑娘往陈国跑,难道公输军团的男儿还怕娶不到媳妇。”

“呵呵呵”兄弟俩摸着脑袋笑起来。

“陛下敲得好犹如醍醐灌顶啊”

“既然众卿家没什么意见就照本王”

“陛下。这第四条能否修改下,毕竟世俗观念根深蒂固,就连很多女子自身都愿意守节的。”姜虹终于还是说出心中纠结的问题。

“第四条守节一年即可婚嫁”公输孟启摇摇头。

“太傅大人啊,这个问题本王等户部长史韦妙韦肖兄弟回来之后会给你一个震撼的解释。现在谁还有问题”

武将们算是想通了,乐意执行。

朱有珠已扒拉出大致的损失数目,刚要开口就被公输孟启犀利的眼神噎了回去。

季殊,季子已经在着手修改完善。比如女子迁移流动,则交回原籍“女田”,再到落户之地凭原籍交回的凭证重新申领

“好那就劳烦众卿家了。本王先去洗漱更衣,午时之后就要开始发放口粮让百姓返乡。妇孺保护法正好借此机会颁布。”

“哎呀末将差点忘了。陛下,末将告退。”亢褚良倒先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