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二五章 唾手而得

“白马坡”不过就是“白马关”外三里一段微微隆起不足三尺高的小土堆。

郭狩选择此地扎营就是为了逼近“白马关”,架起床弩直接威慑城中之敌,不给联军出城列阵,纵马驰骋的空间。

而且两三里的距离只有床弩的射程能够覆盖,其他任何武器都鞭长莫及。这就是公输军团的优势所在。

不过,当郭狩以“风雷火山”之势扑到“白马关”外五里之时,斥侯来报:

联军数万已逃出“白马关”作鸟兽散去。

嗯郭狩的神经瞬间警觉,这是多年的军旅生涯积累养成的军事素养。

联军逃窜,白马空城

此刻已是申时末,暮色四起,最多还有半小时就会笼罩四野。

“注意警戒全速前进,冲进白马关”

郭狩高声下令,派出了手下所有斥侯,加强对周边的搜索。

踏进空空的“白马关”郭狩丝毫没有胜利的喜悦,也没有堪比公输孟启收复“岱严关”的豪情。反倒是更像季魁全军冲进放弃防守的“岱严关”情形,结果

他想起众将当时曾向季魁提出上、中、下,三策:

上策,向南攻击。中策,固守岱严。下策,向北伸冤。

夜色围城,他不能向西追击,黑暗中不知道有多少虎狼的眼睛盯着他这块瘦肉呢。

也不能向东撤回,一座空城就把帝国的镇边元帅吓退,那他还不如在纪国老老实实种地呢。

只能采取稳妥的中策。固守。以床弩的威力,固守绝对没有问题。

郭狩不再多想。命令,四门紧闭,全城戒严所有将士分作两拨,轮流值守今晚,他要亲自巡城。

抬手放出三只机关鸟:

报太子元昊,本帅威名吓退联军,收复白马。

报元帅,西路集团军高歌猛进,收复白马。

报毛减,天明之后,速往白马运送补给本帅要固守白马。

毛减最先收到信息,一颗心如坠寒潭,仿佛季帅在“岱严关”的情景重现。

“岱严关”破,最早是从钱粮司开始的,他连忙去找辎重参谋兼西路集团军钱粮司司长马援。

刚一开门,一道寒光迎面劈来,他本能地抬手格挡,只觉得左臂一凉,半条胳膊飞到半空。趁着疼痛的感觉还未到来,毛减右手扬起,打出一支火箭厉啸升空。

鬼头刀斩飞胳膊,顺势抹向他头颈之间。可怜毛减不过三脚猫的功夫,全凭求生的本能收缩脖子往下蹲,狠命地向偷袭者踢出一脚。头顶又是一片清凉,三魂被剃去二魂,那一脚也踹好似在了铁板上,震得他往后便倒。

鬼头刀自头顶削落大片毛发,势头依然凶猛,看他后仰,就直直地当胸捅到。

“啊”

胳膊的剧痛,冒顶的惊魂,胸前的痛楚全都汇集到一起。

那一声惨叫,比踢出的一脚还厉害,让早已杀人如麻的偷袭者都心惊肉跳。

妈的,有那么夸张吗,比娘们还叫得凄厉。

厉啸的火箭是公输军团最高级别的报警讯号。

两千弓弩手,一千长枪兵,一千重步兵立刻闻讯而动。弓弩手率先冲向寨墙上的床弩,那可是他们最犀利的武器。

上百把鬼头刀正朝着床弩猛劈乱砍,弓弩手立刻反击,没有床弩他们还有手弩,有袖箭,再精壮的壮汉也抵挡不住公输军团的攻击。更何况狂怒之下的反击。

长枪兵的长枪长达一丈六尺,房间、营帐不是施展之地,皆已冲到宽阔的场院集结,瞬间成型。千夫长,百夫长皆已到场。

但最高长官毛减,马援都没有来。

重步兵的本职工作就是防御,在毛减和马援的小院外原有十名重步兵站岗,怎奈这是在别人的地盘,偷袭者还是通过密道潜到他俩门前。

偷袭者固然没能逃脱,但马援已被斩首。而毛减

毛减居然还活着。

他能够活下来一半是来自他进入“黄沙堡”时的警觉,把讯号火箭随时准备好的。另一半则是公输孟启制作的棉甲。

毛减后悔啊,若是穿戴整齐全套棉甲,何至于被斩断手臂。只为贪图夏日的凉爽,他仅穿着棉甲背心,才没有被鬼头刀捅个透明大窟窿。

被几名重步兵七手八脚搀扶起来之后他顾不得浑身剧痛,马上吩咐:

“弓弩手,登上,登上寨墙,点起松明火把,全力戒备。长枪兵保护辎重粮食。重步兵挨个搜查房间,注意密道,把沙舵爷那老贼给,给抓起来。所以黄沙堡的人都抓起来额,额,唉哟痛煞老夫啦”

其实毛减才四十七岁,根本不算老。不过这一通折腾下来,看上去就好像已经苍老十几岁,比沙舵爷还要老出几岁来。

沙舵爷没有抓到,这老家伙早从密道逃出“黄沙堡”。

“黄沙堡”被抓获的老弱妇孺三百余人,悉数关押。

清理出尸体两百零五具,其中有一具是辎重参谋马援。

毛减发出撕心裂肺的的呐喊:

“将马将军的尸体入殓收好,待日后运回故里安葬。”

说到“日后”他脑中瞬间出现一个可怕的闪念。

“把其余尸体找大缸腌制起来,食其肉寝其皮”说得咬牙切齿,浑身是血的样子让人毛骨悚然。

真要腌人肉,参军不会是受刺激太大,疯了吧。士卒们一时竟不知所措。

“怎么本参军的话听不懂吗,找大缸腌制起来”士卒们不再犹豫,急忙行动。

清理战损的工作也已结束:

西路集团军除马援被暗算,就是毛减重伤。四百具床弩被破坏了近三成,关键是“黄沙堡”没有工兵,无法修理。

要命的是“黄沙堡”里竟没有一粒粮食,显然是早有预谋。

难道真要“食其肉”

四面的暗夜之中不时有战马嘶鸣,但厉啸的火箭和寨墙上的松明火把阻止了它们的冲动。

公输军团的应急反应速度大大超乎联军的预计,他们放弃突袭,执行稳妥的围困策略。

马巴巴知道,“黄沙堡”堡里的粮食早已清空。只需围困日,“黄沙堡”不攻自破。

毛减也放出了三只机关鸟:

报元帅,西路集团军辎重参谋马援被暗算阵亡,“黄沙堡”被困,参军毛减领四千士卒死守。

报司令,辎重参谋马援被暗算阵亡,毛减领四千士卒死守“黄沙堡。”望司令果断行事。

报副司令,辎重参谋马援被暗算阵亡,毛减领四千士卒死守“黄沙堡。”望副司令善守许都城,切勿出城